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游客 ( 登录 | 注册 ) 重新发送验证电子邮件
|> 法治论坛 -> 论坛列表 -> 法律实务 -> 民商事 
[第2页/共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转到第  ( 前往第一篇未阅读文章 ) 回复这个主题回复这个主题   发起一个新主题发起主题   Start Poll发起投票
> 千万纠纷岂能一驳了之? 刷新本页 | 跟踪主题 | 邮寄主题 | 打印主题
刘治成
[第15楼]    发表于: 2016-11-02 10:57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1875
会员编号: 588229
注册日期: 2011-09-11
短消息

2页

附带图片 img851.jpg [ 2页 ]
附带图片
刘治成
[第16楼]    发表于: 2016-11-02 10:58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1875
会员编号: 588229
注册日期: 2011-09-11
短消息

3页

附带图片 img852.jpg [ 3页 ]
附带图片
刘治成
[第17楼]    发表于: 2016-11-02 10:59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1875
会员编号: 588229
注册日期: 2011-09-11
短消息

4页

附带图片 img853.jpg [ 4页 ]
附带图片
刘治成
[第18楼]    发表于: 2016-11-12 07:14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1875
会员编号: 588229
注册日期: 2011-09-11
短消息

复查申请书
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申请再审人、申请监督人)孙满屯,男,1938年10月18日生,汉族,住河南省灵宝市朱阳镇营里村二组。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被申请再审人、被申请监督人)孙茂来,男,1957年10月26日生,汉族,住河南省灵宝市新灵东街206号。
申请复查的事项:
申请人不服河南省人民检察院豫检民不【2015】26号《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根据《人民检察院民事诉讼监督规则》第七条提出申请,敬请最高人民检察院复查并撤销该决定书,并对本案提出抗诉。
事实与理由:
申请人于2013年12月6日向河南省人民检察院提交的抗诉申请书称:本案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三)项、第(六)项和第(十三)项人民检察院应当提出抗诉的情形。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原判决认为“双方对合伙已经进行算账”(第7页)。要证明合伙已经算账,应该提供双方算账的证据,就要有结算单,结算单要有双方和会计一起签字,而原判决证明算账的证据为孙满屯提交的《白桦峪坑口收支情况》、《从94年3月20日至95年4月28日终》证据(以上两份证据不是孙满屯提交的,证据中的时间是法官骗造的)、孙茂来提交的金迪生书写的《95.10.15前卢氏经营情况底》、《铜矿开支》、《总经营情况》、调查金迪生的笔录、王相声笔录、洪家锐笔录。上述所谓证据,只是各自提供的每一时间段的情况,根本不能证明已经结算的事实!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三)项,“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原判决认定“孙满屯称1999年3月26日,其从金迪生处得来的算账单。账册销毁了,算账单显示总收入500多万元……”,没有了账册即没有了记账凭证,“算账单”岂不成了明显的伪证?判决书所称“孙满屯称1999年3月26日,其从金迪生处得来的算账单”实际是2008年农历正月十三金迪生给孙满屯的假算账单。仅2008年3月2日金迪生写的“92年12月29日至94年4月15日茂来交款4503094.54元,五叔(孙满屯)93年1月2日至94年10月11日交款6756542.14元,.95年10月15日前卢氏经营情况收入款4708366元……,总收入500多万元不是假的离奇了吗?这样的伪证,原判决却予以认定。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在诉讼期间,申请人申请对三本账的成文时间和真伪进行鉴定,原判决认为,“账本的真假、成文时间对本案的处理没有影响。因此对孙满屯申请对三本账本成文时间进行鉴定不具有诉的利益,本院不予支持”。被告以假账证明合伙没有收入甚至亏损,如果经鉴定证明是伪证,就证明被告违反了《民法通则》第四条“诚实信用”的原则,申请人提供证据证明第一次合伙时生产黄金334公斤,没有记账,金精粉款1100万元,没有记账;第二次合伙,卢氏生产的锑精粉400余吨,价值1100多万、铜精粉150余吨,每吨3000元,合45万元没有记账。被告造假证,不分给合伙人孙满屯经营利润怎么是不具有诉的利益呢? 鉴定账本的真假可以证明被告是否侵占了原告的财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规定,“侵占国家的、集体的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的,应当返还财产,不能返还财产的,应当折价赔偿。”,原判决对原告所诉合法的财产权益不予保护显然是适用法律错误。
