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游客 ( 登录 | 注册 ) 重新发送验证电子邮件
|> 法治论坛 -> 论坛列表 -> 法律实务 -> 行政 
[第3页/共1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转到第  ( 前往第一篇未阅读文章 ) 回复这个主题回复这个主题   发起一个新主题发起主题   Start Poll发起投票
> 申请司法部国家赔偿 刷新本页 | 跟踪主题 | 邮寄主题 | 打印主题
fyd
[第30楼]    发表于: 2011-04-19 10:14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052
会员编号: 207152
注册日期: 2007-04-25
短消息

司法部《不予赔偿决定书》(请见附加文件)
fyd
[第31楼]    发表于: 2011-04-19 10:16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052
会员编号: 207152
注册日期: 2007-04-25
短消息

附加文件:

附加文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不予赔偿决定.doc [ 司法部不予赔偿 ] ( 下载次数: 316 )
附加文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不予赔偿决定.doc
fyd
[第32楼]    发表于: 2011-04-27 00:00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052
会员编号: 207152
注册日期: 2007-04-25
短消息

[SIZE=7]云南省司法厅违法实施政许可,且不依法履行撤销、纠正违法行政许可法定职责;司法部对司法厅违法行政许可的行政复议不作为;行政撤销不作为;行政违法确认不作为,导致利害关系人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两机关必须依法承担法定的赔偿义务。
fyd
[第33楼]    发表于: 2011-04-27 13:27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052
会员编号: 207152
注册日期: 2007-04-25
短消息

[SIZE=7]对司法部不予赔偿行政诉讼部分时效问题的叙述:
一、原告申请司法部赔偿未过时效
司法部《不予赔偿决定书》认定:“请求人自2008年5月28日收到本机关(2008)司复函4号《群众来信答复函》后,至2011年2月1 3日具文前,未向本机关提出国家赔偿请求。”原告请求赔偿“过了请求国家赔偿的法定时效。”
司法厅对云法所的行政许可管理行为是持续、动态,分别实施的行政管理行为;律师合伙是行民混合法律关系,其行为互为条件。
原告对云法所合伙人的民事诉讼,2009年11月13日,五华法院裁定:“终结诉讼”。
2005年11月9日,原告依法向昆明市西山区法院(下称西山法院),对司法厅依法提起诉讼,请求依法撤销司法厅的违法行政许可,该院认定:“起诉人对云南省司法厅作出的云司律[2 0 0 3]9号《批复》申请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行政复议,复议机关于2 0 0 5年7月4日作出(2 0 0 5)司复决字第1 9号《行政复议终止通知书》,并于同年8月6日送达起诉人,而起诉人并未在收到复议终止通知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已超过了法律规定的起诉期限。”“不予受理。”才非所诉。
昆明市中级法院认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作出的《行政复议终止通知书》并未在双方之间建立了行政的法律关系,不具有行政诉讼的可诉性,因此一审法院裁定本案不予受理,符合法律的规定,本院应予维持。”
原告分别于2008年4月20日,2009年9月20日向西山法院起诉司法厅违法解散、注销云法所,该院两次裁定认定:司法行政机关对律师、律师事务所的行政行为不是强制行政行为,不属法院管辖范围,裁定驳回起诉,昆明中院两次维持其裁定。
2009年2月25日、2009年9月7日原告两次分别起诉云南省人民政府对司法厅行政撤销、行政违法确认不作为。2009年12月6日云南省高院终审裁定维持其第一次裁定所作:“要求判决上级行政机关撤销、纠正下级机关行政行为,属上下级行政机关之间的监督管理关系,应当是行政机关职权范围,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审判权限范围。”的认定,不受理原告的起诉。
2005年至2010年12月20日期间原告五诉司法部行政撤销、行政复议不作为、行政确认不作为案,二中院、北京市高院不依法受理,也不依法作出裁定,原告通过司法救济程序,不能维护合法权益。
2011年2月1 3日,原告向司法部请求赔偿,是基于上述民事判决、裁定、行裁定、二中院的退件函、北京高院不受理原告2010年12月20日对司法部提起的行政诉讼,提出的赔偿请求。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十三条:“由于不属于起诉人自身的原因超过起诉期限的,被耽误的时间不计算在起诉期间内。因人身自由受到限制而不能提起诉讼的,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时间不计算在起诉期间内。”《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九条:“赔偿义务机关有本法第三条、第四条规定情形之一的,应当给予赔偿。赔偿请求人要求赔偿,应当先向赔偿义务机关提出,也可以在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时一并提出。”第三十九条:“赔偿请求人请求国家赔偿的时效为两年,自其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行使职权时的行为侵犯其人身权、财产权之日起计算,但被羁押等限制人身自由期间不计算在内。在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时一并提出赔偿请求的,适用行政复议法、行政诉讼法有关时效的规定。赔偿请求人在赔偿请求时效的最后六个月内,因不可抗力或者其他障碍不能行使请求权的,时效中止。从中止时效的原因消除之日起,赔偿请求时效期间继续计算。”
依据上述法律,行政赔偿受害人可以通过申请、行政复议,也可通过行政诉讼获得赔偿,但不可以同时通过两种程序提出主张。
据此,原告通过行政诉讼、民事诉讼主张权利时,司法厅、司法部的违法行政行为的违法性;损害事实损害结果;损害程度处于不确定状态,上述法定程序终结后,司法厅、司法部违法行政行为对原告的侵害、侵害结果、程度已经无法避免,也没有得到弥补,此时,原告才有可能依法向司法部请求赔偿,为此,原告的请求依法没有超过法定的时效。
fyd
[第34楼]    发表于: 2011-05-01 07:53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052
会员编号: 207152
注册日期: 2007-04-25
短消息

