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游客 ( 登录 | 注册 ) 重新发送验证电子邮件
|> 法治论坛 -> 论坛列表 -> 网评天下 
大事小事 网友评说

[第2页/共1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转到第  ( 前往第一篇未阅读文章 ) 回复这个主题回复这个主题   发起一个新主题发起主题   Start Poll发起投票
> 相隔七十年的两起官司对比 刷新本页 | 跟踪主题 | 邮寄主题 | 打印主题
燕语呢喃
[第15楼]    发表于: 2016-02-06 10:39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0没有390
会员编号: 15没有648
注册日期: 2004-04-03
短消息

QUOTE (sdxulina @ 2016-01-28 21:23 )
谢谢大侠关注,欢迎参加讨论!

我拍这张照片时对母亲说,这不是个和解笔录吗?母亲说,就是官司打赢了人家给的这个文书。看来七十年前解放区的人打官司,只有输和赢的概念,打官司达到目的即是赢。

这份和解笔录上书:荣成县政府和解笔录,正本法字第二0八号。原告王苏氏女年四十四岁,住甲子山区楮岛村。被告王进忠男三十五岁,住同前。右双方因继承一案经本府当庭实行和解成立,其内容如左:
1、被告王进忠情愿承认原告王苏氏所有之财产完全归王苏氏自主不加干涉绝不反悔。
2、被告王进忠情愿承认原告王苏氏之原有契约回家立即找回交给王苏氏,王兆忠死时所化之殡费完全不退。
3、原告王苏氏情愿接受上项办法不究其他。朗读笔录双方听明捺印和解完案。原告王苏氏(指印),被告王进忠(指印)。中华民国三十三年八月二十三日。代理县长于洪之(印),司法科长陈子东(印)。另外还加盖了篆字的“荣成县政府印”。

注解:
1、原告王苏氏是我姥姥,我母亲当时未成年。

2、被告王进忠是我姥姥过继儿子的父亲。这个过继儿子未成年死亡后,我姥姥家的财产所有权归了王进忠(包括房子和七亩地),我姥姥只有使用权。我姥姥不服,人被气的都神志不清了。

3、被告王进忠在村里说,是他出的钱给我老爷王兆忠发的丧,我姥姥家的财产应该归他所有。

4、被告王进忠还有一个身份,是时任村长的父亲。这个案子在本村也解决不了。

5、民国三十三年是公元1944年,八年抗战尚未结束。当时共产党领导的荣成县人民政府就在荣成县崖头村一个农家小院里,主要任务应该是领导解放区的人民支援抗战。

6、我姥姥家和我母亲先到区人民政府打官司,政府的人听完后说,人家花钱帮你家出殡了,你家的财产就应该归人家。按现在打官司的说法,算是一审败诉了。

咱说事不能离开七十年前老解放区的时代背景,当时说是败诉也没有判决文书,人家不支持咱家的主张,可不就是败了。

我舅姥爷是共产党员,常开会学习觉悟高,首先他不服。他说,不对。咱这里已经解放了,男女平等,过继儿子死了,还有女儿,女儿也有继承权。
我舅老爷帮我姥姥把状子送到了县人民政府,过了些日子接到政府通知后,我姥姥和我母亲背着干粮就起程了。

七十年前,再远的路也是步行。我姥姥小脚,她住的小海岛与县政府驻地崖头村隔海相望,要绕很大一圈,一路上要在别人家借住两宿。

待续

“看来七十年前解放区的人打官司,只有输和赢的概念,打官司达到目的即是赢”
――――――――――――
其实你这个案子,很简单的道理,定是实际生活中争议没有得到解决,于是诉至官司,即使是调解,但使得被告认识了自己错误,放弃了所占有的财产,就是输了官司,原告得到了自己该得的财产,就是胜利。