原判决认定1999年3月看到了双方对合伙的算账结果,应在两年内主张权利。“孙满屯以2008年10月16日金迪生出具的条据为由,主张其起诉不超过诉讼时效理由不能成立”。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上都是错误的:孙满屯是2008年农历正月十三(公历2月19日)看到了金迪生给他的记载1999年3月开始的账目,账目显示孙满屯欠孙茂来1503043.44元,这才决定起诉孙茂来,诉讼时效期间应从这时开始计算。原告2009年11月4日起诉不超过诉讼时效。
四、《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十三)项“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副庭长薛曙系本案审判长。在2010年6月1日,申请人和代理人柯宝山,去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找法官张伟催促审理。当天晚上由法官张伟给申请人安排住法院天平宾馆二楼4号房间。晚上9时许,薛曙指使梁剑峰律师(薜曙给孙满屯找的律师)来到申请人房间,申请人把壹万元现金交给梁剑峰(同柯宝山在场),由梁建锋转交薛曙,梁律师说他跟薛曙法官关系不一般。送这一万元给审判长辛苦费,薛曙会帮忙。还说在三门峡中院打官司想胜诉一是要有钱二要有关系。第二天,申请人和柯宝山坐班车回家,途经朱阳镇闫庄路段时,薛庭长给申请人打电话说,谢谢老孙,我会尽力帮忙的,壹万元收到。
以上事实,申请人的代理人农民律师柯宝山可做证。2010年10月份,梁剑锋律师在三门峡中院天平大厦四楼劝我撤诉。我不撤诉就判我败诉。张伟、薛曙两法官与原告律师梁剑锋、被告律师宋海锋相互勾结吃了原告吃被告,谁给钱多,判谁胜诉; 2010年3月21日晚上,申请人在三门峡御膳饭店请薛曙、梁剑锋律师吃饭,当场协商案件结束后付律师梁剑锋、副庭长薜曙各50万元。该案最终原告败诉,是否法官收了被告更多的钱财呢?2015年5月三门峡纪委已对薜曙、梁剑峰进行审查,他们已承认受贿的事实。
五、本案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天理不容!
一审判决以原告“向法庭所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原告的主张”为由,“驳回原告孙满屯的诉讼请求。二审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1)豫法民三终字第7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2012)民申字第48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孙满屯的再审申请”。
原告诉求被告分割给一千多万元的合伙利润,如果全无根据,那不成了讹诈吗?如果是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公私财物,数额这么巨大,岂不构成诈骗罪?起码是恶意诉讼。但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93600元,保全费5000元,计98600元,由原告孙满屯承担,免于缴纳。 二审案件受理费93600元,由孙满屯负担,免于收取。为何?本案到底是孙满屯企图讹诈谋财,还是孙茂来不要天地良心,侵占他人巨额财物?在这样的大是大非面前,如此千万纠纷人民法院岂能一驳了之?若非孙满屯年事已高,谁能保证不发生极端事件?
其实申请人申请抗诉的理由说的清清楚楚,河南省人民检察院豫检民不【2015】26号《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却不管申请人的申请理由,只是自顾自说地重复原判决编造的不成立的理由,完全放弃了对审判的监督职责,故根据《人民检察院民事诉讼监督规则》第七条,“最高人民检察院领导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和专门人民检察院的民事诉讼监督工作,上级人民检察院领导下级人民检察院的民事诉讼监督工作。
上级人民检察院对下级人民检察院作出的决定,有权予以撤销或者变更,发现下级人民检察院工作中有错误的,有权指令下级人民检察院纠正。上级人民检察院的决定,下级人民检察院应当执行。下级人民检察院对上级人民检察院的决定有不同意见的,可以在执行的同时向上级人民检察院报告。”向最高人民检察院申请复查。请求最高人民检察院直接对本案提出抗诉或指令下级检察院对本院抗诉,还申请人以公正。
此致
最高人民检察院
申请人 孙满屯
2016年10月31日
刘治成
[第19楼]    发表于: 2017-04-09 17:02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1875
会员编号: 588229
注册日期: 2011-09-11
短消息