四、法院在对行政许可案件的民事、行政审判中法律事实、法律关系混淆;适用法律错误;以民代行,以行代民,循环论证
从2004年12月至2010年7月,原告两次提起合伙民事诉讼;三次对司法厅违法行政许可、解散、注销行政许可行为提起行政诉讼;两次起诉云南省政府对司法厅行政许可撤销、违法确认不作为;五次起诉司法部行政撤销、行政复议、行政确认不作为。
五华区法院在民事合伙纠纷判决中,将未经司法审查的行政许可行为,作为合伙有效的判决依据——混淆不同法律事实、法律关系,认定云法所合伙有效(一个合伙所,三份合伙协议,三个合伙关系,不同合伙人),其判决不仅超出原告的起诉范围,强迫当事人合伙,且违反了《律师法》禁止性规定。
西山法院、二中院、云南省高院认定律师合伙;行政许机关上下级行政监管不属法院受案范围,违反了《律师法》第五条、第十八条,《许可法》第二条、第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许可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规定。
昆明中级法院在本案合伙纠纷判决中,以未经司法审查的行政许可作为民事案件判决的依据;行政案件中,又以行政许可相对行为人与实施行政许可的行政机关为逃避民事、行政责任,恶意串通,将利害关系人“合伙除名”、“解除聘用关系”的违法民事侵权行为,不经司法审查,未经质证、辩论,将其作为利害关系人不具提起行政诉讼主体资格的依据,其裁定不仅违反《民事诉讼法》、《行政诉讼法》,且犯了循环论证的逻辑错误。
由于司法厅违法持续实施行政许可;司法部行政监管不作为;司法部作为、乱作为致使原告的行政许可相对相对民事合法权益得不到保护、救济。
fyd
[第35楼]    发表于: 2011-05-02 17:07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052
会员编号: 207152
注册日期: 2007-04-25
短消息

司法厅违法持续实施行政许可;司法部行政监管不作为;司法不作为、乱作为致使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当事人向北京第二中级法院提出司法赔偿;向司法部提出行政赔偿请求。
fyd
[第36楼]    发表于: 2011-05-03 09:53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052
会员编号: 207152
注册日期: 2007-04-25
短消息

五、司法部、司法厅依法应当共同承担国家赔偿责任
原告是云法所合伙人,原告的行政被许可权受《行政许可法》第八条的保护。
周路利用司法厅退回补充改制申报材料之机,与杨志强、王惠民共同篡改了原告与之签提定的三人合伙《章程》、申请,骗取合伙批文后,没有依法解除与原告的合伙关系;司法厅没有撤回对原告的行政许可,又与他人重新签订了云法所的五人合伙协议,剥夺了原告对云法所的合伙执业权利。
司法厅在对云法所实施行政许可时违反了《律师法》第十三条规定,在职的国家工作人员不得从事律师执业活动;《合伙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设立合伙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必须有三人以上执业律师;合伙人必须有三年以上执业经历;必须辞去公职的规定,其对云法所实施、变更、解散、注销云法所行政许可事项具体行为时,没有按照《行政许可法》的规定,告知原告:陈述权、申辩权、听证权、撤销权、行政复议权、诉权。
原告2005年1月20 日书面申请司法厅撤销其对云法所违法实施的行政许可之前,其已经知道云法所的合伙存在欺诈、违法,其不依法予以纠正。
《行政许可法》第十条、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四条规定司法部对司法厅实施的行政许可,负有法定的监管职责。
司法部《规则》规定,司法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许可的时效是3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九条规定的行政复议时效是60天。
原告2005年3月23日申请司法部对司法厅不撤销其违法行政许可的行为行政复议,4月20日复议期限届满,司法部认定原告2005年3月23日申请其行政复议过了时效,不履行法定职责,违法终止行政复议。
原告对司法厅持续、分别实施的变更、解散、注销云法所行政许可事项具体行政行为,分别申请司法部行政撤销;行政复议;行政确认,司法部没有依法履行相应的法定监管职责,导致司法厅与相对行为人为了逃避法律责任,恶意串通,注销了云法所。
综上,司法厅违法持续实施、变更、解散、注销云法所行政许可事项;司法部不依法履行对司法厅行政许可的监管职责,致使原告无法执业造成损失(具体数额见附表),所受职业损失得不到行政救济,其依法应共同承担国家赔偿责任。

附:司法部《不予赔偿决定书》一份,证据 份。

呈: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
原告:樊则华
二0一一年 月 日
fyd
[第37楼]    发表于: 2011-05-09 20:20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052
会员编号: 207152
注册日期: 2007-04-25
短消息

今日北京二中院赔偿委员会工作人员口头告知:“我们认为你申请法院国家赔偿不符合法律规定,你还是通过其他途径解决问题。”本人答曰:“你的回答不是法律,也不是司法解释。我认为符合法定的赔偿条件,你们认为不符合,你们依法给我法律文书,我将按法律程序主张权利。”该工作人员回答:“我只是书记员,等我请示。”本人回答:“请注意时效。”
fyd
[第38楼]    发表于: 2011-05-13 19:17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052
会员编号: 207152
注册日期: 2007-04-25
短消息