调解,只是一种解决争议的方式,并不是调解就一定是平局没有胜负。

这种情况日常到处可见。夫妻扯皮,丈夫家暴,经亲友或居委会调解,丈夫承认错误赔礼道歉承诺不再犯错,妻子给以原谅,但明显是丈夫输理,妻子胜利。


--------------------
本人系重庆市奉节师范学校教师姚少凡,曾于2006年5月1日在论坛实名注册,但是鉴于“燕语呢喃”注册更早,不舍得弃之不用,便一直使用下来。
sdxulina
[第16楼]    发表于: 2016-02-06 14:14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19
会员编号: 862没有315
注册日期: 2015-12-18
短消息

QUOTE (民生2011abc @ 2016-02-05 23:27 )
QUOTE (sdxulina @ 2016-02-03 22:08 )
再接着说七十年后的案子。

该案一审败诉、二审维持原判、再审驳回。自2013年4月起诉,自2015年12月再审驳回,耗时两年零七个月。

案发地:山东省威海市荣成市夏庄镇二胪村。这是一个贫困村,山多地薄,农民收入低。

案子的起因:
2004年3月,我大哥家承包了村里两座山。这两座山不相连,一座名为“前腰

一审败诉,二审维持再审,再审驳回。

这是个格式。

家乡也是这样吗?


谢谢民生2011老师参与讨论!你的评论就是对我的支持。欢迎老师继续关注该案进展。

我大哥承包的土地被村委会一地两包,倒了好几遍手,每一个环节上的人都是有背景、有来头的。只要法院“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存在一天,弱势的当事人就仍有可能“有理的官司打不赢”。这是社会现实,城市和农村都一样。

“一审败诉、二审维持、再审驳回”这个格式,使得冤假错案得不到纠正,使得“司法公正”成为人民群众向往的“未来”。

中国的司法改革势在必行!不管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多少年以后,只要冤假错案不纠正,就谈不上司法公正![SIZE=7]
sdxulina
[第17楼]    发表于: 2016-02-06 14:24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19
会员编号: 862没有315
注册日期: 2015-12-18
短消息

QUOTE (燕语呢喃 @ 2016-02-06 10:39 )
QUOTE (sdxulina @ 2016-01-28 21:23 )
谢谢大侠关注,欢迎参加讨论!

我拍这张照片时对母亲说,这不是个和解笔录吗?母亲说,就是官司打赢了人家给的这个文书。看来七十年前解放区的人打官司,只有输和赢的概念,打官司达到目的即是赢。

这份和解笔录上书:荣成县政府和解笔录,正本法字第二0八号。原告王苏氏女年四十四岁,住甲子山区楮岛村。被告王进忠男三十五岁,住同前。右双方因继承一案经本府当庭实行和解成立,其内容如左:
1、被告王进忠情愿承认原告王苏氏所有之财产完全归王苏氏自主不加干涉绝不反悔。
2、被告王进忠情愿承认原告王苏氏之原有契约回家立即找回交给王苏氏,王兆忠死时所化之殡费完全不退。
3、原告王苏氏情愿接受上项办法不究其他。朗读笔录双方听明捺印和解完案。原告王苏氏(指印),被告王进忠(指印)。中华民国三十三年八月二十三日。代理县长于洪之(印),司法科长陈子东(印)。另外还加盖了篆字的“荣成县政府印”。

注解:
1、原告王苏氏是我姥姥,我母亲当时未成年。

2、被告王进忠是我姥姥过继儿子的父亲。这个过继儿子未成年死亡后,我姥姥家的财产所有权归了王进忠(包括房子和七亩地),我姥姥只有使用权。我姥姥不服,人被气的都神志不清了。

