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游客 ( 登录 | 注册 ) 重新发送验证电子邮件
|> 法治论坛 -> 论坛列表 -> 网评天下 
大事小事 网友评说

  回复这个主题回复这个主题   发起一个新主题发起主题   Start Poll发起投票
> 关于腾龙公司四届六次临时股东会决议无效的代理词 刷新本页 | 跟踪主题 | 邮寄主题 | 打印主题
xiezhengmin
[楼 主]    发表于: 2017-04-20 15:12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1没有033
会员编号: 47没有294
注册日期: 2005-04-01
短消息

关于腾龙公司四届六次临时股东会决议无效的
代理词
审判长、陪审员:
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蓝天的委托,指派谢政敏律师作为其诉讼代理人,出庭参加今天的诉讼活动。经过今天庭审认真的举证和质证,本案事实业已查明,现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形成以下辩论意见:
(一)本案涉争腾龙公司四届六次(临时)股东会议(下简称股东会)根本没有召开,开除蓝天股东资格的股东会决议不存在。
(二)所涉腾龙公司四届六次(临时)股东会议即便召开,也不符合法律规定,其股东会决议无效:
1.蓝天已经缴纳了出资,腾龙公司也未进行催告,以蓝天未出资为由进而开除其股东资格的理由非法。
2.腾龙公司事前未通知蓝天参加股东会议,严重侵犯了蓝天参与公司管理、就公司重大决策发表意见及表决等实体性股东权利,严重侵犯了蓝天就开除其股东事宜进行申诉、辩解的权利。
3.腾龙公司四届六次股东会决议也未送达蓝天,对蓝天不生效。
一、腾龙公司四届六次(临时)股东会议根本没有召开,所谓的开除蓝天股东资格的股东会决议不存在。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第四条之规定:“ 本规定第一条规定的原告有证据证明系争决议存在下列情形之一,请求确认决议不存在的,应予支持:
(一)公司未召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但是公司按照公司法第三十七条第二款或者公司章程的规定不召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而直接作出决定,并由全体股东在决定文件上签名、盖章的除外;” 但无论是在本案中,还是在此前腾龙公司与蓝天的股东知情权纠纷中,蓝天及本代理人对于腾龙公司股东会议是否召开一直持高度怀疑态度,但腾龙公司坚称会议召开,在蓝天的质疑和追问下,却始终拿不出任何证据证实所谓的四届六次(临时)股东会议召开,甚至连股东会何时召开,在哪里召开,参加者是谁,会议表决情况如何等会议召开基本情况都难以说清。若会议确实召开,何以如此?
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举证规则,腾龙公司既然主张其股东会议已经召开,就应当承担举证责任,证实召开了其所称的股东会议,但迄今为止,腾龙公司未举出任何得力证据,证实其召开了所谓的四届六次(临时)股东会议,其应当承担举证不能法律后果,其所谓的股东会议召开的主张不能成立,故应当确认本案所涉决议不存在。
二、蓝天已经出资,腾龙公司也未进行催告,其解除蓝天股东资格的股东会决议违反法律规定。
依照《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八条“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全部出资,经公司催告缴纳或者返还,其在合理期间内仍未缴纳或者返还出资,公司以股东会决议解除该股东的股东资格,该股东请求确认该解除行为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由此可见,公司解除未出资股东的股东资格须满足三个条件:
(一)股东未有任何出资或抽逃全部出资。
(二)公司进行了催告。
(三)股东在合理期间内仍未履行。
但本案不符合公司法解释三第十八条规定的情形,腾龙公司解除蓝天股东资格不符合法律规定:
(一)蓝天已缴纳了出资。