向北京高院赔偿委员会申请司法作为国家赔偿
国家赔偿申请书
请求人:樊则华,男,1 9 5 4年6月1 6日出生,原云南云法律师事务所律师赔偿义务机关: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下称二中院)
法定代表人:朱江,院长
赔偿义务机关: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下称司法部)
法定代表人:吴爱英,部长
赔偿义务机关:云南省司法厅(下称司法厅)
法定代表人:何剑文,厅长
司法厅违法实施行政许可;司法部、二中院不履行法定职责、国家赔偿义务(附:司法部《不予赔偿决定书》;《确认行为违法暨国家赔偿申请书》、邮寄查询回单)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七条、第二十四条的规定,依法提出国家赔偿请求,请求事项、事实及理由如下:
一、请求事项:依法责令二中院、司法部、司法厅共同赔偿违法行为给请求人造成的律师执业经济损失人民币1,140万元(按19年每年60万元计算,附明细表一份)。
二、案件基本事实
云南云法律师事务所(所址原在昆明市人民西路378号,2003年1月迁往昆明市西昌路720号)1987年由在职的云南大学法学院职员王慧民(主任)领办,系国有性质的律师事务所。
2002年4月11日,请求人受聘于该所。
2001年,司法部、国务院要求,国办律师事务所及在职的行政事业单位从事专职律师的,必须与原单位脱钩,其所改制为合伙、合作所,从业人员必辞去公职。
2002年4月,云法因向司法厅申报的云法所的改制文件及《验资报告》,合伙人及出资人分别是:王慧民、邓永宁、周路、高航、张聪五人,因王慧民没有辞去工作,高航、张聪没有三年的律师执业资历,司法厅未批。
2002年7月5、6日,请求人、周路、邓永宁三人在昆明市人民西路378号云法所,签订了合伙设立合伙云法所的合伙协议、《云法律师事务所合伙章程》(下称《章程》),合伙期20年。
请求人按协议向云法所内勤梁妍妍交了合伙出资2,000元(周路称合伙批文下来后,再调整合伙出资),合伙事务执行人周路,未将三人合伙出资交验资机构验资,云法所未向请求人出具出资证明,也未通知请求人交或补交合伙出资。
2003年4月8日,司法厅批准设立云法所(所址为昆明市西昌路724号)。
2003年5月6日,王慧民云法所会议上宣布其已转到北京贝朗律师事务所执业(规避在职不能从事专职律师法律),其妻方晨(方晨是省供销社在职人员,不具合伙资格)是云法所的合伙人,持有云法所51%的股份,云法所合伙事务按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其代表其妻行使合伙权(周路宣布在职的省公安厅治安处副处长杨志强也是云法所的合伙人,并介绍该所律师**是省安全厅的,***是呈贡县检察院的优秀公诉人,***省交通厅的,***是省供销社的),周路等人的所作所为违反了《律师法》、《民法通则》、《合伙律师管理办法》、三人合伙协议、《章程》,会议没有结束,请求人愤然离开了会场。
2003年5月11日、同年9月9日,请求人向周路、邓永宁递交了书面要求召开合伙人会议提议修改《章程》,将按出资行使表决权条款,修改为由合伙人共同决定合伙事务,并声明:“未经本人同意和参与的合伙会议对本人不具有约束力。”周路不予理会,不给请求人分配办公室,不给出具承办案件的法律文书(周路向五华法院出具了云法所23次合伙人会议记录,请求人没有参加过一次),请求人的合伙权、律师执业权被剥夺。
杨志强是在职的云南省公安厅治安处副处长,但早在1999年就从事专职律师执业活动,2001年12月其利用云南委、省政府发展个体经济政策,以留职带薪发展个体经济为由,欺骗公安厅党委,成为云法所合伙人。
2003年11月10日、同年11月28日,请求人书面分别向司法厅律管处处长郝耀、主管副厅长周鹄昌要求查处云法所周路等人骗取行政许可问题,无果。
2003年12月15日,请求人以持有的三人合伙协议、《章程》向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法院(下称五华法院)起诉周路,请求“依法确认云法所合伙行为无效”, 请求人依法申请该院调取了周路向司法厅申报的文件及司法厅的《批复》。
该院调取了下列文件:《申请》(《申请》三个合伙人签名处,被加上了在职的省公安厅治安处副处长扬志强的签名);五人《合伙协议》一份(协议上无请求人的名字及签名,协议中除扬志强、方晨是在职干部外,);《云法律师事务所脱钩改制报告》一份;《验资报告》(是失效的惠民律师事务所的验资报告);《云南云法律师事务所章程暨协议》(以下简称《章程暨协议》,该协议第七页,与请求人保存的《章程》内容一致,只是加了公安干警扬志强的签名,第一至六页的内容与请求人保存的《章程》内容完全不一样,另,所址为西昌路720号);《转让出资协议》四份(系转让失效的惠民律师事务所出资的协议),《批复》一份(将在职的公安干警扬志强也批准为合伙人),请求人指出:上述申报文件是周路、王惠民、杨志强背着申请人篡改的,请求人不知道、不予认可,并强调上述文件违反了《合同法》、《民法通则》、《律师法》、《合伙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规定,是无效的。
该院认定,云法所合伙:“经省司法厅审核、批准,依法应有法律效力,合伙行为有效”,判决:“驳回原告樊则华的诉讼请求。”(该院以未经司法审查的行政许可,作为合伙有效的判决依据,以行代民),请求人不服该判决,上诉昆明市中级法院,要求中院建议司法厅撤销《批复》,该院判决称:“不属于审理民事纠纷范围,故本院对此不予支持。” 维持一审判决。
请求人在合伙纠纷民事诉讼从申请法院调取的证据中知道周路、王惠民恶意串通欺诈合请求人伙骗取批文的事实,遂于2005年1月20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下称《许可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书面申请司法厅:撤销王惠民、周路恶意串通,骗取的行政许可;查处其违反《律师法》的行为,司法厅在司法部《行政机关行政许可实施与监督工作规则(试行)》(下称《规则》)规定的30日内不作为。