3、被告王进忠在村里说,是他出的钱给我老爷王兆忠发的丧,我姥姥家的财产应该归他所有。

4、被告王进忠还有一个身份,是时任村长的父亲。这个案子在本村也解决不了。

5、民国三十三年是公元1944年,八年抗战尚未结束。当时共产党领导的荣成县人民政府就在荣成县崖头村一个农家小院里,主要任务应该是领导解放区的人民支援抗战。

6、我姥姥家和我母亲先到区人民政府打官司,政府的人听完后说,人家花钱帮你家出殡了,你家的财产就应该归人家。按现在打官司的说法,算是一审败诉了。

咱说事不能离开七十年前老解放区的时代背景,当时说是败诉也没有判决文书,人家不支持咱家的主张,可不就是败了。

我舅姥爷是共产党员,常开会学习觉悟高,首先他不服。他说,不对。咱这里已经解放了,男女平等,过继儿子死了,还有女儿,女儿也有继承权。
我舅老爷帮我姥姥把状子送到了县人民政府,过了些日子接到政府通知后,我姥姥和我母亲背着干粮就起程了。

七十年前,再远的路也是步行。我姥姥小脚,她住的小海岛与县政府驻地崖头村隔海相望,要绕很大一圈,一路上要在别人家借住两宿。

待续

“看来七十年前解放区的人打官司,只有输和赢的概念,打官司达到目的即是赢”
――――――――――――
其实你这个案子,很简单的道理,定是实际生活中争议没有得到解决,于是诉至官司,即使是调解,但使得被告认识了自己错误,放弃了所占有的财产,就是输了官司,原告得到了自己该得的财产,就是胜利。


调解,只是一种解决争议的方式,并不是调解就一定是平局没有胜负。

这种情况日常到处可见。夫妻扯皮,丈夫家暴,经亲友或居委会调解,丈夫承认错误赔礼道歉承诺不再犯错,妻子给以原谅,但明显是丈夫输理,妻子胜利。


谢谢燕语呢喃老师参与评论!你的评论就是对我的支持。

老师关于调解的解释,使我对“调解”一词有了新的认识。不管是七十年前还是七十年后的“调解”,都有有理的一方,理亏的一方,是不是“判决”不重要,达到目的就是胜利!
sdxulina
[第18楼]    发表于: 2016-02-06 14:41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19
会员编号: 862没有315
注册日期: 2015-12-18
短消息


明天晚上就要过大年了,我祝大家幸福快乐!

我还要感谢法治论坛斑竹和网友对我的支持!提前给大家拜年了!

附带图片 拜早年donghua.gif [ 春天就要来了!!! ]
附带图片
sdxulina
[第19楼]    发表于: 2016-02-08 21:40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19
会员编号: 862没有315
注册日期: 2015-12-18
短消息


今天大年初一,大家过年好!

我已经初步整理出相隔七十年的两个官司的对比结果,其中也有回帖网友的观点,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附加图片 (按一下缩略图来放大) 两起官司对比1.jpg [ 有比较才有鉴别 ]
附带图片
sdxulina
[第20楼]    发表于: 2016-02-10 22:26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19
会员编号: 862没有315
注册日期: 2015-12-18
短消息


七十年后的案子先后涉及四个案号:

1、(2013)荣民初字第376号;
2、(2014)荣民初字第174号;
3、(2014)威民一终字第764号;
4、(2015)威民申字第12号。

该案侵权事实是:村委会在诱人的土地收益驱使下,把我大哥家已经承包使用10年、还有40年承包期的西山北坡擅自承包给新承包人(北京商人),这个新承包人又租赁给养猪人,养猪人毁林挖山建造了大型生态养猪场。我大哥家的合法权益受到严重侵害。

在本案审理期间,习近平主席已经提出“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目标。2014年6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深入整治“六难三案”问题加强司法为民公正司法的通知》。应该说,当时的司法环境对合法权益受到侵害的弱势农民有利。但这种“司法为民、公正司法”的理念并未体现在本案中。

1、在漫长的诉讼过程中,养猪场继续施工,荣成法院不予制止,导致我大哥家承包的西山北坡从地球上消失,大型生态养猪场如期建成投入运营。

2、在荣威两级法院、多位法官一成不变的裁判下,我大哥家承包合同约定的北至边界“承包地”变成“分水岭”;附图所画分水岭以下的“承包山”北坡竟然成为别人的“承包地”,被告的侵权事实不存在了。