举报法官与被告共同造假
举报人孙满屯,男,1938年10月18日出生,汉族,住灵宝市朱阳镇营里村二组,身份证号码:411223193810184515.1960年5月入党,1984年、1985年先后被县、省评为先进工作者。
我与孙茂来合伙纠纷一案,标的1000万元,我有线索可证明三门峡中级法院有多人受贿,才导致枉法判决。
线索如下:
一、2011年1月20日,我找雷伍全取证时,在灵宝火车站,雷伍全对我说:“你侄儿孙茂来给我打电话说,你给五叔说叫他不要跑,不要告了,有钱省下来花,三门峡法院的关系,我已全部走通,意思是已出大钱买通了。
二、2011年5月,朱阳镇营里村二组王随照与我吵架时说过,你告你侄孙茂来,给你明说,你的官司胜不了,茂来给三门峡中院送了300万元。
三、三门峡中级法院(2009)三民初字第52号民事判决书送达后,因该判决采信了伪证,我于2010年11月6日去三门峡中院民一庭找张玮(审判员)质对时,见到卷的伪证,我拉张玮去检察院,张玮害怕了,才到庭长魏秀苹办公室汇报,他们怕我举报,才把我一审诉讼费93600元,保全费5000元,共计98600元全部免掉。并答应想办法把二审的诉讼费也给我免,结果二审诉讼费93600元也免了。
四、2012年5月9日新闻媒体在天涯论坛,以《河南省三门峡灵宝市七旬老汉的血泪控诉》一文曝光披露了三门峡中院在审 理我起诉孙茂来合伙一案中钱权交易的司法腐败后,审判员张玮在当年5月给我打电话害怕的哭,说我和他爸差不多年纪,让我抬抬手,不要告他,倘若给他造成牢狱之灾,一辈子就完了。
五、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副庭长薛曙系本案审判长。在2010年6月1日,举报人和代理人柯宝山,去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找法官张伟催促审理。当天晚上由法官张伟给申请人安排住法院天平宾馆二楼4号房间。晚上9时许,薛曙指使梁剑峰律师(薜曙给孙满屯找的律师)来到举报人房间,举报人把壹万元现金交给梁剑峰(柯宝山在场),由梁建锋转交薛曙,梁律师说他跟薛曙法官关系不一般。送这一万元给审判长辛苦费,薛曙会帮忙。还说在三门峡中院打官司想胜诉一是要有钱二要有关系。第二天,举报人和柯宝山坐班车回家,途经朱阳镇闫庄路段时,薛庭长给举报人打电话说,谢谢老孙,我会尽力帮忙的,壹万元收到。穷老汉的一万元能看在眼里,难道孙茂来送几十万他会不要吗?
以上事实,举报人的代理人农民律师柯宝山可做证。2010年10月份,梁剑锋律师在三门峡中院天平大厦四楼劝我撤诉。我不撤诉就判我败诉。张伟、薛曙两法官与原告律师梁剑锋、被告律师宋海锋相互勾结吃了原告吃被告,谁给钱多,判谁胜诉; 2010年3月21日晚上,举报人在三门峡御膳饭店请薛曙、梁剑锋律师吃饭,当场协商案件结束后付律师梁剑锋、副庭长薜曙各50万元。该案最终原告败诉,是否法官收了被告更多的钱财呢?2015年5月三门峡纪委已对薜曙、梁剑峰进行审查,他们已承认受贿的事实。
有人听孙茂来声称买通了三门峡中院副院长张社军,胜诉有十分把握。联系本案审理情况,不免让人相信这样的事实。
一、庭审笔录不排页码,与被告共同造假笔录。
2001年元月18日,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时,法院的庭审笔录故意不排页码,之后加进了许多被告孙茂来与律师宋海峰制造的伪证。
二、审判人员枉法裁判的事实。
1、开庭笔录已充分证明没有算账,判决仍然采信被告已经算账的伪证。
一审第一次开庭笔录记载法庭询问金迪生情况:
法庭问:99年3月26日算的帐,你不管收入,怎么是算帐?
答:我按账本上算的,橡树店选厂没算收入。
问:3月17日几点算帐?
答:早上8点半,这几个人都在场,当时他们把橡树店的收入帐没(涂改的看不清是一个什么字)来。
问:你收入不知道,你怎么算?
答:我不知道。
问:既然橡树店收入账你不知道,帐算到了吗?
答:我不知道。
