欢迎游客 ( 登录 | 注册 ) 重新发送验证电子邮件
|> 法治论坛 -> 论坛列表 -> 文化生活 
文学作品,逸闻趣事...

  回复这个主题回复这个主题   发起一个新主题发起主题   Start Poll发起投票
> “逃兵”老肖纪略 刷新本页 | 跟踪主题 | 邮寄主题 | 打印主题
徐爱民
[楼 主]    发表于: 2011-12-28 16:43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没有984
会员编号: 6没有345
注册日期: 2003-07-04
短消息

“逃兵”老肖纪略

徐爱民

古时候有个人叫司马迁,他说了,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这话写在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史记》里边,因为毛主席他老人家生前在《老三篇》之一的《为人民服务》中曾经引用过这句话,让这句颇具哲理的古语摇身变成了家喻户晓的家常话。
老肖虽说没有文化,斗大的字认识不了半升,可他也一定背过《老三篇》。我猜想如果他也能读懂毛主席引用过的这句话,他的肠子一定都快悔青了。因为他的面前曾有过死得重于泰山的极佳机会,他却跑回家来慢慢地等死,最终死得轻于鸿毛。但人生的大戏一旦演过,绝没有从头再来那回事,一念之差不仅让他没有机会死得重于泰山,甚至还差点儿让他背上叛徒的罪名。
老肖的真姓大名叫肖文堂。别看人,光听这名字,想必是一位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儒生。实际上,他是俺村的一个光棍汉,听说他老家在平原地区,年轻的时候跑到山里给地主当长工,也马马虎虎成过家。后来,共产党的部队来了,他坐着轿子被乡亲们欢送去当了兵,成了一名解放军战士。到了革命的队伍上,他的运气还挺好,干上了炊事兵,虽说要背背黑锅,好在没有丢性命的危险。这样,肖文堂随着解放军大部队到了长江边。当战友们都唱着豪迈的革命歌曲摩拳擦掌地要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时候,老肖却被眼前滚滚长江东逝水给吓蒙了,他特想家,想自己的老婆,就向浚县的一位掌握印章的战友讨要了一张介绍信,匆匆地跑回了家。
听大人们说,肖文堂心急火燎地回了家,但老婆早已不知去向。解放后,肖文堂就当护林员。我小时候常去他家的小黑屋里玩耍。记得那是一小间低矮的草房,大白天都黑洞洞地,仿佛是人间地狱。肖文堂不在家的时候,门上照常挂着一把铁锁,是现在早已绝种了的老式铁锁,构造极其简单,铁匠铺里都能打出来,用个柴火棒都能鼓捣开了,好在肖文堂身无长物,没多少积蓄,更没美元金条,也就不用过多地费心思防贼。肖文堂在家时,对小孩儿很和善,经常拿出从山上摘回来的果子给我们吃。
我很喜欢这位老肖爷爷,经常缠着他讲那过去的事情。他是个细高个子,头上有无数坑坑洼洼的伤疤。一次,我在上山拾粪的路上碰到了他,问起他头上的伤疤是咋回事。他想了想,说:“这些都是老抬儿绑我的时候打的。”老抬儿是我们当地的俗语,就是土匪的意思,这些人常常把有钱人绑着抬走,借以索要财物,故称老抬儿。肖文堂出身贫寒,一辈子都不曾发达过,被老抬儿绑过的可能性很小。我向村里人打探,他们告诉我,老肖因为是“逃兵”,文革期间被红卫兵批斗,被打得头破血流,若不是拿出多年藏着的介绍信,早被专政得没命啦。
肖文堂跟着解放军到了长江边那会儿有点儿怕死,等到真正年老了,对死反而有些向往。他生怕死后摊不上一口好棺材,就早早地准备了一口,反复油漆了多遍,放到了自己的小屋里,让小屋显得愈发阴森。有一次,我们几个小孩儿到他的小屋里玩耍,居然看到棺材里还放着被窝。我壮着胆子问他,他嘿嘿地笑了,说:“我睡到里边,看看躺着舒服不舒服。”
据说,穷人命贱,阎王爷反而轻易不派小鬼儿们缉拿。肖文堂虽说一生贫寒,住黑屋,吃粗茶淡饭,无家庭温暖,但他一向乐呵,颇有孔子弟子颜回的遗风。听说他活到了78岁,是躺在棺材里睡过去的,如一丝鸿毛一样轻轻地飘走了,没有带走一丝云彩。村里有人说,老肖如果到江边不回来,一直跟着解放军下江南,只要不死肯定能混个师长旅长出人头地。有人抬杠说,老肖没文化,他当不了官儿。依我看,作为世上的一位过客,最终的归属都是死,这是毫无差别的,至于重于泰山、轻于鸿毛云尔只不过是人们一厢情愿地扯淡而已。
民之啸
[第1楼]    发表于: 2012-01-09 13:19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742
会员编号: 3没有901
注册日期: 2003-04-24
短消息

好文!一个普通人,从独特的角度来看,别有味道。


--------------------
身微不减苍生虑
« 上一篇主题 | 文化生活 | 下一篇主题 » 刷新本页 到顶端

话题选项   回复这个主题回复这个主题  发起一个新主题发起主题  Start Poll发起投票

 


论坛声明:本论坛原创作品版权归中国法院网法治论坛与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与法治论坛或作者联系。
(电话:010-67550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