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游客 ( 登录 | 注册 ) 重新发送验证电子邮件
|> 法治论坛 -> 论坛列表 -> 网评天下 
大事小事 网友评说

[第3页/共1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转到第  ( 前往第一篇未阅读文章 ) 回复这个主题回复这个主题   发起一个新主题发起主题   Start Poll发起投票
> 我的案子立案了 刷新本页 | 跟踪主题 | 邮寄主题 | 打印主题
范国治.
[第30楼]    发表于: 2016-05-10 16:30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80
会员编号: 846081
注册日期: 2014-06-20
短消息

QUOTE (d090915 @ 2016-05-09 13:16 )
QUOTE (范国治. @ 2016-05-06 13:48 )
QUOTE (秦桑 @ 2016-05-05 19:15 )
QUOTE (范国治. @ 2016-05-05 11:19 )
一波四折!至今市北法院还未给我通知,电话也打不通了。去了一趟,立案庭相关法官不在,找别人别人不理睬,电话打不通;我老婆建议从正门进进看,能进去就进,进不去就回家。正门门口站着一个保安,看着我俩不像是‘恐怖分子’没拦,我俩顺利进了法院办公楼。不料法院办公室门匾都摘了!你根本就不知道立案庭庭长办公室在哪里!总不能挨个敲门吧?问了个保安他说不知道,分明就是不告诉嘛。还好,碰上一个管事的法官,她看见我在走廊上站着,问我:你怎么进来的?从正门走进来的!你找谁?找立案庭王庭长。你和她联系好了?电话打不通。那你不应该进来!应该回家?你去哪儿我不管,你不该进来!我有正事也不行?不行!进大楼得有接待人出去接你,不得擅自进入!要你这么说,我的事无法办了?我将中院给我的‘裁定书’给她看:撤销市北区法院不予受理的裁定,指令市北区法院立案受理此案,着重让她看这一段。她知道我肯定有事,但不知道什么事,也无心弄明白,一心要教训我把我撵出去算完!不过看了我的裁定书,似乎有点犹豫。我说‘你告诉我你们院长在哪里’?似乎她不愿意让我去见院长,把我的裁定书要了去,给王庭长打电话。回头问我:你的材料在哪里?我不知道啊!中院说很快就把材料退给你们,你们也会很快给我立案通知的,可半月多了没动静,电话又打不通,我只好来了。崔涛庭长给我下的‘不予受理’裁定书,让我上诉;张瀛海法官接的我的上诉材料,你院转呈给中院的,我咋会知道材料在哪里?此法官说:王庭长让我转告你,一旦找到你的材料就按中院裁定给你立案,你放心回去等着吧。

只好再等着喽!不明白,上诉案子受不受新立案程序约束?

范兄,稳住!

1,“中院的‘裁定书’:撤销市北区法院不予受理的裁定,指令市北区法院立案受理此案。”
-------是你此案例的转折,如果没有中院的裁定,原市北区法院不予受理也是可以成立的,找一个诸如“原案无法查证”的理由就推掉了;
好就好在中院经办人出于对你的同情,支持了你的主张;好就好在中院是市北区法院顶头上司,指令市北区法院立案受理此案是必须受理的关键;

2,尽管市北区法院原不愿受理,现在处于不受理不行的局面;
然而今后如何处理,毕经还是市北区法院经办。千万不能搞僵掉,否则对你不利。

3,建议老范,今后别再闯荡市北区法院,招人烦呢;
老范尽可以通过书面材料摧促,通过快递传送;
书面材料一式两份(一份快递,一份留底),一次快递传送约10元,比你来去车费便宜,且收受法官必须签字留下证据。
书面材料尽量以礼相待,毕竟是你求他,不是他求你。要显现对经办法官的尊重。
能不说的尽量不说,注意言多必失。

好事多磨,稳住!记住,你这案例可以受理,也能找一个理由不受理,仅你运气好,遇到中院经办法官支持有了转机。
你的处境只能是一个弱者,求取正义支持,你不是强者,千万别显强者姿态。

祝你好运!

市北法院已经通知我立案,由于必须将‘适格’变成‘数字’,我没当场缴纳诉讼费。想咨询一下专家。

我在网上查询知道律师界对五八年‘城市房屋社会主义改造’文件的合法性达成了‘非法’共识!但在具体案例上还没有突破。可见‘打土豪分田地’法理与‘保卫合法私产’法理者还处在上风;尽管习近平强调‘依法治国’,但对‘五四宪法’保护‘合法私产’的规定与中共中央文件‘没收城市私房主房屋’的文件孰是孰非?还在缠斗当中!

这就使我的‘适格’不易!是不是应该按照我理解的‘依法治国’推翻‘中共中央关于城市房屋社会主义改造’政策,恢复‘五四宪法规定’保护资本家合法财产‘的法律?如果这样,作为我祖父房产代理管理人继承人来说,维权利益重大!不能让’打土豪分田地者‘非法不当取利!我能否做到?经过几十年教育实践的法院法官有多少同情’剥削者‘合法财产应受保护的?

仅仅为我房屋安置纠纷交纳诉讼费与当年交给拆迁主管’贿金‘有何区别?’依法治国‘还不是打了折扣?或许你认为我太过于较真,应该适可而止!这与我的、民众希望法律公平公正、希望合法财产得到强有力的保护、差距有多大?

我虽然不是专家,但是你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诉讼是一码归一码的。

关于58年的事,不属于你现在的拆迁纠纷案。58年的事中的权属不清是另案。

你如果要将58年的事扯入拆迁纠纷案中,你的案子败诉的可能性就太大了。

讲述历史,不一定非得将其掺入此案中。不过我也有重要发现:今天我去过青岛市北区房管二处,来家又写了个申请:青岛市北区房产管理二处:
申请人范国治,男,六十一岁;系海泊村156号——114号房产所有者范寿农嫡孙,于1976年从我父亲手里接过‘海泊村156号,一进院正房东三间使用权管理权,缴纳房租至1986年该房屋落实政策发还为止。
(86)青房私字第118号文件发放之际,由于我父亲不承认我姑姑们对我家房屋拥有继承权,公证继承无法办理,使得该房保持原法律关系,仍属于我祖父范寿农;而我是范寿农房产的管理使用者和接收者及继承人;不仅有继承权力,还有法律意义上的利害关系,应被视为‘利害关系者’。
八六年落实政策文件发放之时,原青岛四方房管局负责调查处理我家申诉之人员,并未将住建部(1985)城住字(87)文件精神吃透,只将我父亲申请的自住房列入发还,未将当年‘房改时与自住房合并超过起点没收的出租房,一并发还’。据我所知:我家二进院正房六间应属此类错改房。作为房产主范寿农的产业接收者、管理者、继承人,我自认为有权提出申请将这部分房产发还。
此致
青岛市北区房产管理二处。
申请人:范国治
范国治.
[第31楼]    发表于: 2016-05-10 16:37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80
会员编号: 846081
注册日期: 2014-06-20
短消息