2005年3月23日,请求人向司法部申请行政复议,要求其:撤销司法厅的违法行政许可;赔偿违法行政许可,及不作为给请求人造成无法执业的经济损失20万元。
另,因周路等人2003年9月4日剥夺了请求人合伙资格、执业资格,2005年4月8日,请求人书面申请司法厅,延期参加律师年度检审,离开了云法所。
司法厅在给司法部的行政复议《答辩》中称是:“合伙人共同欺骗司法行政机关”;承诺:待请求人上诉的民事案件终结后,对请求人的请求做出处理。
2005年7月4日,司法部以(2005)司复决字第19号《行政复议终止通知书》认定:因司法厅2005年7月2日对原告2005年1月20日书面要求其撤销王惠民、周路恶意串通,骗取《批复》,查处其违反《律师法》的申请,作出了《答复》,司法厅不存在不作为的情形,决定:“终止行政复议”。
请求人不服该决定,于2005年8月10日申请国务院行政裁决。
2005年8月15日,请求人依据《许可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申请司法部撤销司法厅的违法行政许可;责令司法厅赔偿请求人损失。
2006年2月12日,司法部办公厅信访处《告知单》告知请求人:申请司法部撤销司法厅违法行政许可的申请:“转至云南省司法厅。”
2006年3月7日,请求人对司法部信访办的行为,向司法部法制司提出异议,要求其依法受理请求人申请司法部撤销司法厅的违法行政许可申请。
2006年3月24日,司法部法制司《告知函》告知:申请撤销司法厅行政许可的申请,转司法部公证律师司处理,该司在法定期间不作为。
2006年5月5日,请求人第一次向二中院起诉司法部行政撤销不作为,该院立案庭2006年7月19日以便函告知:不属法院受案范围。
2006年5月25日,司法部公证律师司告知:“司法部法制司转来你关于请求撤销云南省司法厅行政许的材料,我们已依法受理并作了调查。鉴于可情况较为复杂目前需要云南省司法厅管理处进一步提供材料。相关处理结果将书面告知你。”
2006年8月11日,请求人收到国务院法制办的函,告知:申请其对司法部行政复议不作为行政裁决,不属行政复议法规定的受案范围。
2006年9月9日,请求人以司法部行政复议不作为为由,第二次向二中院起诉,该院至今没有受理该案,也没有裁定驳回起诉。
司法部公证律师司在法定期间行政撤销不作为,2007年5月9日请求人用传真,再次申请司法部依法作出撤销云南省司法厅违法实施的行政许可的申请,传给司法部(司法部传真接收号:010-65205825),期限届满其不作为。
2007年6月16日,请求人第三次向二中院起诉司法部行政撤销不作为,2007年7月27日二中院以便函告知:不属法院受案范围。
2008年1月29日,请求人对司法部公证律师司的不作为,再次申请司法部撤销司法厅违法实施的行政许可,司法部在法定期间不作为。
2008年3月13日,司法部[2008]司复3号函告知:司法厅2008年2月20日以[2008]1号《批复》,批准解散了云法所,撤销已无实际意义。
2008年3月16日,请求人对司法厅违法实施行政许可、解散云法所的行政行为向司法部提出行政复议申请。
2008年4月30日,司法部[2008]司复4号函,认定:“自2006年5月至今,你一直未参加律师年检注册,律师执业证已经无效,不在具有律师身份,因此,你不具备对上述批复提出行政复议的主体资格。”。
2008年5月28日,请求人对司法部行政复议不作为,第四次向二中院提起行政诉讼,该院立案庭2008年7月24日以便函告知:不属法院受案范围。
2008年7月1日,请求人对云法所清算小组,违法将请求人“合伙除名”、解除聘用关系、解散行政撤销中的云法所,向五华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2008年8月,司法厅注销了民事诉讼中的云法所,批准周路等人成立了理路合伙律师事务所。
2008年12月2日,五华法院认定云法所被司法厅注销,无权利义务承受人,裁定“中止诉讼”, 请求人申请该院追加司法厅、周路为被告,其不予理会。
因司法厅注销了云法所,2009年5月10日,请求人对2006年9月9日诉司法部行政撤销不作为诉状作了修改,第五次向二中院起诉司法部,要求确认司法厅实施的系列行政许可行为违法;请求责令司法厅给予国家赔偿。
2009年6月17日,二中院以便函告知:不属法院受案范围。
2009年11月13日,五华法院裁定书认定:“被告云南云法律事务所清算小组在诉讼过程中被法定登记机关注销”,裁定:“终结诉讼”。
期间请求人分别六次向北京高院、最高院起诉司法部行政监管不作为无果。
2010年12月22日,请求人到北京向北京市高院提交诉司法部,对司法厅系列行政许可为违法确认不作为行政诉状,该院立案庭告知:应向二中院起诉,二中院立案庭告知:我们已经处理过了,不受理请求人对司法部提起的行政诉讼。
2011年2月13日;3月17日请求人分别向司法部、二中院申请国家赔偿。
2011年4月11日,司法部认定请求人的请求过了时效“不予赔偿”。
2011年5月9日,二中院赔偿委员会工作人员电话告知:不符合赔偿条件。
三、请求人请求赔偿未过时效;二中院、司法厅、司法部依法应当共同承担国家赔偿责任
司法厅对云法所的行政许可管理行为是持续、动态、的行政管理行为。
司法厅在对周路等人的相对行政许可事项的变更、解散、注销具体行为中,没有按照《许可法》的规定告知请求人:陈述权、申辩权、听证权、撤销权、行政复议权、诉权。
请求人基于司法厅持续、分别实施的行政许可(变更合伙人登记、解散、注销合伙体)具体行政行为,依法分别申请司法部行政撤销;行政复议;行政确认、行政赔偿,司法部不依法履行宪政职责;二中院四次用立案庭的便函,认定请求人诉司法部行政撤销、行政复议、行政确认不属法院受案范围,口头告知不予国家赔偿,其行为不仅违反了《宪法》、《法官法》法定职责及两审终审审判原则,且违反了《律师法》第五条、第十八条,《许可法》第二条、第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许可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国家赔偿法》第二条规定。
司法部不作为,二中院乱作为,导致司法厅与相对行为人,恶意串通,解散、注销了云法所,致使请求人无法执业,已无法主张权利。
据此,司法厅、司法部、二中院应共同承担违法行为给请求人造成的执业经济损失(具体数额见附表)。