连会计都不知道是怎么算账的。但该判决称,“原告称双方未对合伙账目进行算账,但原告提交的《白桦峪坑口收支情况》、《从94年3月20日至95年4月28日终》证据,被告举证金迪生书写的《95.10.15前卢氏经营情况底》、《铜矿开支》、《总经营情况》、调查金迪生的笔录、王相声笔录、洪家锐笔录。说明对双方合伙已经进行结算。”
以上所谓证据,明明每一张上都标明是“金迪生提供”(金是被告的姐夫),是被告提交的,证据中的时间是法官骗造的。但判决竟然如此编造事实,其枉法裁判的目的昭然若揭!而且以上证据只是各自提供的每一时间段的情况,根本不能证明已经结算的事实!法官把被告提交的证据说成是原告提交的,意即原告自己证明算账了,法官使用这种卑劣手段判案,与流氓无异!
2、一审判决称,“虽原告庭审中辩称对算账结果没有签字,只是看了看不予认可,……此时其已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自己的权利受到了侵害,但其并未及时主张权利。”这里的“此时”应该是2008年2月19日,金迪生给了原告一张1999年3月26日的假算账单(被告律师宋海峰的调查笔录证明此假算账单是2008年冬天给原告的)。原告于2009年10月起诉,不超过诉讼时效。但判决书编造“原告举证2008年10月16日曾找原合伙体会计金迪生看过账,金迪生给其出具有条据“,金迪当时给原告出具的只是一个“橡树店单据已销毁”的证明,根本不是算账条据。明明是被告(及其姐夫)保存账目,销毁单据,判决却以“原告提供不出合伙体清算的收支及盈亏的相应证据“。法官如此编造事实,任意玩弄法律足以证明是在故意枉法裁判!
3、法官采信的被告提供的《1995年10月15日前卢氏经营情况底》纯属金迪生伪造,其中选厂收入2075166.00元,没有原始凭证,证据保全帐上查出的却是2432146.90元。
丹凤收入483200元,证据保全帐上查出 的却是500077元。丹凤开支2009903.88元,证据保全帐上查出的却是615448.47元。原合资口开支(大河沟)1342856.31元,证据保全帐上查出的却是638780.00元。
96年元月至97年12月31日卢氏铜矿收支情况也显示在《1995年10月15日前卢氏经营情况底》上,如此明显造假的证据,也能被法官采信,法官枉法还有底线没有?
4、法官采信2010年元月11日金迪生提供的《总共经营情况》显示:白华峪亏损:1752398.43元
卢氏大河沟亏损:2069389.16元
铜矿亏损:807528.32元
合计:4629315.91元。
该《总共经营情况》没有投资,没有收入及开支,怎么能算出亏损呢?
《95年10月15日前卢氏经营情况底》上记铜矿开支310788.50元,而《总共投资经营情况》上面铜矿亏损达807528.32元。总投资30多万元的铜矿亏损80多万的荒唐账,法官也能采信。
《总共经营情况》上说,孙满屯投资1425269.43元,而在《95年10月15日前卢氏经营情况底》上承认孙满屯投资1582329.50元,而在《总共经营情况》上显示1582329.50元-(1377327+165870.00)=39130元。其减去两个数字不知道从何而来。
《总共经营情况》上说孙茂来投资3164046.84元,这些钱是橡树店的总收入,他又拿到卢氏投资建厂,怎么能说是孙茂来个人投资?如此荒唐账,法官也采信,证明法官枉法裁判,已经没有法律可讲!
5、法官故意不履行证据保全职责
2010年3月24日,孙满屯 提交证据保全申请。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5月19日才去会计金迪生处拿了三本账,并让金迪生写了一个“多次搬家,单据丢失”的证明。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条规定,“人民法院对于可能因当事人一方的行为或者其他原因,使判决难以执行或者造成当事人其他损害的案件,根据对方当事人的申请,可以裁定对其财产进行保全、责令其作出一定行为或者禁止其作出一定行为”。