QUOTE (秦桑 @ 2016-05-09 13:54 )
QUOTE (范国治. @ 2016-05-09 09:29 )

这就是咱俩行事不同之处!你是老油条,尽量考虑有权人的好恶;我呢?据理力争!争取改善我们社会政治生态。

死磕派律师青年代表伍雷(李金星)被人逮了把柄,没有通过2016年年检,将无法以律师身份执业;
死磕的创始人杨学林,依然工作有序,不受丝毫影响;
他们的行事风格区别在于,李金星凡案必磕,杨学林不到无路可行还是不死磕的。

本案例,秦桑与范国治办案理念有所不同,于是操作主张有了区别;

应该承认秦桑的境界没有范国治高;
秦桑仅以范国治为友,主张以维护范国治个人最大利益为追求;
而范国治考虑的是不为一已,如何争取社会的最大利益,为国家和社会着想。

旁边的朋友笑着说:“这个说法,麝香味还真浓”。
秦桑更正他:范国治是山东硬汉,考虑问题境界很高。他此次诉讼不为自己,不信?如果范国治胜诉,肯定将得到的捐赠给宋庆龄基金会或国际红十字会。不信你瞧!

另外,让年轻人不要误入歧途是我毕生的愿望。虽说你已经铸就无法改了,但通过批评你,鼓励、警觉一下那些还有可塑性的年轻人,也算是进了我的一点义务。宁可直取,不愿巧取。
范国治.
[第32楼]    发表于: 2016-05-10 17:06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80
会员编号: 846081
注册日期: 2014-06-20
短消息

QUOTE (范国治. @ 2016-05-10 16:30 )
QUOTE (d090915 @ 2016-05-09 13:16 )
QUOTE (范国治. @ 2016-05-06 13:48 )
QUOTE (秦桑 @ 2016-05-05 19:15 )
QUOTE (范国治. @ 2016-05-05 11:19 )
一波四折!至今市北法院还未给我通知,电话也打不通了。去了一趟,立案庭相关法官不在,找别人别人不理睬,电话打不通;我老婆建议从正门进进看,能进去就进,进不去就回家。正门门口站着一个保安,看着我俩不像是‘恐怖分子’没拦,我俩顺利进了法院办公楼。不料法院办公室门匾都摘了!你根本就不知道立案庭庭长办公室在哪里!总不能挨个敲门吧?问了个保安他说不知道,分明就是不告诉嘛。还好,碰上一个管事的法官,她看见我在走廊上站着,问我:你怎么进来的?从正门走进来的!你找谁?找立案庭王庭长。你和她联系好了?电话打不通。那你不应该进来!应该回家?你去哪儿我不管,你不该进来!我有正事也不行?不行!进大楼得有接待人出去接你,不得擅自进入!要你这么说,我的事无法办了?我将中院给我的‘裁定书’给她看:撤销市北区法院不予受理的裁定,指令市北区法院立案受理此案,着重让她看这一段。她知道我肯定有事,但不知道什么事,也无心弄明白,一心要教训我把我撵出去算完!不过看了我的裁定书,似乎有点犹豫。我说‘你告诉我你们院长在哪里’?似乎她不愿意让我去见院长,把我的裁定书要了去,给王庭长打电话。回头问我:你的材料在哪里?我不知道啊!中院说很快就把材料退给你们,你们也会很快给我立案通知的,可半月多了没动静,电话又打不通,我只好来了。崔涛庭长给我下的‘不予受理’裁定书,让我上诉;张瀛海法官接的我的上诉材料,你院转呈给中院的,我咋会知道材料在哪里?此法官说:王庭长让我转告你,一旦找到你的材料就按中院裁定给你立案,你放心回去等着吧。

只好再等着喽!不明白,上诉案子受不受新立案程序约束?

范兄,稳住!

1,“中院的‘裁定书’:撤销市北区法院不予受理的裁定,指令市北区法院立案受理此案。”
-------是你此案例的转折,如果没有中院的裁定,原市北区法院不予受理也是可以成立的,找一个诸如“原案无法查证”的理由就推掉了;
好就好在中院经办人出于对你的同情,支持了你的主张;好就好在中院是市北区法院顶头上司,指令市北区法院立案受理此案是必须受理的关键;

2,尽管市北区法院原不愿受理,现在处于不受理不行的局面;
然而今后如何处理,毕经还是市北区法院经办。千万不能搞僵掉,否则对你不利。

3,建议老范,今后别再闯荡市北区法院,招人烦呢;
老范尽可以通过书面材料摧促,通过快递传送;
书面材料一式两份(一份快递,一份留底),一次快递传送约10元,比你来去车费便宜,且收受法官必须签字留下证据。
书面材料尽量以礼相待,毕竟是你求他,不是他求你。要显现对经办法官的尊重。
能不说的尽量不说,注意言多必失。

好事多磨,稳住!记住,你这案例可以受理,也能找一个理由不受理,仅你运气好,遇到中院经办法官支持有了转机。
你的处境只能是一个弱者,求取正义支持,你不是强者,千万别显强者姿态。

祝你好运!

市北法院已经通知我立案,由于必须将‘适格’变成‘数字’,我没当场缴纳诉讼费。想咨询一下专家。

我在网上查询知道律师界对五八年‘城市房屋社会主义改造’文件的合法性达成了‘非法’共识!但在具体案例上还没有突破。可见‘打土豪分田地’法理与‘保卫合法私产’法理者还处在上风;尽管习近平强调‘依法治国’,但对‘五四宪法’保护‘合法私产’的规定与中共中央文件‘没收城市私房主房屋’的文件孰是孰非?还在缠斗当中!

这就使我的‘适格’不易!是不是应该按照我理解的‘依法治国’推翻‘中共中央关于城市房屋社会主义改造’政策,恢复‘五四宪法规定’保护资本家合法财产‘的法律?如果这样,作为我祖父房产代理管理人继承人来说,维权利益重大!不能让’打土豪分田地者‘非法不当取利!我能否做到?经过几十年教育实践的法院法官有多少同情’剥削者‘合法财产应受保护的?

仅仅为我房屋安置纠纷交纳诉讼费与当年交给拆迁主管’贿金‘有何区别?’依法治国‘还不是打了折扣?或许你认为我太过于较真,应该适可而止!这与我的、民众希望法律公平公正、希望合法财产得到强有力的保护、差距有多大?