附:给二中院的《确认行为违法暨国家赔偿申请书》(附邮局快递详情单、查询记录)、司法部《不予赔偿决定书》各一份,证据17份,损失明细表一份。

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

请求人:
二0一一年五月十日
fyd
[第39楼]    发表于: 2011-05-14 07:33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052
会员编号: 207152
注册日期: 2007-04-25
短消息

北京第二中级法院赔偿委员会工作人员口头告知不予赔偿,5月10日特快专递书面申请北京市高院家赔偿委员会要求二中院、司法部、司法厅国家赔偿。
fyd
[第40楼]    发表于: 2011-05-23 15:53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052
会员编号: 207152
注册日期: 2007-04-25
短消息

今日已向法院递交诉司法部、司法厅、云南省人民政府行政许可违法、行政监管不作为国家行政赔偿行政诉状。
fyd
[第41楼]    发表于: 2011-05-27 08:18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052
会员编号: 207152
注册日期: 2007-04-25
短消息

[COLOR=red][SIZE=14]本案当事人被云南省司法厅批准与在职的公安干警合伙设立律师事务所;该合伙人与他人重签订合伙协议,当事人被该合伙人剥夺合伙资格;在当事人诉该合伙无效的民事诉讼中,当事人又被法院判决与该合伙人合伙有效,该合伙人为了规避生效的民事判决,当事人被该合伙人合伙除名,解除聘用关系,期间司法厅、云南省政府对当事人的撤销该所,确认该所行政许可、解散、撤销该所行政行为违法的请求不作为,对当事人的赔偿请求不作为,法院对当事人的国家赔偿诉讼又将作出什么样的判决不得而知?
fyd
[第42楼]    发表于: 2011-05-30 12:05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052
会员编号: 207152
注册日期: 2007-04-25
短消息

对诉云南省司法厅、司法部、云南省人民政府

行政赔偿诉状的修改说明及有关问题的补充


*****人民法院:


起诉人现对2011年5月23日,诉司法厅、司法部、省政府国家赔偿案作如下修改说明及补充:


一、对起诉状的修改说明


起诉人诉司法厅、司法部、省政府行政赔偿案,依据2010年4月29日通过,2010年12月1日起施行的《国家赔偿法》第七条:“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行使行政职权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该行政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两个以上行政机关共同行使行政职权时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共同行使行政职权的行政机关为共同赔偿义务机关。”第十三条:“赔偿义务机关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两个月内,作出是否赔偿的决定。赔偿义务机关作出赔偿决定,应当充分听取赔偿请求人的意见,并可以与赔偿请求人就赔偿方式、赔偿项目和赔偿数额依照本法第四章的规定进行协商。赔偿义务机关决定赔偿的,应当制作赔偿决定书,并自作出决定之日起十日内送达赔偿请求人。赔偿义务机关决定不予赔偿的,应当自作出决定之日起十日内书面通知赔偿请求人,并说明不予赔偿的理由。”第十四条:“赔偿义务机关在规定期限内未作出是否赔偿的决定,赔偿请求人可以自期限届满之日起三个月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赔偿请求人对赔偿的方式、项目、数额有异议的,或者赔偿义务机关作出不予赔偿决定的,赔偿请求人可以自赔偿义务机关作出赔偿或者不予赔偿决定之日起三个月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规定,取消了行政赔偿违法确认的前置程序。


起诉人的起诉是居于司法部的“不予国家赔偿”具体行政行为提起的诉讼,据此,起诉人删除第一项“依法确认司法厅实施行政许可、司法部、省政府行政监管不作为违法”的诉讼请求。


二、起诉人的起诉不受生效的云法所合伙纠纷民事判决、裁定、及诉三被起诉人的“便函”、行政裁定羁束;三被起诉人依法应共同承担违法行政给起诉人造成的赔偿责任


起诉人从2004年12月至今,三次向五华法院对云法律师事务所及合伙人周路等人提起民事诉讼要求确认云法所的合伙无效、解散、注销云法所民事行为、将起诉人合伙除名、解除聘用关系无效,该院及中院在审理要式民事行为中,对行政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没有审查(也无权审查),将明显违反法律的行政行为,作为民事案件的事实依据,其判决致使违法行政行为合法化,强迫民事诉讼当事人“合伙”,违背《民法通则》民事行为“自治原则”,违反《律师法》禁止性规定条款。


起诉人五次向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起诉司法部行政撤销、行政复议、行政赔偿确认不作为,该院四次用立案庭的便函以立代审,认定起诉人的起诉不属法院受案范围,“一函终结”,违反了《宪法》、《法院组织法》、《法官法》、《行政诉讼法》法定职责、组织原则、审判原则,剥夺了起诉人的诉权。


起诉人三次向西山区法院起诉司法厅,要求依法撤销司法厅的违法行政许可及违法解散、注销云法所具体行政行为,该院认定起诉人的起诉过了时效;不属法院受案范围;没有依法对司法厅的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予以审查。


起诉人向省纪委要求查处司法厅的违法违纪实施行政许可行为,纪委将起诉人的举报请求转省政府处理,省政府不作为。


起诉人两次向省人大投诉司法厅违法实施行政许可问题,其将起诉人的投诉转省政府办理,至今省政府不作为。


起诉人分别对省政府不撤销司法厅违法行政许可,不依法确认司法厅解散、注销云法所行为违法不作为,向中院提起诉讼,中院以未经法庭质证,不真实、不合法的云法所,将起诉人“合伙除名”、“解除聘用关系”的证据,作为认定起诉人不具行政诉讼的主体资格,不受理起诉人的起诉,高院则认定起诉省政府对司法厅行政许可监管不作为是行政机关内部行政行为,不属法院受案范围。