3、在(2013)荣民初字第376号第一个案子里,新承包人是被告,村委会是第三人。由于法院拖了9个月不给判,我大哥家无奈之下听从律师建议又起诉了养猪人。但承办法官说这两个案子是一回事,必须撤一个才给合并审(这种说法本身就有问题,为何不直接合并审理?)。

本来就是因为第一个案子不给判才又起诉的养猪人,所以我大哥家就撤掉了第一个案子。结果,法院并没有兑现承诺把第一个案子和第二个案子合并审理。

4、在(2014)荣民初字第174号第二个案子里,新承包人和村委会既不是被告,也不是第三人。尤其是村委会,本应是该案第三人的角色,却一个华丽转身充当了提供证人做假证的中间人。

待续。
sdxulina
[第21楼]    发表于: 2016-02-11 20:51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19
会员编号: 862没有315
注册日期: 2015-12-18
短消息


上面说到,尤其是村委会,本应是该案第三人的角色,却一个华丽转身充当了中间人。

为达到继续侵吞一地两包的既得利益,村委会为本案提供了5个证人做假证,谎称养猪场没有占用我大哥家的承包山北坡。该5人全是前村委会和现村委会工作人员,与村委会有利害关系,所做证言前后不一漏洞百出(以后另行分析)。其中,三位重要证人中的前村委徐书记、高委员,曾代表原村委会在我大哥家的承包合同上签了名按了手印,而刘会计则根据村委会研究意见画了承包合同附图。该三人是十年前签合同的当事人,十年后又作证否认合同约定,而荣成法院和威海中院却对这样的证人证言高度认可并采信。

我认为,我大哥家的承包合同要件完备,承包山岚含有北坡是签约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并且已经履约10年从未发生过争议,应该得到法院维护,但没有。

(承包合同和附图在本主题10楼)

二胪村委会一地两包的做法是典型的单方面违约、毁约的违法行为,属于农业承包合同管理上随意侵权、以权代法的行为,是国家关于农村土地承包的一系列政策法规所不容许的,是应该禁止的,是绝对不应该受到保护的。

这个七十年后的承包土地纠纷案,是非对错明摆在那里,可我大哥家偏偏有理的官司就是打不赢,而且还是在习近平主席“让人民感受到公平正义”的讲话以后、还是在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以后、还是在深入整治“三案”的背景下,真是让人不晕都不行了。

我不是律师,也不是本案当事人,是一个退休在家的耳顺之人,空闲时间酷爱上网。我和农村的大哥是同父异母的兄妹,之前我与大哥一家也不熟悉,甚至几十年没有来往,更何况我与本案没有丝毫经济上的依附关系。因此,尽管我看问题的视角可能不同于法官和律师,但自信是客观公正的。

如果这个案子的判决没有问题,法院判我大哥家证据不足败诉是正确的,我愿闻其祥。

待续。
sdxulina
[第22楼]    发表于: 2016-02-14 16:30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19
会员编号: 862没有315
注册日期: 2015-12-18
短消息


春节放假期间我先后发了三贴, 请求斑竹放行。谢谢!
sdxulina
[第23楼]    发表于: 2016-02-15 13:53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19
会员编号: 862没有315
注册日期: 2015-12-18
短消息


我为什么帮大哥家

说来简单。
2014年12月,我大哥家的案子二审维持原判后,威海的二审律师对我大嫂说:“我没有办法了,你快到济南找人想办法去吧。”

我大嫂,一个47年出生,年近七旬的农村老太太来到济南我家求助,向我们哭诉了他们一家打官司的艰辛过程:法院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她跑断了腿,磨破了嘴,没睡过一个囫囵觉,在村里受尽村主林某欺负,有理的官司没有打赢,还搭进去两年的时间和不少钱……