我虽然不是专家,但是你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诉讼是一码归一码的。

关于58年的事,不属于你现在的拆迁纠纷案。58年的事中的权属不清是另案。

你如果要将58年的事扯入拆迁纠纷案中,你的案子败诉的可能性就太大了。

讲述历史,不一定非得将其掺入此案中。不过我也有重要发现:今天我去过青岛市北区房管二处,来家又写了个申请:青岛市北区房产管理二处:
申请人范国治,男,六十一岁;系海泊村156号——114号房产所有者范寿农嫡孙,于1976年从我父亲手里接过‘海泊村156号,一进院正房东三间使用权管理权,缴纳房租至1986年该房屋落实政策发还为止。
(86)青房私字第118号文件发放之际,由于我父亲不承认我姑姑们对我家房屋拥有继承权,公证继承无法办理,使得该房保持原法律关系,仍属于我祖父范寿农;而我是范寿农房产的管理使用者和接收者及继承人;不仅有继承权力,还有法律意义上的利害关系,应被视为‘利害关系者’。
八六年落实政策文件发放之时,原青岛四方房管局负责调查处理我家申诉之人员,并未将住建部(1985)城住字(87)文件精神吃透,只将我父亲申请的自住房列入发还,未将当年‘房改时与自住房合并超过起点没收的出租房,一并发还’。据我所知:我家二进院正房六间应属此类错改房。作为房产主范寿农的产业接收者、管理者、继承人,我自认为有权提出申请将这部分房产发还。
此致
青岛市北区房产管理二处。
申请人:范国治

利害关系人主要指:房管二处对我的一切诉请一概回答:’按照有关文件规定,孙子不接待‘而言。而相关法律对’利害关系人‘没有设定门槛。可以查阅、复印我祖父的房地契及其房产档案,我手里没有这些证据资料。
d090915
[第33楼]    发表于: 2016-05-10 23:54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2503
会员编号: 340800
注册日期: 2009-09-15
短消息

QUOTE (范国治. @ 2016-05-10 16:30 )
QUOTE (d090915 @ 2016-05-09 13:16 )
QUOTE (范国治. @ 2016-05-06 13:48 )
QUOTE (秦桑 @ 2016-05-05 19:15 )
QUOTE (范国治. @ 2016-05-05 11:19 )
一波四折!至今市北法院还未给我通知,电话也打不通了。去了一趟,立案庭相关法官不在,找别人别人不理睬,电话打不通;我老婆建议从正门进进看,能进去就进,进不去就回家。正门门口站着一个保安,看着我俩不像是‘恐怖分子’没拦,我俩顺利进了法院办公楼。不料法院办公室门匾都摘了!你根本就不知道立案庭庭长办公室在哪里!总不能挨个敲门吧?问了个保安他说不知道,分明就是不告诉嘛。还好,碰上一个管事的法官,她看见我在走廊上站着,问我:你怎么进来的?从正门走进来的!你找谁?找立案庭王庭长。你和她联系好了?电话打不通。那你不应该进来!应该回家?你去哪儿我不管,你不该进来!我有正事也不行?不行!进大楼得有接待人出去接你,不得擅自进入!要你这么说,我的事无法办了?我将中院给我的‘裁定书’给她看:撤销市北区法院不予受理的裁定,指令市北区法院立案受理此案,着重让她看这一段。她知道我肯定有事,但不知道什么事,也无心弄明白,一心要教训我把我撵出去算完!不过看了我的裁定书,似乎有点犹豫。我说‘你告诉我你们院长在哪里’?似乎她不愿意让我去见院长,把我的裁定书要了去,给王庭长打电话。回头问我:你的材料在哪里?我不知道啊!中院说很快就把材料退给你们,你们也会很快给我立案通知的,可半月多了没动静,电话又打不通,我只好来了。崔涛庭长给我下的‘不予受理’裁定书,让我上诉;张瀛海法官接的我的上诉材料,你院转呈给中院的,我咋会知道材料在哪里?此法官说:王庭长让我转告你,一旦找到你的材料就按中院裁定给你立案,你放心回去等着吧。

只好再等着喽!不明白,上诉案子受不受新立案程序约束?

范兄,稳住!

1,“中院的‘裁定书’:撤销市北区法院不予受理的裁定,指令市北区法院立案受理此案。”
-------是你此案例的转折,如果没有中院的裁定,原市北区法院不予受理也是可以成立的,找一个诸如“原案无法查证”的理由就推掉了;
好就好在中院经办人出于对你的同情,支持了你的主张;好就好在中院是市北区法院顶头上司,指令市北区法院立案受理此案是必须受理的关键;

2,尽管市北区法院原不愿受理,现在处于不受理不行的局面;
然而今后如何处理,毕经还是市北区法院经办。千万不能搞僵掉,否则对你不利。

3,建议老范,今后别再闯荡市北区法院,招人烦呢;
老范尽可以通过书面材料摧促,通过快递传送;
书面材料一式两份(一份快递,一份留底),一次快递传送约10元,比你来去车费便宜,且收受法官必须签字留下证据。
书面材料尽量以礼相待,毕竟是你求他,不是他求你。要显现对经办法官的尊重。
能不说的尽量不说,注意言多必失。

好事多磨,稳住!记住,你这案例可以受理,也能找一个理由不受理,仅你运气好,遇到中院经办法官支持有了转机。
你的处境只能是一个弱者,求取正义支持,你不是强者,千万别显强者姿态。

祝你好运!

市北法院已经通知我立案,由于必须将‘适格’变成‘数字’,我没当场缴纳诉讼费。想咨询一下专家。

我在网上查询知道律师界对五八年‘城市房屋社会主义改造’文件的合法性达成了‘非法’共识!但在具体案例上还没有突破。可见‘打土豪分田地’法理与‘保卫合法私产’法理者还处在上风;尽管习近平强调‘依法治国’,但对‘五四宪法’保护‘合法私产’的规定与中共中央文件‘没收城市私房主房屋’的文件孰是孰非?还在缠斗当中!

这就使我的‘适格’不易!是不是应该按照我理解的‘依法治国’推翻‘中共中央关于城市房屋社会主义改造’政策,恢复‘五四宪法规定’保护资本家合法财产‘的法律?如果这样,作为我祖父房产代理管理人继承人来说,维权利益重大!不能让’打土豪分田地者‘非法不当取利!我能否做到?经过几十年教育实践的法院法官有多少同情’剥削者‘合法财产应受保护的?

仅仅为我房屋安置纠纷交纳诉讼费与当年交给拆迁主管’贿金‘有何区别?’依法治国‘还不是打了折扣?或许你认为我太过于较真,应该适可而止!这与我的、民众希望法律公平公正、希望合法财产得到强有力的保护、差距有多大?

我虽然不是专家,但是你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诉讼是一码归一码的。

关于58年的事,不属于你现在的拆迁纠纷案。58年的事中的权属不清是另案。

你如果要将58年的事扯入拆迁纠纷案中,你的案子败诉的可能性就太大了。

讲述历史,不一定非得将其掺入此案中。不过我也有重要发现:今天我去过青岛市北区房管二处,来家又写了个申请:青岛市北区房产管理二处:
申请人范国治,男,六十一岁;系海泊村156号——114号房产所有者范寿农嫡孙,于1976年从我父亲手里接过‘海泊村156号,一进院正房东三间使用权管理权,缴纳房租至1986年该房屋落实政策发还为止。
(86)青房私字第118号文件发放之际,由于我父亲不承认我姑姑们对我家房屋拥有继承权,公证继承无法办理,使得该房保持原法律关系,仍属于我祖父范寿农;而我是范寿农房产的管理使用者和接收者及继承人;不仅有继承权力,还有法律意义上的利害关系,应被视为‘利害关系者’。
八六年落实政策文件发放之时,原青岛四方房管局负责调查处理我家申诉之人员,并未将住建部(1985)城住字(87)文件精神吃透,只将我父亲申请的自住房列入发还,未将当年‘房改时与自住房合并超过起点没收的出租房,一并发还’。据我所知:我家二进院正房六间应属此类错改房。作为房产主范寿农的产业接收者、管理者、继承人,我自认为有权提出申请将这部分房产发还。
此致
青岛市北区房产管理二处。
申请人:范国治

这是你写的全文吗?交了没有?