该条第三款规定,“人民法院接受申请后,对情况紧急的,必须在48小时内作出裁定,裁定采取保全措施的,应当立即开始执行。”虽然目前民事诉讼对时日没有明确法律规定。但是从保全的立法意图和上述规定来分析,必然是不得拖延的。如本案这样,在当事人申请近两个月之后,等对方当事人作好了假账和其他准备后,才去保全。就失去保全的意义,显然是违法 的。
6、放纵被告伪造、毁灭重要证据。妨碍人民法院审理案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规定,“诉讼参与人或者其他人有下列行为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伪造、毁灭重要证据,妨碍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
本案被告伪造、毁灭重要证据,妨碍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行为达到离奇的程度:
一审判决称,“被告辩称,原告系答辩人叔父,双方创业自始,均系白手起家,并未进行任何投资”……原、被告合伙创业时,是不是“白手起家”,是不是“并未进行任何投资”?这样的事实,难道法院真的不能查明吗?被告还辩称,“答辩人将自有矿石五百余吨作为前期投入”,这样答辩的证据是被告和其代理律师宋海峰把坑口会计杜满顺拉到灵宝的一个宾馆非法拘禁四、五天,逼他在他们写好的证言上签字捺指印。后来孙满屯找到他,要他实事求的写证言,当时他两个儿子在场,他大儿子代笔又给孙满屯写了证明:“原证明大石堰跟有五百吨矿石是孙茂来的。上次律师、茂来叫证明五百吨矿,证明无效。”
他对袁清海的父亲袁录说:“我对不起孙满屯,孙满屯对我那么好,我却做假证害了他”。说这话几天后(2001年2月)他就上吊自杀了。宋海峰说:杜的死与孙满屯有关。
究竟是谁害死了杜满顺?另外如像铜矿投资30余万亏损80余万的荒唐伪证不证自明。但法院对被告妨碍民事诉讼的行为不作任何处理,证明法官是故意放纵被告伪造、毁灭重要证据。
7、无理拒绝原告鉴定申请
在诉讼期间,申请人申请对三本账的成文时间和真伪进行鉴定,原判决认为,“账本的真假、成文时间对本案的处理没有影响。因此对孙满屯申请对三本账本成文时间进行鉴定不具有诉的利益,本院不予支持”。被告以假账证明合伙没有收入甚至亏损,如果经鉴定证明是伪证,就证明被告违反了《民法通则》第四条“诚实信用”的原则,申请人提供证据证明第一次合伙时生产黄金334公斤,没有记账,金精粉款1100万元,没有记账;第二次合伙,卢氏生产的锑精粉400余吨,价值1100多万、铜精粉150余吨,每吨3000元,合45万元没有记账。被告造假证,不分给合伙人孙满屯经营利润怎么是不具有诉的利益呢? 鉴定账本的真假可以证明被告是否侵占了原告的财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规定,“侵占国家的、集体的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的,应当返还财产,不能返还财产的,应当折价赔偿。”原判决对原告所诉合法的财产权益不予保护显然是适用法律错误。
此致
中纪委
举报人孙满屯
2016年11月21日
« 上一篇主题 | 民商事 | 下一篇主题 » 刷新本页 到顶端

话题选项 [第2页/共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转到第   回复这个主题回复这个主题  发起一个新主题发起主题  Start Poll发起投票

 


论坛声明:本论坛原创作品版权归中国法院网法治论坛与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与法治论坛或作者联系。
(电话:010-67550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