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主题模式
点击返回正常浏览模式
法治论坛 > 文化生活 > 【散文】 夏 夜


发表者: 皖东公公 于 2012-08-08 07:46
【原】 夏 夜

(2012.8.7.)





夏夜。室外热浪滚滚。凉爽的空调屋绝对降不下火一样的情。

晚饭过后,天边还挂着几丝儿彩云,大街小巷的路灯全亮了,在尚未熄灭的西沉的余晖的作用下,灯光不是那么璀璨。年轻伴侣三三两两出现了,手拉手臂挽臂,或相互搂腰,像磁场吸引,男孩子一只手很自然就被吸进女友后背的裙带里――顿时,饱满的美臀上,像附着一只小动物,弹动起来;女孩温馨地依偎在男友那只被磁场吸引下垂的胳膊上,缓着碎步,――豫色,恬静,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路灯兀亮,照亮了夜空,驱散了廛肆的灰暗,熙熙攘攘的大街流光溢彩。

街面两旁,每家铺面前霓虹灯闪烁,透明的塑料帘子不时被掀起。街逛累了,或耐不了炎热,男人忽然骄蹇起来,拉着女友,昂藏着脚步,掀起门帘,或购物或夜宵。广场上,一群着舞衣,持花扇的女人,在悠扬的乐曲中扭动着婀娜身姿,翩翩起舞,一群男人被这一处磁场紧紧吸附过去:驻足,抱胸,啧啧赞美,眼睛喷火……

夏日,城里人的夜生活丰富,鲜活,多彩,撩人心醉。

三十年前,城里的夏夜不是这样。

晚饭时分,路灯开亮,无数只飞虫蜂拥扑来,里三层外三层,猩红的弱光遮挡得水泄不透。灯光下,沿街居民合家围坐在小方桌前或凉床上吃着晚饭。门前的水泥地面或地砖地面是泼了井水的,起着降温、压尘作用。凉床前放置一只盛满井水的小木(铁)桶,一只青皮西瓜浸泡在水桶里。左右相邻几家人边吃边交流,谈笑声,锅碗瓢盆声构成一支夏夜街头交响曲。饭后,一家人或坐或睡在凉床上,男人清一色赤膊,短裤,靠在竹制躺椅上,一手摇扇,一手拿烟,与左右两边人家又聊起晚饭时未尽的话题――

“化肥厂今天失火了,磷肥厂、农机二厂两个国营厂人都过来扑救,还表扬了你家二子呢……”一人挥着芭蕉扇朝身旁电线杆子的上大喇叭指去。

“什么火也没南屏电影院那场火带劲,乖乖,钢筋都烧弯了,大楼倒了,三十万没了。”

“酒厂这批山芋干毛酒不错,赶明打五斤尝尝?”男人面朝老婆试探的口吻,就口算起来:“五八四十,二五一十――五斤四块一啊?”

啪地一声扇子响,“不喝能死啊!”女人没好气地骂着:“四块钱能给孩子添两件的确良汗衣了。”

“哎,洪栏桥又淹死一个孩子……”

路灯下,硕大的梧桐树叶向街两旁投下片片黑色的影子,微风吹来,绿叶婆娑,一只只黑影在凉床上晃动,跳跃。青年男女绝不会在树荫晃动的凉床上谈情说爱,――私密的情感无法尽情舒展。于是,小河边,柳荫下便成了他们情欢的独处圣境。

入夜,宽阔的双车道车辆稀少,小街和胡同显得更幽静,偶尔传来夜班工人自行车的铃铛声。

离开河边,情侣们蹑手蹑脚走到鼾声阵阵的凉床前,取出水桶里冰凉的西瓜,两人相视一笑,各自捧起一瓣瓜,吹口琴似的唧唧溜溜地“吹”起来,――沙瓤,润心,沁脾。

我家小镇上的夏夜则是另一番景象。

上玄月早早挂在了天边。

有老人的家庭,事先安顿好禽畜的晚餐,就给孙子孙女们洗澡,依次抱上门前凉床或门板支起的床铺上。

密密麻麻的蚊虫搅成一团,在一人高的半空薨薨地乱飞乱叫,但不咬人。檐下蝙蝠吱吱地叫着,醉酒似的舞动着翅膀乱扑乱撞,在半空快速掠过,搅成团的蚊虫被打散了,瞬间就又聚合起来。流萤闪亮了,像风中飘移的一只只灯盏,忽明忽暗,一掠而过,人们拖着疲惫从田间归来。

小街两旁,纳凉的床铺从东到西,摩肩接踵,一字儿摆开。

饭后。女人收拾好锅碗,就入盆洗浴;男人结伴去了村口池塘。夏日,池塘是男人洗浴的天然浴盆。不大工夫,男人回来,女人也摇着扇子,拧着滴着水的秀发走出家门――弯弯的筒子街嘈声渐起。