如果是,没有交的话,那么我提醒你应当添加一句话,那就是请求确认你是你祖父范寿农房产的管理使用者和接收者及继承人。

你只要把这一东西拿到手,你的那个案子就好办了。
范国治.
[第34楼]    发表于: 2016-05-11 11:24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80
会员编号: 846081
注册日期: 2014-06-20
短消息

QUOTE (d090915 @ 2016-05-10 23:54 )
QUOTE (范国治. @ 2016-05-10 16:30 )
QUOTE (d090915 @ 2016-05-09 13:16 )
QUOTE (范国治. @ 2016-05-06 13:48 )
QUOTE (秦桑 @ 2016-05-05 19:15 )
QUOTE (范国治. @ 2016-05-05 11:19 )
一波四折!至今市北法院还未给我通知,电话也打不通了。去了一趟,立案庭相关法官不在,找别人别人不理睬,电话打不通;我老婆建议从正门进进看,能进去就进,进不去就回家。正门门口站着一个保安,看着我俩不像是‘恐怖分子’没拦,我俩顺利进了法院办公楼。不料法院办公室门匾都摘了!你根本就不知道立案庭庭长办公室在哪里!总不能挨个敲门吧?问了个保安他说不知道,分明就是不告诉嘛。还好,碰上一个管事的法官,她看见我在走廊上站着,问我:你怎么进来的?从正门走进来的!你找谁?找立案庭王庭长。你和她联系好了?电话打不通。那你不应该进来!应该回家?你去哪儿我不管,你不该进来!我有正事也不行?不行!进大楼得有接待人出去接你,不得擅自进入!要你这么说,我的事无法办了?我将中院给我的‘裁定书’给她看:撤销市北区法院不予受理的裁定,指令市北区法院立案受理此案,着重让她看这一段。她知道我肯定有事,但不知道什么事,也无心弄明白,一心要教训我把我撵出去算完!不过看了我的裁定书,似乎有点犹豫。我说‘你告诉我你们院长在哪里’?似乎她不愿意让我去见院长,把我的裁定书要了去,给王庭长打电话。回头问我:你的材料在哪里?我不知道啊!中院说很快就把材料退给你们,你们也会很快给我立案通知的,可半月多了没动静,电话又打不通,我只好来了。崔涛庭长给我下的‘不予受理’裁定书,让我上诉;张瀛海法官接的我的上诉材料,你院转呈给中院的,我咋会知道材料在哪里?此法官说:王庭长让我转告你,一旦找到你的材料就按中院裁定给你立案,你放心回去等着吧。

只好再等着喽!不明白,上诉案子受不受新立案程序约束?

范兄,稳住!

1,“中院的‘裁定书’:撤销市北区法院不予受理的裁定,指令市北区法院立案受理此案。”
-------是你此案例的转折,如果没有中院的裁定,原市北区法院不予受理也是可以成立的,找一个诸如“原案无法查证”的理由就推掉了;
好就好在中院经办人出于对你的同情,支持了你的主张;好就好在中院是市北区法院顶头上司,指令市北区法院立案受理此案是必须受理的关键;

2,尽管市北区法院原不愿受理,现在处于不受理不行的局面;
然而今后如何处理,毕经还是市北区法院经办。千万不能搞僵掉,否则对你不利。

3,建议老范,今后别再闯荡市北区法院,招人烦呢;
老范尽可以通过书面材料摧促,通过快递传送;
书面材料一式两份(一份快递,一份留底),一次快递传送约10元,比你来去车费便宜,且收受法官必须签字留下证据。
书面材料尽量以礼相待,毕竟是你求他,不是他求你。要显现对经办法官的尊重。
能不说的尽量不说,注意言多必失。

好事多磨,稳住!记住,你这案例可以受理,也能找一个理由不受理,仅你运气好,遇到中院经办法官支持有了转机。
你的处境只能是一个弱者,求取正义支持,你不是强者,千万别显强者姿态。

祝你好运!

市北法院已经通知我立案,由于必须将‘适格’变成‘数字’,我没当场缴纳诉讼费。想咨询一下专家。

我在网上查询知道律师界对五八年‘城市房屋社会主义改造’文件的合法性达成了‘非法’共识!但在具体案例上还没有突破。可见‘打土豪分田地’法理与‘保卫合法私产’法理者还处在上风;尽管习近平强调‘依法治国’,但对‘五四宪法’保护‘合法私产’的规定与中共中央文件‘没收城市私房主房屋’的文件孰是孰非?还在缠斗当中!

这就使我的‘适格’不易!是不是应该按照我理解的‘依法治国’推翻‘中共中央关于城市房屋社会主义改造’政策,恢复‘五四宪法规定’保护资本家合法财产‘的法律?如果这样,作为我祖父房产代理管理人继承人来说,维权利益重大!不能让’打土豪分田地者‘非法不当取利!我能否做到?经过几十年教育实践的法院法官有多少同情’剥削者‘合法财产应受保护的?

仅仅为我房屋安置纠纷交纳诉讼费与当年交给拆迁主管’贿金‘有何区别?’依法治国‘还不是打了折扣?或许你认为我太过于较真,应该适可而止!这与我的、民众希望法律公平公正、希望合法财产得到强有力的保护、差距有多大?

我虽然不是专家,但是你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诉讼是一码归一码的。

关于58年的事,不属于你现在的拆迁纠纷案。58年的事中的权属不清是另案。

你如果要将58年的事扯入拆迁纠纷案中,你的案子败诉的可能性就太大了。

讲述历史,不一定非得将其掺入此案中。不过我也有重要发现:今天我去过青岛市北区房管二处,来家又写了个申请:青岛市北区房产管理二处:
申请人范国治,男,六十一岁;系海泊村156号——114号房产所有者范寿农嫡孙,于1976年从我父亲手里接过‘海泊村156号,一进院正房东三间使用权管理权,缴纳房租至1986年该房屋落实政策发还为止。
(86)青房私字第118号文件发放之际,由于我父亲不承认我姑姑们对我家房屋拥有继承权,公证继承无法办理,使得该房保持原法律关系,仍属于我祖父范寿农;而我是范寿农房产的管理使用者和接收者及继承人;不仅有继承权力,还有法律意义上的利害关系,应被视为‘利害关系者’。
八六年落实政策文件发放之时,原青岛四方房管局负责调查处理我家申诉之人员,并未将住建部(1985)城住字(87)文件精神吃透,只将我父亲申请的自住房列入发还,未将当年‘房改时与自住房合并超过起点没收的出租房,一并发还’。据我所知:我家二进院正房六间应属此类错改房。作为房产主范寿农的产业接收者、管理者、继承人,我自认为有权提出申请将这部分房产发还。
此致
青岛市北区房产管理二处。
申请人:范国治

这是你写的全文吗?交了没有?