1.腾龙矿业有限公司历年来的公司章程(即现行章程)均有明确记载。蓝天当庭提交的腾龙公司现行章程(即2014年9月18日通过的章程)附表一(公司股东花名册)有蓝天的名字,附表二(公司股东的出资方式、出资额及出资时间)显示,蓝天在1998年11月6日出资180万元(出资方式为现金),占有腾龙公司9%的股权;2011年,蓝天出资108万元,占腾龙公司股权比例为5.4%(出资方式仍为现金),该公司章程及附表一(股东花名册)、附表二(股东出资方式、出资额及出资时间)在巩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备案,系国家机关保存的档案文件,具有极高的证明效力,法庭应依法采信并认定蓝天的出资事实。
2.腾龙公司为蓝天出具的股东款缴纳收据证实了蓝天的出资事实。因为缴款时间过去多年,许多缴款单据已经遗失,无从查找,但经过多方寻找,蓝天仍然找到了一张腾龙公司出具的缴款收据,载明:“今收到蓝天人民币3000元,系股东款,出纳谢某,经手人蓝天。”收据显示日期为1998年10月1日,票号为:0022712。此票据为原始书证,具有极高的证明效力。时任腾龙公司出纳谢某今天也出庭接受质证,确认票据为谢本人为蓝天出具,证实了票据的真实性。
3.腾龙矿业有限公司系由腾龙实业公司演变而来,继承腾龙实业的所有债权债务和民事责任。
① 蓝天在和腾龙公司股东知情权纠纷当中提交的相关文件充分证明了腾龙实业公司是腾龙矿业公司的前身,腾龙矿业公司继承了腾龙实业公司的所有债权、债务及民事责任的事实。
某镇政府关于腾龙公司企业改制的批复载明:
“……
一、同意对你公司实行产权转让,公司性质由原来的镇办企业改为民营企业,全面进行股份制改造。
二、转让后,企业名称不变,承接人为何龙,承担原企业的全部债权、债务和一切民事责任,
……”
郑州腾龙矿业有限公司文件(郑金字19981号)载明:
“ ……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及某镇政府关于腾龙公司企业改制的批复,郑州腾龙实业总公司改制为郑州腾龙矿业有限公司,并于9月26日举行第一届股东大会,……会议通过了郑州腾龙矿业有限公司章程。
……”
上述文件相互印证,证明了这样一个事实:郑州腾龙实业有限公司是腾龙矿业公司的前身,后改制为郑州腾龙矿业有限公司,但公司的法人代表一直是何龙,腾龙实业公司的所有债权、债务和民事责任均由腾龙矿业公司继承和承担。
腾龙矿业有限公司于1998年10月19日成立(见腾龙公司工商信息),在此之前是改制和公司成立前的准备阶段,此时要招募股东,收取股东出资,召开股东大会,讨论公司成立的相关事项。因为腾龙矿业有限公司系由腾龙实业公司改制而来,腾龙实业公司显然要承担改制及腾龙矿业公司成立前的准备工作。
1998年10月1日,蓝天缴纳出资款时,腾龙矿业公司尚未成立,没有公章,不可能在蓝天的股东出资款收据上加盖腾龙矿业公司的公章。因为腾龙实业公司承担了改制及成立矿业公司前的准备工作,其收取蓝天股东出资款并加盖腾龙实业公司的公章的行为其实就是成立腾龙矿业有限公司的准备工作的一部分,蓝天向腾龙实业公司缴纳股东款实质上就是向腾龙矿业公司缴纳股东款,其民事责任应由成立后的腾龙矿业公司承担。
4.即便蓝天出资不足,腾龙公司也无权取消蓝天股东资格。
公司法解释三第十八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全部出资,经公司催告缴纳或者返还,其在合理期间内仍未缴纳或者返还出资,公司以股东会决议解除该股东的股东资格,该股东请求确认该解除行为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由此可见,股东会解除股东资格只有一个前提,即股东未出资或者抽逃全部出资。
我们坚定不移地认为蓝天已缴纳了全部出资,腾龙公司历年来的章程及所附股东花名册、股东出资情况、出资时间表等充分证实了蓝天已缴纳了全部出资。如果我们的观点不被法庭采纳,我们还提请法庭注意,蓝天在今天的庭审中还提交了一张腾龙公司1998年10月1日给蓝天出具的3000元的股东款缴款凭证,此为原始书证,而且腾龙公司时任财务人员谢某也确认了此单据的真实性。即便蓝天仅缴纳3000元股东款,充其量只是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而非未出资。