躺倒凉床上,这才是人们一天里最豫闲,最舒坦的时候。

谈论的话题山南海北,天文地理无所不包。既有远古往事,又有近代趣闻,更有身边轶事,争得面红耳赤也常有,有人就故意将话题岔到鬼神上。这招挺灵验,一旁不停插嘴数星星的小孩们赶紧蒙头盖脸,怛然哑语,蜷伏一团,呼呼睡去。

一弯月儿渐渐隐去,繁星点点,流萤似的闪亮。

恋爱的男女坐在同一张凉床上――这不算损伤风化,但白天手拉手或有意无意地相碰了身体――算!男女恋爱没有走出村口的习惯。因此,同床纳凉――尤其朔月,更受青年男女的喜爱。凉床上,一人坐一头,家长们在另一张铺上说着话。男人的手脚罩在床单里,女孩的下半截也盖在床单里,――巨大的磁场就深藏其间。床单一会鼓得老高,一会又瘪下去,一会又不停地窜动起来,像藏着两只饥渴的小动物,四处觅食一般。

满天繁星眨着疲惫的眼睛。蓝天下一片黝色。看不清凉床上那一连串似是无声胜有声的动作,看不见他们煦悦、炙热的情表,也听不懂那恰恰私语。一阵寂寞――可不是没话可说的冷场:床单下,小动物的窜的更欢,甚至那串串急促的呼吸声都清晰可见。若哪个冒失鬼突然从凉床下窜出,揭开床单:乖乖!手腿交错,暗流涌动,如火如荼,难解难分――造人那?!当然,纳凉人是无心过问小青年这些烂事儿。

丙夜。慵倦的人们渐渐入眠,鼾声一片,此起彼伏。

夜色深浓。隐隐约约地听见凉床发出吱吱哑哑的轻响,……又是一个不眠之夜。青年男女凉床露宿,算不上伤风败俗。

秋天来了。街坊们传言,谁家姑娘肚子大了,提前结婚了,这与夏夜纳凉,和那吱哑声不无关系。

三十多年前,农村的夏夜便是这样。

如今,这样的夏夜景象不再有,只能刻在无限怅惘和万般无奈的记忆中。

当年的夏夜,散发着乡土的芳馨,弥漫着浓密的乡情。鳞次栉比的凉床前交流了情感,弭平了隔阂,拉近了人际间距离,尤其那掩耳盗铃的恋爱方式,就给人一种弥久愈新的感觉。

发表者: 皖东公公 于 2012-08-08 12:44
【原】 夏 夜

(2012.8.7.)





夏夜。室外热浪滚滚。凉爽的空调屋绝对降不下火一样的情。

晚饭过后,天边还挂着几丝儿彩云,大街小巷的路灯全亮了,尚未熄灭的西沉的余晖洒在天际,灯光不是那么璀璨。年轻伴侣三三两两出现了,手拉手臂挽臂,或相互搂腰,像磁场吸引,男孩子一只手很自然就被吸进女友后背的裙带里――顿时,饱满的美臀上,像附着一只小动物,弹动起来;女孩温馨地依偎在男友那只被磁场吸引下垂的胳膊上,缓着碎步,――豫色,恬静,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路灯兀亮,照亮了夜空,驱散了廛肆的灰暗,熙熙攘攘的大街流光溢彩。

街面两旁,每家铺面前霓虹灯闪烁,透明的塑料帘子不时被掀起。街逛累了,或耐不了炎热,男人忽然骄蹇起来,拉着女友,昂藏着脚步,掀起门帘,或购物或夜宵。广场上,一群着舞衣,持花扇的女人,在悠扬的乐曲中扭动着婀娜身姿,翩翩起舞,一群男人被这一处磁场紧紧吸附过去:驻足,抱胸,啧啧赞美,眼睛喷火……

夏日,城里人的夜生活丰富,鲜活,多彩,撩人心醉。

三十年前,城里的夏夜不是这样。

晚饭时分,路灯开亮,无数只飞虫蜂拥扑来,里三层外三层,猩红的弱光遮挡得水泄不透。灯光下,沿街居民合家围坐在小方桌前或凉床上吃着晚饭。门前的水泥地面或地砖地面是泼了井水的,起着降温、压尘作用。凉床前放置一只盛满井水的小木(铁)桶,一只青皮西瓜浸泡在水桶里。左右相邻几家人边吃边交流,谈笑声,锅碗瓢盆声构成一支夏夜街头交响曲。饭后,一家人或坐或睡在凉床上,男人清一色赤膊,短裤,靠在竹制躺椅上,一手摇扇,一手拿烟,与左右两边人家又聊起晚饭时未尽的话题――

“化肥厂今天失火了,磷肥厂、农机二厂两个国营厂停工停产过来扑救,还表扬了你家二子呢……”一人挥着芭蕉扇朝身旁电线杆子上的大喇叭指去。

“什么火也没南屏电影院那场火带劲,乖乖,钢筋都烧弯了,大楼倒了,三十万没了。”

“酒厂这批山芋干毛酒不错,赶明打五斤尝尝?”男人面朝老婆试探的口吻,就口算起来:“五八四十,二五一十――五斤四块一啊?”