如果是,没有交的话,那么我提醒你应当添加一句话,那就是请求确认你是你祖父范寿农房产的管理使用者和接收者及继承人。

你只要把这一东西拿到手,你的那个案子就好办了。

实际情况就是如此!要不然拆迁方为啥单单发给我‘私房安置定位协议书’呢?这个协议书应该出自于房管局!也佐证了我的法律地位。只要法官认定这一法律事实,就算是房管局不出书证也没关系!基于这一点我认为我的官司赢下来没问题!
范国治.
[第35楼]    发表于: 2016-05-12 16:23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80
会员编号: 846081
注册日期: 2014-06-20
短消息

QUOTE (范国治. @ 2016-05-10 16:37 )
QUOTE (秦桑 @ 2016-05-09 13:54 )
QUOTE (范国治. @ 2016-05-09 09:29 )

这就是咱俩行事不同之处!你是老油条,尽量考虑有权人的好恶;我呢?据理力争!争取改善我们社会政治生态。

死磕派律师青年代表伍雷(李金星)被人逮了把柄,没有通过2016年年检,将无法以律师身份执业;
死磕的创始人杨学林,依然工作有序,不受丝毫影响;
他们的行事风格区别在于,李金星凡案必磕,杨学林不到无路可行还是不死磕的。

本案例,秦桑与范国治办案理念有所不同,于是操作主张有了区别;

应该承认秦桑的境界没有范国治高;
秦桑仅以范国治为友,主张以维护范国治个人最大利益为追求;
而范国治考虑的是不为一已,如何争取社会的最大利益,为国家和社会着想。

旁边的朋友笑着说:“这个说法,麝香味还真浓”。
秦桑更正他:范国治是山东硬汉,考虑问题境界很高。他此次诉讼不为自己,不信?如果范国治胜诉,肯定将得到的捐赠给宋庆龄基金会或国际红十字会。不信你瞧!

另外,让年轻人不要误入歧途是我毕生的愿望。虽说你已经铸就无法改了,但通过批评你,鼓励、警觉一下那些还有可塑性的年轻人,也算是进了我的一点义务。宁可直取,不愿巧取。

秦桑认为‘范国治是狗咬吕洞宾’;范国治则认为‘教的曲子唱不得’,看人家的眼高眉低行事太窝囊,太龌蹙。
d090915
[第36楼]    发表于: 2016-05-13 00:38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2503
会员编号: 340800
注册日期: 2009-09-15
短消息

QUOTE (范国治. @ 2016-05-11 11:24 )
QUOTE (d090915 @ 2016-05-10 23:54 )
QUOTE (范国治. @ 2016-05-10 16:30 )
QUOTE (d090915 @ 2016-05-09 13:16 )
QUOTE (范国治. @ 2016-05-06 13:48 )
QUOTE (秦桑 @ 2016-05-05 19:15 )
QUOTE (范国治. @ 2016-05-05 11:19 )
一波四折!至今市北法院还未给我通知,电话也打不通了。去了一趟,立案庭相关法官不在,找别人别人不理睬,电话打不通;我老婆建议从正门进进看,能进去就进,进不去就回家。正门门口站着一个保安,看着我俩不像是‘恐怖分子’没拦,我俩顺利进了法院办公楼。不料法院办公室门匾都摘了!你根本就不知道立案庭庭长办公室在哪里!总不能挨个敲门吧?问了个保安他说不知道,分明就是不告诉嘛。还好,碰上一个管事的法官,她看见我在走廊上站着,问我:你怎么进来的?从正门走进来的!你找谁?找立案庭王庭长。你和她联系好了?电话打不通。那你不应该进来!应该回家?你去哪儿我不管,你不该进来!我有正事也不行?不行!进大楼得有接待人出去接你,不得擅自进入!要你这么说,我的事无法办了?我将中院给我的‘裁定书’给她看:撤销市北区法院不予受理的裁定,指令市北区法院立案受理此案,着重让她看这一段。她知道我肯定有事,但不知道什么事,也无心弄明白,一心要教训我把我撵出去算完!不过看了我的裁定书,似乎有点犹豫。我说‘你告诉我你们院长在哪里’?似乎她不愿意让我去见院长,把我的裁定书要了去,给王庭长打电话。回头问我:你的材料在哪里?我不知道啊!中院说很快就把材料退给你们,你们也会很快给我立案通知的,可半月多了没动静,电话又打不通,我只好来了。崔涛庭长给我下的‘不予受理’裁定书,让我上诉;张瀛海法官接的我的上诉材料,你院转呈给中院的,我咋会知道材料在哪里?此法官说:王庭长让我转告你,一旦找到你的材料就按中院裁定给你立案,你放心回去等着吧。

只好再等着喽!不明白,上诉案子受不受新立案程序约束?

范兄,稳住!

1,“中院的‘裁定书’:撤销市北区法院不予受理的裁定,指令市北区法院立案受理此案。”
-------是你此案例的转折,如果没有中院的裁定,原市北区法院不予受理也是可以成立的,找一个诸如“原案无法查证”的理由就推掉了;
好就好在中院经办人出于对你的同情,支持了你的主张;好就好在中院是市北区法院顶头上司,指令市北区法院立案受理此案是必须受理的关键;

2,尽管市北区法院原不愿受理,现在处于不受理不行的局面;
然而今后如何处理,毕经还是市北区法院经办。千万不能搞僵掉,否则对你不利。

3,建议老范,今后别再闯荡市北区法院,招人烦呢;
老范尽可以通过书面材料摧促,通过快递传送;
书面材料一式两份(一份快递,一份留底),一次快递传送约10元,比你来去车费便宜,且收受法官必须签字留下证据。
书面材料尽量以礼相待,毕竟是你求他,不是他求你。要显现对经办法官的尊重。
能不说的尽量不说,注意言多必失。

好事多磨,稳住!记住,你这案例可以受理,也能找一个理由不受理,仅你运气好,遇到中院经办法官支持有了转机。
你的处境只能是一个弱者,求取正义支持,你不是强者,千万别显强者姿态。

祝你好运!

市北法院已经通知我立案,由于必须将‘适格’变成‘数字’,我没当场缴纳诉讼费。想咨询一下专家。

我在网上查询知道律师界对五八年‘城市房屋社会主义改造’文件的合法性达成了‘非法’共识!但在具体案例上还没有突破。可见‘打土豪分田地’法理与‘保卫合法私产’法理者还处在上风;尽管习近平强调‘依法治国’,但对‘五四宪法’保护‘合法私产’的规定与中共中央文件‘没收城市私房主房屋’的文件孰是孰非?还在缠斗当中!