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七条规定:”股东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出资,公司根据公司章程或者股东会决议对其利润分配请求权、新股优先认购权、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等股东权利作出相应的合理限制,该股东请求认定该限制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即便蓝天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腾龙公司仅可以对蓝天的“利润分配请求权、新股优先认购权、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等股东权利作出相应的合理限制“,无权解除蓝天的股东资格。
(二)腾龙公司未履行催告义务。
所谓催告即向被催告人发送通知,催促被催告人履行催告通知所确定的义务的行为。催告包含两个行为,即制作催告文件,作出催告的意思表示;送达被催告人,让被催告人知悉催告的内容。
在今天的庭审上,腾龙公司出示了两份文件,试图证实其向蓝天履行了催告义务。仅凭此文件不能证实腾龙公司已向蓝天履行了催告义务。《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八条规定的催告对象必须是未履行出资义务者本人,催告通知必须送达催告对象本人,让催告对象知悉催告通知的内容。腾龙公司代理人在今天的庭审上,也当庭认可未将催告文件送达蓝天本人。这也充分说明腾龙公司根本未履行所谓的催告义务。
综上所述,蓝天已经缴纳了出资,不存在未出资的情况;且腾龙公司也未催告(蓝天已经出资,腾龙公司实际上也不可能催告)蓝天缴纳出资,腾龙公司股东会决议解除蓝天股东资格的理由不能成立,其解除行为非法,为无效决议。
三、腾龙公司未通知蓝天参加所谓的股东会议。
在今天的庭审中,腾龙公司未举出任何证据证实其已向蓝天履行了通知义务,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其所谓的通知蓝天参加股东会议的主张不能成立。
在此前蓝天与腾龙公司的股东知情权纠纷当中,腾龙公司提供了两个证人,其中一个证人就是今天的原告江浩,试图证实已经向蓝天履行了所谓的通知义务。腾龙公司的证人证言存在重大缺陷,显然不能采信:
1. 证人江浩根本未出庭接受质证,其证言不能采纳。
2. 证人不具备证人资格。该两个证人系腾龙公司职工,受腾龙公司管辖,与案件存在重大利害关系,不具备证人资格。
3. 证言系孤证,又没有其他任何证据相印证。
4. 证人证言违背基本生活常识:证人声称腾龙公司召开股东大会,但苦于找不到蓝天,也不知道蓝天的家庭住址和联系方式,故其办公室主任谢某(何龙的妻弟,与蓝天也存在亲属关系)派两个工人到处去寻找蓝天。此证言显然缺乏基本生活常识:蓝天是腾龙公司董事长、法人代表、实际控制人何龙的亲妹夫,蓝天又长期担任腾龙公司重要领导职务,腾龙公司怎么可能不知道其联系方式、家庭住址?即便腾龙公司找不到蓝天,难道还找不到何龙的妹妹(蓝天之妻)吗?腾龙公司法人代表难道连自已的亲妹妹的联系方式都不知道吗?连自已的亲妹妹家住哪里都不知道吗?为何要舍近求远,安排两个既不知道蓝天家庭住址、又不知道蓝天电话的员工满大街寻找蓝天?这怎么可能?
5. 腾龙公司证人证言与巩义市的气象资料相矛盾。在回答通知蓝天的具体时间时,证人先是说25号,并讲当天是阴天,本代理人当庭提交了当天巩义市的气象资料,证实2016年4月25日是多云天气,腾龙公司证人进而改嘴,称是25号,又改称26号,但腾龙公司查询了腾龙公司所称的24日、25日、26日的气象资料,均显示是多云,根本不是腾龙公司所称的阴天。证人若真的去通知了蓝天,怎么可能会出现如此低级错误?
6. 腾龙公司证人证言与其股东会决议存在矛盾。腾龙公司四届六次(临时)股东会议股东会决议载明:“郑州腾龙矿业有限公司于2016年4月30日在公司办公楼会议室召开公司四届六次(临时)股东会,…召开的时间和地点已于10日前以口头和电话通知了全体股东。”依此,腾龙公司的所谓股东会议于4月30日召开,其至迟已于10日前,即4月20日前“以口头和电话通知了全体股东(当然也包括蓝天在内)。”但腾龙公司的证人却声称是4月25日通知的蓝天。两者显然存在矛盾。
上述证人均系腾龙公司员工,且江浩无出庭作证,证人证言也无其他任何证据相印证,为名符其实的孤证,内容又明显违背基本生活常识,还与腾龙公司自已炮制的股东会议决议严重矛盾,还与当天的气象的资料相矛盾,这样漏洞百出的证言可信吗?这样的证言能够证明股东会召开前通知蓝天参会了吗?