行政许可是授益性相对行政行为,此类案件行民法律关系混合,三级法院法院在处理行政许可类民事案件中,以违法的行政许可行为作为民事案件的判决依据,在行政诉讼中又以司法厅与相对行为人恶意串通的民事行为,作为行政裁定的依据,犯了循还论证的逻辑错误,致使违法的行政行为,违法的相对民事行为游离于司法审查止之外,起诉人的相对行政权利,民事权利被侵害,起诉人已五次到北京向最高人民法院对上述案件申请再审。


起诉人对三被起诉人提起的国家行政赔偿之诉,是居于司法部“不予国家赔偿”的具体违法行政行为,及《国家赔偿法》第七条提起的,起诉人的起诉符合《行政许可法》第七条、第八条,《国家赔偿法》第十三条、第十四条,《行政诉讼法》第十一条、第十四条、第二十条、第三十九条、第四十一条的规定,北京二中院的函、云南省三级法院生效的民事、行政裁判对起诉人的起诉不具羁束力。请求法院依法受理起诉人对三被起诉提起的国家行政赔偿之诉。





起诉人:樊则华


二0一一年五月二十八日



fyd
[第43楼]    发表于: 2011-06-08 15:09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052
会员编号: 207152
注册日期: 2007-04-25
短消息

修改后的行政诉状:
行政诉状
原告:樊则华,男,1 9 5 4年6月1 6日出生,原云南云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云南省司法厅(下称司法厅)
地址;昆明市西昌路26号
法定代表人:何剑文,厅长
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下称司法部)
地址:北京市朝阳门南大街10号
法定代表人:吴爱英,部长
被告:云南省人民政府(下称省政府)
地址:昆明市华山南路76号
法定代表人:秦光荣,省长
案由:司法行政许可国家赔偿
因不服司法部 (2011)司赔决1号《不予赔偿决定书》,依法提起诉讼:
一、请求事项:
依法责令司法厅、司法部、省政府共同赔偿行政违法行为给原告造成的律师执业经济损失人民币1,140万元(附明细表一份)。
二、案件基本法律事实
云南云法律师事务所(下称云法所)1987年由在职的云南大学法学院职员王慧民(主任)创办(所址原在昆明市人民西路378号,2003年1月迁往西昌路720号),系国有性质的律师事务所。
2002年4月11日,原告受聘于该所。
2001年司法部、国务院要求,国办律师事务所及在职的行政事业单位从事专职律师的,要与原单位脱钩,改制为合伙、合作所,从业人员必辞去公职。
2002年4月,云法所向司法厅申报的云法所的改制文件及《验资报告》,合伙人及出资人分别是:王慧民、邓永宁、周路、高航、张聪五人,因王慧民没有辞去工作,高航、张聪没有三年的律师执业资历,司法厅未批。
2002年7月5、6日、原告、周路、邓永宁三人在昆明市人民西路378号云法所,签订了设立合伙云法所协议、《云法律师事务所合伙章程》(下称《章程》),合伙期20年。
原告按协议向云法所内勤梁妍妍交了合伙出资2,000元(合伙事务执行人周路称合伙批文下来后,再调整合伙出资),周路未将三人合伙出资交验资机构验资,未向原告更换出资证明,也未通知原告交或补交合伙出资。
2003年4月8日,司法厅批准设立云法所(所址为昆明市西昌路724号)。
2003年5月6日,王慧民在云法所会议上宣布:其已转到北京贝朗律师事务所执业(规避在职不能从事专职律师法律),其妻方晨是云法所的合伙人(系省供销社在职人员,不具合伙资格,且原告与其没有口头、书面合伙协议),持有云法所51%的股份,云法所合伙事务按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其代表其妻行使合伙权(王惠民实际控制了云法所),周路宣布在职的省公安厅治安处副处长杨志强也是云法所的合伙人,介绍该所律师、**是省安全厅的,***是呈贡县检察院的优秀公诉人,***是省交通厅的,***是省供销社的。
王惠民、周路等人的所作所为违反了《律师法》、《民法通则》、《合伙律师管理办法》、三人合伙协议、《章程》,会议没有结束,原告愤然离开了会场。
2003年5月11日、同年9月9日,原告向周路、邓永宁递交了书面要求召开合伙人会议提议修改《章程》,提议将按出资行使表决权条款,依法修改为由合伙人共同决定合伙事务,并声明:“未经本人同意和参与的合伙会议对本人不具有约束力。”周路不予理会,不给原告分配办公室,不给出具承办案件的法律文书(周路向五华法院出具的云法所23次合伙人会议记录显示,原告没有参加过一次合伙人会议),原告的合伙权、律师执业权被剥夺。
杨志强虽是在职公安厅治安处副处长,但早在1999年就从事专职律师执业活动,2001年12月其利用云南委、省政府发展个体经济政策,以留职带薪发展个体经济为由,成为云法所合伙律师。
2003年11月10日、同年11月28日,原告书面分别向司法厅律管处处长郝耀、主管副厅长周鹄昌要求查处云法所周路等人骗取行政许可问题,无果。
2003年12月15日,原告以持有的三人合伙协议、《章程》向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法院(下称五华法院)起诉周路,请求“依法确认云法所合伙行为无效”,原告依法申请该院调取了周路向司法厅申报的文件及司法厅的《批复》。
该院调取了下列文件:2002年7月6日《申请》(《申请》三个合伙人签名处被加上了扬志强的签名);《云法律师事务所脱钩改制报告》一份;《验资报告》(是失效的惠民律师事务所的验资报告);《云南云法律师事务所章程暨协议》(以下简称《章程暨协议》,该协议第七页,与原告保存的三人《章程》内容一致,只是加了扬志强的签名,第一至六页的内容与原告保存的《章程》内容完全不一样,另,所址被篡改为西昌路720号),《批复》一份(将扬志强也批准为合伙人),《转让出资协议》四份(系转让失效的惠民律师事务所的出资协议),2003年9月4日五人《合伙协议》一份(协议无原告,协议中除扬志强、方晨,朱加元都是在职人员);原告指出:上述申报文件是周路、王惠民、杨志强背着原告篡改的,原告不知道、不予认可,并强调上述文件违反了《合同法》、《民法通则》、《律师法》、《合伙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规定,是无效的。