虽然不谦虚地说,我的工作经历和工作经验还算丰富,但对打官司的事情一窍不通。
面对眼前农村老大嫂的可怜无助,我不可能无动于衷,也不可能把她推出门去不管。我先向大嫂简单了解下案情,然后陪大嫂到省高院和省检察院等单位去咨询下一步该怎么办。大嫂没有文化,讲的方言也不太好懂,我就主动替大嫂咨询并记录。

由此开始,我义不容辞介入此案。

省高院的法官给了我们怎样写再审申请书的小折子,并说花点钱找明白人写好后送给威海中院;省检察院的人说,再审驳回后检察院才受理,到那时写好材料送到威海检察院。

我不是法律人,但自信算得上明白人,有了书写格式自己就能写,不懂法律可以学,不明白的问题可以上网查。

就是在写再审申请书的过程中,我一面不断上网学习与承包土地侵权案有关的法律法规和研究网载相关案例,一面逐字逐条研究了大嫂带来的全部材料,包括一审、二审判决书的内容及判决所依据的法律条款,还包括被告提供给法院作为证据的、涉及一地两包的土地转让协议、土地承包协议、补充协议(假造的)、租赁协议等资料,从中发现了很多问题,增强了我帮助大哥家维权的信心。同时,通过我提问题大嫂回答的方式,我又仔细向大嫂了解了该案的来龙去脉及审理过程,越发相信自己的判断,这就是一个欺负人的、枉法裁判的冤假错案。

下面的照片是我正在艰辛维权的大嫂,来济南时我给她照的。


附带图片 我大嫂吕淑莲.jpg [ 没文化的农村老太太 ]
附带图片
sdxulina
[第24楼]    发表于: 2016-02-16 15:31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19
会员编号: 862没有315
注册日期: 2015-12-18
短消息


一个连环套?

我在20楼提到,我大哥家的这个案子先后起诉了两次,本案三个侵权人:村委会、新承包人、养猪人全包括在内了,但法官非得让撤一个案子后才给审理的怪事。

其实,那仅是怪事的开头,接下来发生的事更令人不解。

本来嘛,一审律师代理的好好的,也给我大哥家的案子帮了不少忙。但是,当我大哥家听从该律师建议起诉养猪人、又按照法官要求撤掉第一个案子后,该律师竟然一反常态替被告说话了。后来,他开庭不到场,再后来干脆退还律师费不给我大哥家的案子代理了,是知难而退?还是被收买了?不得而知。

现在回想起来,在本案第一次起诉9个月后,这番律师又让起诉、法官又让撤诉的一通折腾,会否是一个连环套呢?

第一步,侵权人拉原告律师下下水,通过原告律师提出貌似“合理”的建议,让原告再起诉养猪人;
第二步,承办法官让原告撤诉第一个案子;
第三步,原告撤诉第一个案子后,原告律师故意找茬直至退出诉讼;
第四步,由已不是该案第三人的村委会充当与本案无关的中间人,为达到否认我大哥家原始承包合同约定含有山北坡的目的,又是出证明又是找证人做假证谎称山北坡属于东北人。然后法院维护三个侵权人(村委会、新承包人和养猪人)的既得利益,判决原告证据不足败诉。

一个有后台背景的侵权案子,其中的浑水到底能有多深?难道就是因为荣成法院是二胪村的包扶单位、二胪村委会是法院的关系户吗?难道就是因为被告养猪人的后台很强大吗?

我真的希望,所有这一切怪事的发生仅仅是机缘巧合,我的分析推断并不符合事实。

但不管怎么说,法院“忽略”对诉讼标的具有共同侵权责任的村委会和新承包人,我大哥家写了追加被告的申请法官也不予采纳,这个案子还有公正可言吗?