这就使我的‘适格’不易!是不是应该按照我理解的‘依法治国’推翻‘中共中央关于城市房屋社会主义改造’政策,恢复‘五四宪法规定’保护资本家合法财产‘的法律?如果这样,作为我祖父房产代理管理人继承人来说,维权利益重大!不能让’打土豪分田地者‘非法不当取利!我能否做到?经过几十年教育实践的法院法官有多少同情’剥削者‘合法财产应受保护的?

仅仅为我房屋安置纠纷交纳诉讼费与当年交给拆迁主管’贿金‘有何区别?’依法治国‘还不是打了折扣?或许你认为我太过于较真,应该适可而止!这与我的、民众希望法律公平公正、希望合法财产得到强有力的保护、差距有多大?

我虽然不是专家,但是你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诉讼是一码归一码的。

关于58年的事,不属于你现在的拆迁纠纷案。58年的事中的权属不清是另案。

你如果要将58年的事扯入拆迁纠纷案中,你的案子败诉的可能性就太大了。

讲述历史,不一定非得将其掺入此案中。不过我也有重要发现:今天我去过青岛市北区房管二处,来家又写了个申请:青岛市北区房产管理二处:
申请人范国治,男,六十一岁;系海泊村156号——114号房产所有者范寿农嫡孙,于1976年从我父亲手里接过‘海泊村156号,一进院正房东三间使用权管理权,缴纳房租至1986年该房屋落实政策发还为止。
(86)青房私字第118号文件发放之际,由于我父亲不承认我姑姑们对我家房屋拥有继承权,公证继承无法办理,使得该房保持原法律关系,仍属于我祖父范寿农;而我是范寿农房产的管理使用者和接收者及继承人;不仅有继承权力,还有法律意义上的利害关系,应被视为‘利害关系者’。
八六年落实政策文件发放之时,原青岛四方房管局负责调查处理我家申诉之人员,并未将住建部(1985)城住字(87)文件精神吃透,只将我父亲申请的自住房列入发还,未将当年‘房改时与自住房合并超过起点没收的出租房,一并发还’。据我所知:我家二进院正房六间应属此类错改房。作为房产主范寿农的产业接收者、管理者、继承人,我自认为有权提出申请将这部分房产发还。
此致
青岛市北区房产管理二处。
申请人:范国治

这是你写的全文吗?交了没有?

如果是,没有交的话,那么我提醒你应当添加一句话,那就是请求确认你是你祖父范寿农房产的管理使用者和接收者及继承人。

你只要把这一东西拿到手,你的那个案子就好办了。

实际情况就是如此!要不然拆迁方为啥单单发给我‘私房安置定位协议书’呢?这个协议书应该出自于房管局!也佐证了我的法律地位。只要法官认定这一法律事实,就算是房管局不出书证也没关系!基于这一点我认为我的官司赢下来没问题!

如果房管局出了一个与你意愿相反的书证呢?你考虑过有这种可能性没有?
范国治.
[第37楼]    发表于: 2016-05-13 05:10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80
会员编号: 846081
注册日期: 2014-06-20
短消息

立案庭审核诉讼费的法官、鉴于我的诉请标的必须在‘新协议协商成立后’才能明确,允许我‘象征性的缴纳一点诉讼费便于立案。我的标的改为:共计折合人民币壹万元整。并告知:法庭开庭时再追加诉讼标的。
范国治.
[第38楼]    发表于: 2016-05-13 10:04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80
会员编号: 846081
注册日期: 2014-06-20
短消息

QUOTE (d090915 @ 2016-05-13 00:38 )
QUOTE (范国治. @ 2016-05-11 11:24 )
QUOTE (d090915 @ 2016-05-10 23:54 )
QUOTE (范国治. @ 2016-05-10 16:30 )
QUOTE (d090915 @ 2016-05-09 13:16 )
QUOTE (范国治. @ 2016-05-06 13:48 )
QUOTE (秦桑 @ 2016-05-05 19:15 )
QUOTE (范国治. @ 2016-05-05 11:19 )
一波四折!至今市北法院还未给我通知,电话也打不通了。去了一趟,立案庭相关法官不在,找别人别人不理睬,电话打不通;我老婆建议从正门进进看,能进去就进,进不去就回家。正门门口站着一个保安,看着我俩不像是‘恐怖分子’没拦,我俩顺利进了法院办公楼。不料法院办公室门匾都摘了!你根本就不知道立案庭庭长办公室在哪里!总不能挨个敲门吧?问了个保安他说不知道,分明就是不告诉嘛。还好,碰上一个管事的法官,她看见我在走廊上站着,问我:你怎么进来的?从正门走进来的!你找谁?找立案庭王庭长。你和她联系好了?电话打不通。那你不应该进来!应该回家?你去哪儿我不管,你不该进来!我有正事也不行?不行!进大楼得有接待人出去接你,不得擅自进入!要你这么说,我的事无法办了?我将中院给我的‘裁定书’给她看:撤销市北区法院不予受理的裁定,指令市北区法院立案受理此案,着重让她看这一段。她知道我肯定有事,但不知道什么事,也无心弄明白,一心要教训我把我撵出去算完!不过看了我的裁定书,似乎有点犹豫。我说‘你告诉我你们院长在哪里’?似乎她不愿意让我去见院长,把我的裁定书要了去,给王庭长打电话。回头问我:你的材料在哪里?我不知道啊!中院说很快就把材料退给你们,你们也会很快给我立案通知的,可半月多了没动静,电话又打不通,我只好来了。崔涛庭长给我下的‘不予受理’裁定书,让我上诉;张瀛海法官接的我的上诉材料,你院转呈给中院的,我咋会知道材料在哪里?此法官说:王庭长让我转告你,一旦找到你的材料就按中院裁定给你立案,你放心回去等着吧。

只好再等着喽!不明白,上诉案子受不受新立案程序约束?

范兄,稳住!

1,“中院的‘裁定书’:撤销市北区法院不予受理的裁定,指令市北区法院立案受理此案。”
-------是你此案例的转折,如果没有中院的裁定,原市北区法院不予受理也是可以成立的,找一个诸如“原案无法查证”的理由就推掉了;
好就好在中院经办人出于对你的同情,支持了你的主张;好就好在中院是市北区法院顶头上司,指令市北区法院立案受理此案是必须受理的关键;

2,尽管市北区法院原不愿受理,现在处于不受理不行的局面;
然而今后如何处理,毕经还是市北区法院经办。千万不能搞僵掉,否则对你不利。

3,建议老范,今后别再闯荡市北区法院,招人烦呢;
老范尽可以通过书面材料摧促,通过快递传送;
书面材料一式两份(一份快递,一份留底),一次快递传送约10元,比你来去车费便宜,且收受法官必须签字留下证据。
书面材料尽量以礼相待,毕竟是你求他,不是他求你。要显现对经办法官的尊重。
能不说的尽量不说,注意言多必失。

好事多磨,稳住!记住,你这案例可以受理,也能找一个理由不受理,仅你运气好,遇到中院经办法官支持有了转机。
你的处境只能是一个弱者,求取正义支持,你不是强者,千万别显强者姿态。

祝你好运!