该院认定,云法所合伙:“经省司法厅审核、批准,依法应有法律效力,合伙行为有效”,判决:“驳回原告樊则华的诉讼请求。”(该院以未经司法审查的违法行政许可,作为合伙有效的事实依据),原告不服该判决,上诉昆明市中级法院,要求撤销一审判决,请求法院建议司法厅撤销《批复》,该院判决称:“不属于审理民事纠纷范围,故本院对此不予支持”,维持一审判决。
三、司法厅不依法撤销其违法实施的行政许可;司法部、省政府行政复议、行政撤销、行政确认不作为;原告请求司法部国家赔偿没有超过时效
司法部《不予赔偿决定书》认定:“请求人自2008年5月28日收到本机关(2008)司复函4号《群众来信答复函》后,至2011年2月1 3日具文前,未向本机关提出国家赔偿请求。”原告请求其赔偿“过了请求国家赔偿的法定时效。”
司法厅对云法所的行政许可管理行为是持续、动态,分别实施的行政管理行为;律师合伙是行民混合法律关系,其行为互为条件。
原告在合伙纠纷民事诉讼中,从申请法院调取的证据知道周路、王惠民恶意串通欺诈原告合伙,骗取行政许可事实,遂于2005年1月20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下称《行政许可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书面申请司法厅:撤销王惠民、周路等人恶意串通,骗取的行政许可;查处其违反《律师法》的行为,司法厅在司法部《行政机关行政许可实施与监督工作规则(试行)》第二十七条规定的30日内不作为。
2005年3月23日,原告向司法部申请行政复议,要求其:撤销司法厅的违法行政许可;责令赔偿违法行政许可,及不作为给原告造成的无法执业经济损。
因周路等人2003年9月4日剥夺了原告合伙资格、执业资格,2005年4月8日,原告书面申请司法厅,延期参加律师年度检审,离开了云法所。
司法厅在给司法部的行政复议《答辩》中称:“合伙人共同欺骗司法行政机关”;承诺:待合伙民事案件终结后,对原告反映的问题做出处理。
2005年7月4日,司法部以(2005)司复决字第19号《行政复议终止通知书》认定:司法厅不存在不作为的情形;原告的行政复议过了时效,决定:“终止行政复议”。
原告不服该决定,于2005年8月10日申请国务院行政裁决。
2005年8月15日,原告依据《行政许可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申请司法部撤销司法厅的违法行政许可;令司法厅赔偿原告损失。
2006年2月12日,司法部办公厅信访处《告知单》告知:申请司法部撤销司法厅违法行政许可的申请:“转至云南省司法厅”(不依法履行法定职责)。
2006年3月7日,原告对司法部信访办的行为向司法部法制司提出申诉,要求其依法受理原告撤销司法厅违法行政许可申请。
2006年3月24日,司法部法制司《告知函》告知:申请撤销司法厅行政许可的申请,转司法部公证律师司处理,该司在法定期间不作为。
2006年5月5日,原告第一次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下称二中院)起诉司法部行政撤销不作为,该院立案庭2006年7月19日以便函告知:不属法院受案范围。
2006年5月25日,司法部公证律师司告知:“司法部法制司转来你关于请求撤销云南省司法厅行政许的材料,我们已依法受理并作了调查。鉴于可情况较为复杂目前需要云南省司法厅管理处进一步提供材料。相关处理结果将书面告知你。”
2006年8月11日,原告收到国务院法制办的函,告知:申请其对司法部行政复议不作为行政裁决,不属行政复议法规定的受案范围。
2006年9月9日,原告以司法部行政复议不作为为由,第二次向二中院起诉,该院至今没有受理该案,也没有裁定驳回起诉。
司法部公证律师司在法定期间行政撤销不作为,2007年5月9日原告用传真,申请司法部(司法部法制司传真号:010-65205825)依法撤销云南省司法厅违法实施的行政许可,期限届满其不作为。
2007年6月16日,原告第三次向二中院起诉司法部行政撤销不作为,2007年7月27日该院立案庭以便函告知:不属法院受案范围。
2008年1月29日,原告对司法部公证律师司的不作为,再次申请司法部撤销司法厅违法实施的行政许可。
2008年3月13日,司法部[2008]司复3号函告知:司法厅2008年2月20日批准解散云法所,“撤销已无实际意义”。
2008年3月16日,原告对司法厅解散云法所行政行为,申请司法部行政复议,要求依法确认司法厅对云法所实施的系列行政许可行为违法。
2008年4月30日,司法部[2008]司复4号函告知:“自2006年5月至今,你一直未参加律师年检注册”不具“提出行政复议的主体资格。”
2008年5月28日,原告对司法部行政复议不作为,第四次向二中院提起行政诉讼,该院立案庭2008年7月24日以便函告知:不属法院受案范围。
2008年7月1日,原告对云法所清算小组,将原告合伙除名、解除聘用关系、解散行政撤销中的云法所违法,向五华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2008年8月,司法厅注销了民事诉讼中的云法所,批准周路等人成立了理路合伙律师事务所。
2008年12月2日,五华法院认定云法所被司法厅注销,无权利义务承受人,裁定“中止诉讼”, 原告申请该院追加司法厅、周路为被告,该院不追加。
因司法厅注销了民事诉讼中的云法所,2009年5月10日,原告第五次向二中院起诉司法部,要求责令司法部依法确认司法厅实施的系列行政许可行为违法;责令司法厅给予国家赔偿。2009年6月17日,该院立案庭以便函告知:不属法院受案范围。