啪地一声扇子响,“不喝会死啊!”女人没好气地骂着:“四块钱能给孩子添两件的确良汗衣了。”

“哎,洪栏桥又淹死一个孩子……”

路灯下,硕大的梧桐树叶向街两旁投下片片黑色的影子,微风吹来,绿叶婆娑,一只只黑影在凉床上晃动,跳跃。青年男女绝不会在树叶晃动的凉床上谈情说爱,――私密的情感无法尽情舒展。于是,小河边,柳荫下便成了他们情欢的独处圣境。

入夜,宽阔的双车道车辆稀少,小街和胡同显得更幽静,偶尔传来夜班工人自行车的铃铛声。

离开河边,情侣们蹑手蹑脚走到鼾声阵阵的凉床前,取出水桶里冰凉的西瓜,两人相视一笑,各自捧起一瓣瓜,吹口琴似的唧唧溜溜地“吹”起来,――沙瓤,润心,沁脾。

我家小镇上的夏夜则是另一番景象。

上玄月早早挂在了天边。

有老人的家庭,事先安顿好禽畜的晚餐,就给孙子孙女们洗澡,依次抱上门前凉床或门板支起的床铺上。

密密麻麻的蚊虫搅成一团,在一人高的半空薨薨地乱飞乱叫,但不咬人。檐下蝙蝠吱吱地叫着,醉酒似的舞动着翅膀乱扑乱撞,在半空快速掠过,搅成团的蚊虫被打散了,瞬间就又聚合起来。流萤闪亮了,像风中飘移的一只只灯盏,忽明忽暗,一掠而过,人们拖着疲惫从田间归来。

小街两旁,纳凉的床铺从东到西,摩肩接踵,一字儿摆开。

饭后。女人收拾好锅碗,就入盆洗浴;男人结伴去了村口池塘。夏日,池塘是男人洗浴的天然浴盆。不大工夫,男人回来,女人也摇着扇子,拧着滴着水的秀发走出家门――弯弯的筒子街嘈声渐起。

躺倒凉床上,这才是人们一天里最豫闲,最舒坦的时候。

谈论的话题山南海北,天文地理无所不包。既有远古往事,又有近代趣闻,更有身边轶事,争得面红耳赤也常有,有人就故意将话题岔到鬼神上。这招挺灵验,一旁不停插嘴数星星的小孩们赶紧蒙头盖脸,怛然哑语,蜷伏一团,呼呼睡去。

一弯月儿渐渐隐去,繁星点点,流萤似的闪亮。

恋爱的男女坐在同一张凉床上――这不算损伤风化,但白天手拉手或有意无意地相碰了身体――算!男女恋爱没有走出村口的习惯。因此,同床纳凉――尤其朔月,更受青年男女的喜爱。凉床上,一人坐一头,家长们在另一张铺上说着话。男人的手脚罩在床单里,女孩的下半截也盖在床单里,――巨大的磁场就深藏其间。床单一会鼓得老高,一会又瘪下去,一会又不停地窜动起来,像藏着两只饥渴的小动物,四处觅食一般。

满天繁星眨着疲惫的眼睛,蓝天下一片黝色,看不清凉床上那一连串似是无声胜有声的动作,看不见他们煦悦、炙热的情表,也听不懂那恰恰私语。一阵寂寞――可不是没话可说的冷场:床单下,小动物的窜的更欢,甚至那串串急促的呼吸声都清晰可见。若哪个冒失鬼突然从凉床下窜出,揭开床单:乖乖!手腿交错,暗流涌动,如火如荼,难解难分――造人那?!当然,纳凉人是无心过问小青年这些烂事儿。

丙夜。慵倦的人们渐渐入眠,鼾声一片,此起彼伏。

夜色深浓。隐隐约约地听见凉床发出吱吱哑哑的轻响,……又是一个不眠之夜。青年男女凉床露宿于市,算不上伤风败俗。

秋天来了。街坊们传言,谁家姑娘肚子大了,提前结婚了,这与夏夜纳凉,和凉的床吱哑声不无关系。

三十多年前,农村的夏夜便是这样。

如今,这样的夏夜景象不再有,只能刻在无限怅惘和万般无奈的记忆中。

当年的夏夜,散发着乡土的芳馨,弥漫着浓密的乡情。鳞次栉比的凉床前交流了情感,弭平了隔阂,拉近了人际间距离,尤其那掩耳盗铃的恋爱方式,就给人一种弥久愈新的感觉。




Powered by Invision Power Board
ChinaCourt.org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