市北法院已经通知我立案,由于必须将‘适格’变成‘数字’,我没当场缴纳诉讼费。想咨询一下专家。

我在网上查询知道律师界对五八年‘城市房屋社会主义改造’文件的合法性达成了‘非法’共识!但在具体案例上还没有突破。可见‘打土豪分田地’法理与‘保卫合法私产’法理者还处在上风;尽管习近平强调‘依法治国’,但对‘五四宪法’保护‘合法私产’的规定与中共中央文件‘没收城市私房主房屋’的文件孰是孰非?还在缠斗当中!

这就使我的‘适格’不易!是不是应该按照我理解的‘依法治国’推翻‘中共中央关于城市房屋社会主义改造’政策,恢复‘五四宪法规定’保护资本家合法财产‘的法律?如果这样,作为我祖父房产代理管理人继承人来说,维权利益重大!不能让’打土豪分田地者‘非法不当取利!我能否做到?经过几十年教育实践的法院法官有多少同情’剥削者‘合法财产应受保护的?

仅仅为我房屋安置纠纷交纳诉讼费与当年交给拆迁主管’贿金‘有何区别?’依法治国‘还不是打了折扣?或许你认为我太过于较真,应该适可而止!这与我的、民众希望法律公平公正、希望合法财产得到强有力的保护、差距有多大?

我虽然不是专家,但是你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诉讼是一码归一码的。

关于58年的事,不属于你现在的拆迁纠纷案。58年的事中的权属不清是另案。

你如果要将58年的事扯入拆迁纠纷案中,你的案子败诉的可能性就太大了。

讲述历史,不一定非得将其掺入此案中。不过我也有重要发现:今天我去过青岛市北区房管二处,来家又写了个申请:青岛市北区房产管理二处:
申请人范国治,男,六十一岁;系海泊村156号——114号房产所有者范寿农嫡孙,于1976年从我父亲手里接过‘海泊村156号,一进院正房东三间使用权管理权,缴纳房租至1986年该房屋落实政策发还为止。
(86)青房私字第118号文件发放之际,由于我父亲不承认我姑姑们对我家房屋拥有继承权,公证继承无法办理,使得该房保持原法律关系,仍属于我祖父范寿农;而我是范寿农房产的管理使用者和接收者及继承人;不仅有继承权力,还有法律意义上的利害关系,应被视为‘利害关系者’。
八六年落实政策文件发放之时,原青岛四方房管局负责调查处理我家申诉之人员,并未将住建部(1985)城住字(87)文件精神吃透,只将我父亲申请的自住房列入发还,未将当年‘房改时与自住房合并超过起点没收的出租房,一并发还’。据我所知:我家二进院正房六间应属此类错改房。作为房产主范寿农的产业接收者、管理者、继承人,我自认为有权提出申请将这部分房产发还。
此致
青岛市北区房产管理二处。
申请人:范国治

这是你写的全文吗?交了没有?

如果是,没有交的话,那么我提醒你应当添加一句话,那就是请求确认你是你祖父范寿农房产的管理使用者和接收者及继承人。

你只要把这一东西拿到手,你的那个案子就好办了。

实际情况就是如此!要不然拆迁方为啥单单发给我‘私房安置定位协议书’呢?这个协议书应该出自于房管局!也佐证了我的法律地位。只要法官认定这一法律事实,就算是房管局不出书证也没关系!基于这一点我认为我的官司赢下来没问题!

如果房管局出了一个与你意愿相反的书证呢?你考虑过有这种可能性没有?

房管局现在后悔了!当初一招不慎留下了破绽:他们是非常想把我家的祖屋变成他们的私产的!或者他们已经将我家的祖屋吃尽了肚子,只是还没吐出骨头来!因为我还在不停的反映情况,而他们在捍卫‘分田的’的成果。你说的反证不太可能,但他们强调某个‘政策’倒十分的可能!我跑房管局三年了,他们只给了我一句话:孙子不接待。

我打这个官司,除了将我的协议书、我的协议权争回之外,也有定义协议书法律依据的目标。在我前期信访的时候,拆迁方概不承认我的协议人地位与权力,却又无法回避我的协议人身份!只是说:所有被拆迁的都是‘被拆迁人’,扩大了协议人的法律解释。而法庭法官却不会如此解释‘协议人’。有了法官的裁定,房产局再抵赖也就没有意思了!因为我还可以据此再打一个行政官司。这是我的计划。当然如果法庭能够一揽子解决(包括落实政策、土地使用权转让)那就更好了!

估计还是如你所说:一码归一码!走着看吧。这个案例,应该是法院对习近平式的‘依法治国’理解尺度的检验。
d090915
[第39楼]    发表于: 2016-05-13 10:55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2503
会员编号: 340800
注册日期: 2009-09-15
短消息

QUOTE (范国治. @ 2016-05-13 05:10 )
立案庭审核诉讼费的法官、鉴于我的诉请标的必须在‘新协议协商成立后’才能明确,允许我‘象征性的缴纳一点诉讼费便于立案。我的标的改为:共计折合人民币壹万元整。并告知:法庭开庭时再追加诉讼标的。

这一万元是诉讼标的额,不是诉讼标的。一万元,你为什么不九千九百九十九呢?
秦桑
[第40楼]    发表于: 2016-05-13 12:57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8011
会员编号: 267217
注册日期: 2008-06-12
短消息

QUOTE (范国治. @ 2016-05-13 05:10 )
立案庭审核诉讼费的法官、鉴于我的诉请标的必须在‘新协议协商成立后’才能明确,允许我‘象征性的缴纳一点诉讼费便于立案。我的标的改为:共计折合人民币壹万元整。并告知:法庭开庭时再追加诉讼标的。

仅为范兄案例具体操作技术探讨;

不知范国治此诉讼真实标的要求多少?

1,民事诉讼标的涉及管辖;
例如:据我所知,山东民事诉讼标的上3000万的由中院管辖,不属于基层法院管辖范围。
-------此诉讼标的,必须定于3000万以下。

2,追加诉讼标的必须向法院递交申请,在申请书上阐明追加诉讼标的理由并附上证据佐证。
例如:由于发现新证据使案件诉讼标的产生变化、由于市场行情变化使案件诉讼标的产生变化;

范国治案例为产权诉讼,也许范国治原诉标的1万加上追加诉讼标的在3000万以下;
但范国治原诉标的1万,现追加数百倍甚至上千倍原诉标的额,申请理由和证据希望范国治能事先作出准备;(范国治到时总不能说是立案庭审核诉讼费的法官教我的)

如果被告表明,“接受原告标的1万的诉求,不再调解协商”;
“在案情没有任何变化的情况下,在原告没有法律依据、不能提供增加原诉求标的数百倍理由、证据情况下不予接受原告主张。”
法庭势必要你范国治陈述理由、出示证据。
现实是案情没有变化,从你主张标的1万到提出新标的社会也没有物价上百成千倍上涨;
此情况一旦发生,如何应对?