2009年11月13日,五华法院认定:“被告云南云法律事务所清算小组在诉讼过程中被法定登记机关注销”,没有权利义务承受人,裁定:“终结诉讼”。
另,2006年原告向西山区法院起诉撤销司法厅违法行政许可,该院认定原告起诉没有在接到司法部终止行政复议通知15日内提起诉讼,原告的起诉过了时效,驳回原告的起诉;二审认定:司法部终止行政诉讼不具可诉性。
2006年省纪委、省人大将原告举报、申诉司法厅违法实施行政许可的举报、申诉转省政府处理,省政府不作为。
2008、2009年,原告分别起诉司法厅解散、注销云法所违法,该院认定:律师合伙不是强制行政行为,原告的起诉不属法院受案范围,二审维持其裁定。
2009年1月12日,原告依照《行政许可法》第七条、第八条、第四十七条、第六十九、第七十二条、第七十四条规定,申请省政府依法纠正、撤销司法厅违法持续实施的系列行政许可;责令其赔偿原告执业损失100万元人民币,省政府在法定的期间不作为。
原告向昆明市中级法院提起诉讼,(2009)昆立行初字第11号行政裁定认定:原告被云法所“合伙除名”、“解除聘用关系”不具诉讼主体资格。
原告依法上诉,省高院(2009)云高行终字第63号行政裁定认定:原告要求省政府履行撤销纠正司法厅的违法行政行为“属上下级行政机关之间的监督管理关系,”“不属人民法院行政审判权范围。”
2009年7月20日,原告依照《行政复议法》第九条的规定,申请省政府对司法厅实施的云所行政许可,及基于该行政许可持续实施的合伙人变更、解散、注销、重新批准设立的里路合伙律师事务所的行政行为予以行政复议。
2009年8月3日,省政府《不予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告知:“申请人提出的行政复议申请已超过法定期限”,“决定不予受理”。
2009年8月5日,原告依法对省政府提起行政诉讼,(2009)昆立行初字第17号行政裁定认定原告的起诉系重复起诉,“不予受理”。原告依法上诉省高院。
2009年12月6日,省高院(2009)云高行终字第124号行政裁定书认定原告的起诉受(2009)云高行终字第63号行政裁定书羁束,“维持原裁定”。
2011年2月13日,原告对司法部不依法履行行政复议、撤销、确认司法厅违法实施的系列行政许可监管职责,申请其国家赔偿。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下称《国家赔偿法》)第九条:“赔偿义务机关有本法第三条、第四条规定情形之一的,应当给予赔偿。”第三十九条:“请求国家赔偿的时效为两年”。
依据上述法律,原告通过行政撤销、行政复议、行政诉讼主张相对权利时,司法厅、司法部、省政府行政行为的违法性;损害事实;损害结果;损害程度处于不确定状态,上述法定程序终结,原告才有可能向司法部提出赔偿请求,据此,原告申请司法部国家行政赔偿,没有超过法定的时效。
四、司法厅、司法部、省政府依法应当共同承担行政违法国家赔偿责任
原告是国办云法所执业律师,依法享有云法所改制的优先合伙权。合伙执行人周路利用司法厅退回补充改制申报材料之机,与杨志强、王惠民共同篡改了原告与之签定的三人合伙《章程》、申请,骗取合伙批文。
2003年9月4日周路等人没有依法解除与原告的合伙关系;司法厅没有撤回对原告的行政许可,其与他人重新签订了云法所的五人合伙协议,剥夺了原告对云法所的合伙权,司法厅对该五人合伙协议审查备案时,没有按照《行政许可法》的规定,告知原告:陈述权、申辩权、听证权、撤销权、行政复议权、行政诉权,剥夺了原告对云法所合伙的行政被许可权。
2005年1月20日起,原告对司法厅实施的行政许可,及持续实施变更、解散、注销云法所的具体行政许可行为,分别申请司法部、省政府行政撤销;行政复议;行政确认;其均没有在法定期间履行《行政许可法》第七条、第十条、第六十九条的法定监管职责,导致司法厅与云法所为了逃避行政、民事违法责任,恶意串通,违法将原告合除名、解除聘用关系;解散、注销云法所,以致原告对云法所的合伙权利,行政被许可权被侵害。
综上,司法厅违法实施、变更、解散、注销云法所行政许可行为;司法部、省政府对原告申请其行政复议、行政撤销、行政确不作为,致使原告无法执业造成执业经济损失,据此,依据《行政许可法》第七条、第七十六条、《国家赔偿法》第二条、第四条、第七条、第十条、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三被告依法应共同承担违法行政给原告造成的执业损失国家赔偿责任。
附:司法部《不予赔偿决定书》一份,证据21份。
呈:***中级人民法院
原告:
二0一一年五月二十八日
fyd
[第44楼]    发表于: 2011-06-11 08:29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052
会员编号: 207152
注册日期: 2007-04-25
短消息

本案是居于违法司法行政许可、司法行政许可监督、监管不作为提起的司法行正赔偿,在此之前原告三次对相对民事—合伙纠纷提起民事诉讼,法院在审理行政许可民事纠纷案中对行政许可的真实性、合法性不予司法审查,将其作为民事判决的事实依据,违背当事人合伙意愿,强迫当事人合伙,违反《律师法》禁止性规定;原告对司法厅、司法部、云南省政府不依法履行行政许可监管职责十三次提起诉讼,昆明西山区法院;北京二中院;云南省高院分别认定律师合伙;行政许可监督监管不属法院行政案件受案范围。
« 上一篇主题 | 行政 | 下一篇主题 » 刷新本页 到顶端

话题选项 [第3页/共1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转到第   回复这个主题回复这个主题  发起一个新主题发起主题  Start Poll发起投票

 


论坛声明:本论坛原创作品版权归中国法院网法治论坛与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与法治论坛或作者联系。
(电话:010-67550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