依照公司法第四十二条:“(有限公司)召开股东会会议,应当于会议召开十五日前通知全体股东;”腾龙公司2014年9月18日通过的公司章程第八条第三款第三项也规定:“召开股东会议,应当于股东会议召开十五日以前通知全体股东”。即便按腾龙公司2016年4月30日非法炮制的无效的公司章程第八条第一款第六项之规定:“召开股东会,应当于会议召开十五日以前通知全体股东。”。由上述可见,无论是依公司法还是依腾龙公司章程,腾龙公司若召开股东会议,都必须提前15日通知全体股东。
股东作为公司的出资人,享有知情权、选择管理者、重大事项决策权等重大权利,这些权利都要通过参加股东会议来实现。股东会是公司的最高权力机构,是股东履行股东义务,享有股东权利,实现对公司有效管理的重要途径。腾龙公司所称的四届六次(临时)股东会主要议题主要是开除蓝天的股东资格,这次会议对蓝天的权利义务具有重大影响,更应当事先通知蓝天,给其申诉、辩解的权利。
如此重要的会议,腾龙公司连最基本的通知义务都没有履行,将蓝天参会的资格无情剥夺,不让蓝天说话。试问腾龙公司,如此偷偷摸摸地取消蓝天的股东资格,究竟是怕什么?腾龙公司此举既严重违反了公司法第四十二条,也严重违反了公司章程,严重剥夺了蓝天作为股东参加公司管理,参与重大事项决策的权利,也剥夺了蓝天就开除其股东资格事项进行申诉、辩解的权利,这样的股东会即便召开也是非法的,所谓的股东会决议也是无效的。
四、腾龙公司的所谓股东会决议未送达蓝天,对蓝天不生效。
在此前股东知情权纠纷中,腾龙公司出示了一份所谓的股东会决议,声称蓝天股东资格已被解除,蓝天此时才知道其股东资格已被腾龙公司偷偷取消了。蓝天当庭质问腾龙公司代理人,开除蓝天股东资格这样大的事情,为何不通知蓝天?腾龙公司自觉理亏,才出示了几张照片,声称他们安排了几个人将开除蓝天股东资格及解除与蓝天劳动关系的所谓文件贴到了其公司大门前。
我们认为腾龙公司此种作法是荒廖的,也是无效的。通知的内涵在于将通知送达被通知人,让其知悉通知的内容。这就决定了必须将通知送达给被通知者本人,若送达本人确有困难的,则可以送到其家中或单位等具备转交给被通知人条件的地方。对于涉及蓝天股东资格这样对蓝天权利、义务有重大影响的文件,必需送达蓝天本人,让其知悉文件的内容。而腾龙公司完全有条件将通知送达蓝天,却简单地张贴上墙(还不知道是哪里的墙)了事,能让蓝天看到吗?若都如腾龙公司一般,法院裁判文书的送达倒也简单了,直接贴到办公室的墙上就是,管你收到没收到,管你知不知道具体内容。如此,还需要邮寄送达,留置送达、公告送达吗?还需要法官、书记员不辞劳苦四处奔波送给当事人送达吗?
五、 原告出资不实,无起诉资格,索要八十万元所谓的违约损失更无任何法律依据。
(一) 二原告受腾龙公司指使而提起本案。本案代理律师路末曦律师同样是被告和郑州腾龙公司股东知情权纠纷案件中郑州腾龙公司的委托代理律师。路律师在2016年11月2日该案二审庭审中明确表示,他们(指腾龙公司)认为2016年4月30日腾龙公司股东会议决议有效并已经向巩义市人民法院起诉被告蓝天,要求确认郑州腾龙矿业有限公司2016年4月30日股东会议决议(即所谓的开除被告蓝天股东资格的股东会议决议)有效,并要求蓝天承担所谓80万元的违约金,案件将于2016年11月10日9时开庭。
本案和路律师在中院所讲的案件开庭时间一致,同样是在11月10日上午9时开庭;诉讼请求也一样,都是要求确认腾龙公司2016年4月30日股东会决议有效,要求蓝天向已出资股东承担80万元的违约金;被告也都一样,都是蓝天;代理律师也一样,都是路律师;唯独原告不同,本案原告是江浩、何江,而路律师所称的案件原告是腾龙公司。而且据了解,2016年巩义市人民法院审理的案件中,起诉蓝天要求确认腾龙公司股东会决议有效的案件除了本案之外,并无其他案件,这足以说明本案即路律师在在之前股东知情权纠纷案件二审中所称的案件,系郑州腾龙矿业有限公司假借何江、江浩的名义起诉。
(二)二原告均系腾龙矿业公司的员工,受制于腾龙公司。根据被告了解的情况,二原告均系郑州腾龙矿业有限公司员工,且原告何江系郑州腾龙公司法人代表何龙的亲弟弟,而江浩是腾龙公司在股东知情权纠纷中的证人,并且提供了虚假的证言。之前,被告向贵院起诉腾龙公司要求查询腾龙公司的生产经营状况,腾龙公司便炮制了虚假的股东会决议,企图剥夺被告的股东资格,阻止被告股东知情权的实现。本次诉讼实际上是腾龙公司为剥夺被告股东知情权而实施的,实际上是腾龙公司在冒用二原告的名义达到其剥夺被告蓝天股东资格的目的。
(三) 本案二原告的出资存疑。在今天的庭审上,二原告提供了由腾龙公司为其出具的累计八十万元的出资款收据及股权证,企图证实其已经完成了所谓的出资。
从缴款收据看,河江、江浩共分两次出资,一次是2016年1月份,贺出资1万元,姜出资3万。第二次是在2016年7月,姜出 65万,贺出11万元。此时,蓝天与腾龙公司的股东知情权纠纷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当中,腾龙公司在庭上拿出了本案所涉股东会决议,声称蓝天股东资格已被取消,不享有知情权,但因疑点重重,未被法庭采纳,法庭告知腾龙公司另案主张。此后二原告便迫不及待地完成了所谓的出资,而且一出手就是近80万元的巨资,令人咋舌。
二原告不过是腾龙公司的普通员工,并无显赫的经济实力,却如此大手笔令人吃惊。煤碳市场繁荣之时未见二原告出资,如今煤碳市场萧条,腾龙公司已全面停产,严重亏损之际,二原告却如此积极地投资入股,可能吗?他们有这样的经济实力吗?他们是否确实缴款?打到腾龙公司的帐户了吗?他们的钱从哪里来?是不是腾龙公司给他们拿的?