我大哥大嫂老农民没有文化不懂法,对律师和法官的话言听计从,难道就应该因此被欺骗、被欺负吗?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五十七条规定、必须共同进行诉讼的当事人没有参加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通知其参加。当事人也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参加。

待续。
sdxulina
[第25楼]    发表于: 2016-02-17 15:01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19
会员编号: 862没有315
注册日期: 2015-12-18
短消息


前后矛盾的判决书

其实,我并不相信,连我一个普通人都能看出是非对错的案子,法官却看不出来。

对法官来说,你有你的道理不要紧,你应该把判决书写明白了,让当事人“不服输但服理”也行。要知道,这可是贫困村老农民付出时间和金钱,望眼欲穿盼来的“圣纸”!很当一回事的。可结果呢?

先说矛盾的一审判决书。

1、一审判决书第3页最后三行:“经本院二次现场勘验,结合原告与二胪村村委签订的山岚承包合同、草图、可以认定原、被告诉争土地即为原告承包二胪村村委山岚的山北坡。”

我理解这里的“即为”是“就是”的意思,这一句话是对事实的认定,应该没有错吧?

既然法官“从现场勘验”以及结合附图都“认定”北坡就是我大哥家承包的,为什么一个签订十年、受法律保护的合同约定,一个双方真实意思表示的合同条款,能让被告的证人轻易否定呢?那是不是荣成和威海地区的合同可以随便签,以后发包方找几个证人做假证就能推翻?那国家的经济秩序岂不乱套了吗?

2、被告证人出庭做假证时(此时律师已经不给代理了),我大嫂一开口质问证人,法官就说:“吕淑莲、吕淑莲,注意形象。”阻止我大嫂提问……(以后再详谈)对方5个证人轮流出庭,法官至少对我大嫂说了5遍“吕淑莲、吕淑莲,注意形象”。不是有庭审录像吗?可以调出来查证!

3、我大哥家的山岚承包合同北至边界已经明确为“承包地”不是“分水岭”,荣威两级法院也都对“承包地”予以认可,那为什么,明明“分水岭”以下的山坡都被养猪场侵占了,却说没有侵占?难道“承包地”等于“分水岭”?难道这就是法官认定的“法律事实”?

话又说回来,如果法官看得出本案的是非对错,却因为种种原因需要假装糊涂,反倒可以解释判决书自相矛盾的问题了。

也许,面对不符合事实的判决,良知尚存的法官不管用什么理由都无法说服自己,还怎么说服别人?

也许,办案法官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有意采用这种自相矛盾的方式抗议阴魂不散的“三案”,给当事人留下一丝转机?

但“也许”,仅仅是假想而已。

我分析,本案一审败诉、二审维持原判、再审驳回的结局,绝不仅仅是承办法官个人的原因造成的。不然,何以纠错这么难?

上传“先认定、再否定”的一审判决书局部图片和证据使用法律条款。


附加图片 (按一下缩略图来放大) 矛盾的一审判决书01.jpg
附带图片

附加图片 (按一下缩略图来放大) 矛盾的一审判决书02.jpg
附带图片

附带图片 最高院证据使用规定.jpg
附带图片
sdxulina
[第26楼]    发表于: 2016-02-17 23:03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19
会员编号: 862没有315
注册日期: 2015-12-18
短消息

办案出错尤可恕,有错不纠必成灾

法官是人不是神,是人哪有不犯错的?不管是无意为之的错还是有意为之的错,都有可能对当事人造成极大的伤害甚至毁了一个家庭,尤其是有法不依、枉法裁判的错案,对司法公信力造成的负面影响是难以估量的。
……

拿我来说,我是一个容易感情用事的人。当我第一次陪大嫂走进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主楼大厅的时候,赞叹之声由心而发!面对那尊高大的铜鼎和浮雕天平,我驻足仰望,我的心灵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震撼!我的眼睛湿润了,那种感觉,有一点儿像迷失方向的人找到前行的目标。我自当相信公平正义就源自这里!我自当希望大哥家的冤案经过再审能够改判!

