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主题模式
点击返回正常浏览模式
法治论坛 > 民商事 > [案件]令人纠结的债权人确认合同无效之诉


发表者: ashyfire 于 2012-08-07 13:58
原告是被告某房地产公司的债权人,其债权经强制执行未能实现,现以某房地产公司与被告黄某所签订的合同名为合作(黄某用500万向公司购买21间房,并委托公司代为销售),实为借贷;将房屋销售合同备案登记在黄某名下,实质上属于“让与担保”(黄某借款500万元给公司,公司以21间房为抵押)为由,诉请判决:一、确认两被告之间订立的合同无效;二、两被告注销涉诉房产的销售备案登记。庭审中,原告明确选择侵权之诉,认为两被告侵犯了其债权,其诉求属于要求被告承担停止侵害、排除妨害的责任。
问:一、 针对原告的诉求,从诉的方面如何分析?个人认为,确认合同无效纠纷属于合同之诉,原告的诉求是否自相矛盾? blink.gif
二、如查明黄某与公司之间的真实法律关系确为借贷,并非买卖,在原告坚持不变更诉求的情况下,实体上如何处理? unsure.gif
请大家不吝赐教!

发表者: 山里人 于 2012-08-07 16:47
合同应该是有效的。
以500万元购买21间房,平均每间不足25万元。如果这样的价格明显偏低,对债权人造成损害,债权人可以依合同法的规定请求撤销这个买卖合同。如果是这样,原告存在变更诉讼请求的问题。
否则,原告的请求很难支持。

发表者: 平淡是真 于 2012-08-07 20:26
还要考虑黄某买房是在债权人与债务人形成债务之前还是之后。撤销权的行使一要有无偿转让或以明显不合理低价处置财产的行为,二要有损害债权人的事实。缺一不可。

发表者: ashyfire 于 2012-08-08 00:48
我倒是认为作为伪装行为的买卖、合作合同无效,应以黄某与公司的真实法律关系即借贷和担保来认定双方之间的关系,处理原则与“名为联营实为借贷”的处理应当是一致的。背景还是要多介绍一下:买卖合作合同是1994年签订的,而原告的债权发生在1998年以后,难以恶意串通为由来撤销合同。公司所开发的楼盘“烂尾”,至今未出证,没有其他财产可供执行。21间房备案登记在黄某的名下,所以也不能执行房屋。如果法院确认黄某与公司不存在买卖关系,债权人就可以申请执行房屋了,原告的目的在于此。
如果原告既坚持诉求,又坚持诉因是侵权之诉,应该以什么理由来驳他呢?我最纠结的地方还是在这里,论证方面比较弱。

发表者: hl09235 于 2012-08-08 09:03
缺乏侵害债权的证据。原告签订合同时诉争的财产已经在第三人名下,原告对被告的资信缺乏了解而签订合同应当对此负责。
被告的财产转让行为即使存在侵权也应当是侵害了被告公司和股东的利益,应当由公司法规定的相应主体起诉。

发表者: 田洪峰 于 2012-08-08 11:51
鄙人认为:判断原告的诉求能否成立,首先看原告所主张的法律事实是否成立,其次要看原告的法律依据是否充分?

不知道,原告依据的法律条款是哪一些呢?

新手上路,请多关照。

发表者: 执着者2 于 2012-08-09 09:44
赞同楼主的思路(以形式上是买卖,而事实上是担保为前提),而且该事例在司法实务中绝对有讨论的必要。
该事例体现在“借贷关系中的不规范担保是否有效?是否可以阻止其他债权人对用以担保的财产为执行”。
该事例由于当事人意思表示虚假,其目的又显然是对债权的担保,而担保物又是不动产,因此,不论从当事人意思表示真实方面、诚实信用方面,还是法律对不动产交易、担保特殊规定方面,都不应当确认这种所谓的买卖合同的效力。
在程序方面,应当说,不论是侵权诉讼,还是撤销权的行使,都没有直接的法律依据,法庭要根据法理做出判断,难度较大。
我的观点是,借鉴股东抽逃资本金而承担责任的方式,由执行机构查明事实,裁定争议房产可以执行,如果“买房人”不服,可以提起异议之诉。这样,就可以顺理成章地进入诉讼范围了。

发表者: ashyfire 于 2012-08-10 00:39
QUOTE (执着者2 @ 2012-08-09 09:44 )
在程序方面,应当说,不论是侵权诉讼,还是撤销权的行使,都没有直接的法律依据,法庭要根据法理做出判断,难度较大。
我的观点是,借鉴股东抽逃资本金而承担责任的方式,由执行机构查明事实,裁定争议房产可以执行,如果“买房人”不服,可以提起异议之诉。这样,就可以顺理成章地进入诉讼范围了。

执行局不会揽这个活的。自从有了执行异议之诉后,审判庭接的传球更多了。
大家接着抛玉啊

Powered by Invision Power Board
ChinaCourt.org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