没有别的意思,仅为防患于未然;

范兄案好事多磨,希望有一个好的结果。

范国治.
[第41楼]    发表于: 2016-05-16 10:53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80
会员编号: 846081
注册日期: 2014-06-20
短消息

QUOTE (秦桑 @ 2016-05-13 12:57 )
QUOTE (范国治. @ 2016-05-13 05:10 )
立案庭审核诉讼费的法官、鉴于我的诉请标的必须在‘新协议协商成立后’才能明确,允许我‘象征性的缴纳一点诉讼费便于立案。我的标的改为:共计折合人民币壹万元整。并告知:法庭开庭时再追加诉讼标的。

仅为范兄案例具体操作技术探讨;

不知范国治此诉讼真实标的要求多少?

1,民事诉讼标的涉及管辖;
例如:据我所知,山东民事诉讼标的上3000万的由中院管辖,不属于基层法院管辖范围。
-------此诉讼标的,必须定于3000万以下。

2,追加诉讼标的必须向法院递交申请,在申请书上阐明追加诉讼标的理由并附上证据佐证。
例如:由于发现新证据使案件诉讼标的产生变化、由于市场行情变化使案件诉讼标的产生变化;

范国治案例为产权诉讼,也许范国治原诉标的1万加上追加诉讼标的在3000万以下;
但范国治原诉标的1万,现追加数百倍甚至上千倍原诉标的额,申请理由和证据希望范国治能事先作出准备;(范国治到时总不能说是立案庭审核诉讼费的法官教我的)

如果被告表明,“接受原告标的1万的诉求,不再调解协商”;
“在案情没有任何变化的情况下,在原告没有法律依据、不能提供增加原诉求标的数百倍理由、证据情况下不予接受原告主张。”
法庭势必要你范国治陈述理由、出示证据。
现实是案情没有变化,从你主张标的1万到提出新标的社会也没有物价上百成千倍上涨;
此情况一旦发生,如何应对?

没有别的意思,仅为防患于未然;

范兄案好事多磨,希望有一个好的结果。

我写了个缓交诉讼费的申请:诉讼费缓交申请书

申请人范国治,男六十一岁,住青岛市北区人民路一号2号楼六单元703户,身份证号码:370205195502035019.电话:15092211702.

申请人诉青岛市重点工程海泊河两岸改造指挥部协议书(合同)无效一案,贵院已经受理。由于是‘合同无效’需重新协商签订,故无法提出准确的案标,也就无法按规定缴纳诉讼费,需在法庭审理作出裁定后缴纳。

本案诉讼书所标明的标的:共计:折合人民币一万元;是诉讼费审核法官提议,经当事人同意的权宜之计,以便立案后向法庭法官提请缓交,在此作出声明。

请求法院准许申请人之请为盼。此致
市北区人民法院。



申请人范国治
范国治.
[第42楼]    发表于: 2016-05-16 11:08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80
会员编号: 846081
注册日期: 2014-06-20
短消息

QUOTE (秦桑 @ 2016-05-13 12:57 )
QUOTE (范国治. @ 2016-05-13 05:10 )
立案庭审核诉讼费的法官、鉴于我的诉请标的必须在‘新协议协商成立后’才能明确,允许我‘象征性的缴纳一点诉讼费便于立案。我的标的改为:共计折合人民币壹万元整。并告知:法庭开庭时再追加诉讼标的。

仅为范兄案例具体操作技术探讨;

不知范国治此诉讼真实标的要求多少?

1,民事诉讼标的涉及管辖;
例如:据我所知,山东民事诉讼标的上3000万的由中院管辖,不属于基层法院管辖范围。
-------此诉讼标的,必须定于3000万以下。

2,追加诉讼标的必须向法院递交申请,在申请书上阐明追加诉讼标的理由并附上证据佐证。
例如:由于发现新证据使案件诉讼标的产生变化、由于市场行情变化使案件诉讼标的产生变化;

范国治案例为产权诉讼,也许范国治原诉标的1万加上追加诉讼标的在3000万以下;
但范国治原诉标的1万,现追加数百倍甚至上千倍原诉标的额,申请理由和证据希望范国治能事先作出准备;(范国治到时总不能说是立案庭审核诉讼费的法官教我的)

如果被告表明,“接受原告标的1万的诉求,不再调解协商”;
“在案情没有任何变化的情况下,在原告没有法律依据、不能提供增加原诉求标的数百倍理由、证据情况下不予接受原告主张。”
法庭势必要你范国治陈述理由、出示证据。
现实是案情没有变化,从你主张标的1万到提出新标的社会也没有物价上百成千倍上涨;
此情况一旦发生,如何应对?

没有别的意思,仅为防患于未然;

范兄案好事多磨,希望有一个好的结果。

我的标的不可能大到3000万以上。如d090915网友所说,法院断案只能‘一码归一码’,合同无效不牵扯土地使用权转让补偿金;符合住建部(85)年那个文件规定的合法房产不是太多,连同应属于我‘管理使用’的房产,也就150平米左右,我也不知道这些被拆掉了的房产权该要多少补偿金?怎么计算?我只是想要房子!我现在住的房子漏了,昨天下雨‘哗啦哗啦’漏了一地,多亏我当年穷的要死,没装修就住了,如今漏了也不怕。

本来我想要200平米左右,打听了一下周边房子:一万六一平米。我写上260万。我对那个审核的法官说:人家是开发商,不会给你钱的,我要钱怎么算?审核诉讼费的法官才出了一万元的主意,让我先立上案再说。我也担心你说的那种情况出现。希望不会节外生枝。
范国治.
[第43楼]    发表于: 2016-05-16 11:15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80
会员编号: 846081
注册日期: 2014-06-20
短消息

QUOTE (d090915 @ 2016-05-13 10:55 )
QUOTE (范国治. @ 2016-05-13 05:10 )
立案庭审核诉讼费的法官、鉴于我的诉请标的必须在‘新协议协商成立后’才能明确,允许我‘象征性的缴纳一点诉讼费便于立案。我的标的改为:共计折合人民币壹万元整。并告知:法庭开庭时再追加诉讼标的。

这一万元是诉讼标的额,不是诉讼标的。一万元,你为什么不九千九百九十九呢?

人家审核诉讼费的法官提出来的一万元,我咋能少给一元呢?

我今早晨又去了趟‘市北区房管二处’,问管信访的‘刘主任上班了没有’?人是到了,还没正式上班!负责信访的要我等电话,有情况就传我。感觉艰难地向前轱(撄)了一点。
范国治.
[第44楼]    发表于: 2016-05-17 11:06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80
会员编号: 846081
注册日期: 2014-06-20
短消息

昨天我回了好几个帖子,咋的都没粘上?
« 上一篇主题 | 网评天下 | 下一篇主题 » 刷新本页 到顶端

话题选项 [第3页/共1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转到第   回复这个主题回复这个主题  发起一个新主题发起主题  Start Poll发起投票

 


论坛声明:本论坛原创作品版权归中国法院网法治论坛与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与法治论坛或作者联系。
(电话:010-67550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