鉴于本案系腾龙公司假借原告名义起诉的(前有论述,不再赘述),我们有理由相信二原告根本未出资,所谓的股权证、出资凭证系腾龙公司在未收到任何出资款的情况下为他们出具的虚假的凭证,目的是为了借二原告名义挑起本次诉讼,确认他们非法的、根本不存在的股东会决议有效,否认蓝天的股东资格;目的是通过法院向被告蓝天勒索所谓八十万元的违约金。
既然二原告口口声声缴纳了80万元出资款,并且持有腾龙公司出具了缴款凭证和股权证,我们请法庭调取腾龙公司的会计帐簿和会计凭证,确认二原告所谓出资的真实性。同时,也确认被告蓝天出资的真实性。
(四) 原告向被告索赔所谓的80万元违约损失没有任何事实与法律依据。
《公司法》第二十八条规定:“ 股东应当按期足额缴纳公司章程中规定的各自所认缴的出资额。股东以货币出资的,应当将货币出资足额存入有限责任公司在银行开设的账户;以非货币财产出资的,应当依法办理其财产权的转移手续。股东不按照前款规定缴纳出资的,除应当向公司足额缴纳外,还应当向已按期足额缴纳出资的股东承担违约责任。”这就是二原告向被告蓝天主张所谓的违约损失的法律依据。
如前所述,二原告的所谓缴纳出资款事实疑点重重(前文已有论述,不再赘述),根本不能认定;从二原告出示的缴款收据来看,二原告“缴纳出资款”时间是2016年7月。此时腾龙公司以未及时缴纳出资款为由剥夺蓝天股东资格已达三个月了,二原告才“缴纳”了所谓的出资,这能说是按期缴纳吗?
二原告不是《公司法》二十八条规定的”按期足额缴纳出资款的股东“,无权要求本已缴纳出资款的蓝天向其承担所谓未出资的违约责任,向蓝天索赔八十万元的违约损失更是无稽之谈,根本不值一驳。
综上所述,本案涉争腾龙公司四届六次(临时)股东会议根本没有召开,所谓的开除蓝天股东资格的股东会决议不存在。所涉腾龙公司四届六次(临时)股东会议即便召开,其股东会决议也无效:蓝天已经缴纳了出资,腾龙公司也未进行催告,所谓蓝天未出资进而开除其股东资格的理由不符合法律规定。腾龙公司事前未通知蓝天参加股东会议,严重侵犯了蓝天参与公司管理、就公司重大决策发表意见及表决等实体性股东权利,严重侵犯了蓝天就开除其股东事宜进行申诉、辩解的权利。腾龙公司四届六次股东会决议也未送达给蓝天。原告所谓的出资疑点重重,让告承担所谓的违约责任,赔偿其八十万元的损失的诉请显系滥用诉权,当然不能成立。
以上代理意见请法庭参考采纳。



--------------------
谢政敏
« 上一篇主题 | 网评天下 | 下一篇主题 » 刷新本页 到顶端

话题选项   回复这个主题回复这个主题  发起一个新主题发起主题  Start Poll发起投票

 


论坛声明:本论坛原创作品版权归中国法院网法治论坛与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与法治论坛或作者联系。
(电话:010-67550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