但是,事实是残酷的。

我以为再审会提级审理,我以为法院会“有错必纠”;我以为二审维持原判可能是律师写的上诉状不够全面,分析不够到位;我以为我发现的问题可以引起再审法官的注意;我以为我出面帮大哥家维权会出现转机;我以为该案最好的结局是调解结案,大哥一家获得合理赔偿后不去追究办案法官的责任,皆大欢喜。

但是,很不幸,我错了,我完完全全错了。

我曾经的希望、我不谙司法现状的主观愿望与“纠错难”的客观实际之间,岂止是相差十万八千里!怎能不感慨万千?

sdxulina
[第27楼]    发表于: 2016-02-18 00:46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19
会员编号: 862没有315
注册日期: 2015-12-18
短消息


刚发现,“办案出错尤可恕”中的“尤”应为“犹”。本来就是借用了伟人毛泽东的诗词,索性将“可恕”改为“可训”更贴切。

办案出错犹可训,有错不纠必成灾。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sdxulina
[第28楼]    发表于: 2016-02-19 08:58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19
会员编号: 862没有315
注册日期: 2015-12-18
短消息


接着说矛盾的二审判决书。

二审没有拖延时间,是在3个月之内结案的。 法官写判决书用了10页纸,决定我大哥家承包山北坡归属之命运的核心内容在第8页,而我发现的问题也多在这一页。

上传二审判决书第8页局部截图,分析要点写在上面了。


附加图片 (按一下缩略图来放大) 矛盾的二审判决书01.jpg
附带图片
sdxulina
[第29楼]    发表于: 2016-02-19 09:11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19
会员编号: 862没有315
注册日期: 2015-12-18
短消息


越审越远离事实真相

12年前的2004年,当时二胪村的山地承包采用的是“叫山”的形式,是村委的人和若干想承包山岚的村民一起到现场“叫”的。村委负责叫山的人说明这个山或地块的四至地界在哪里,承包费是多少钱,谁要?想承包的村民如果答应下来就能承包。二胪村委对发包的山岚林地四至边界全部是经过双方现场确认的,并非坐在办公室里开开会、脱离实际确定的。对原村委已经签合同约定并绘制到合同附件上的山岚北坡,现村委主任林某能在合同履约十年后再找证人任意否定吗?

如果当时这座西山的北坡已经由东北人滕某某承包了,那为何徐书记、高委员、刘会计3人当时不把我大哥家承包山岚的北至边界直接写成“分水岭”?我大哥家另一份承包合同的边界就是写的“分水岭”,承包山岚以“分水岭”为界在本村是有先例的。

又为何刘会计还多余浪费时间和精力,在附图上用一半的位置具体画出西山北坡完整的图形和不连贯的地块,并一一注明各个地块的名称和归属?难不成这3个人对村委研究的承包方案同时都忘了?

如果徐书记、高委员、刘会计3个人那时就健忘,那他们10年后与其他两位女性证人“一起坐车”重回现场确认我大哥家的承包山北坡又属于东北人滕某某、养猪场没有占用我大哥家的承包山的证言还高度可信吗?证明力还能大于我大哥家的直接证据――原始承包合同吗?十年后的记忆力肯定比10前好吗?

再退一步说,假如这3个人签合同时,真的忘记村委的研究意见了,那为何当我大哥一家在山北坡挖坑种树、行使承包权之际,二胪村委和东北人滕某某都不及时制止并改签合同?

我大哥家承包西山后,包括山北坡三块地在内已经使用10年了,三胪村在山北坡有两小块地的村民刘某某也能证实,但要在没被收买的情况下作证才行。如果北坡真是东北人滕某某的,那为何10年之中滕某某不闻不问?为何两家从未发生过争议?为何二胪村民也没有一个人向村委提意见的?这在“寸土必争”的农村可能吗?又为何荣成法院的一审、威海中院的二审、再审一直回避这个事实,不对这一客观事实调查清楚并记录在案?两年多的审理时间还不够用吗?

下面有再审请求和申请事由的word文档截图和再审驳回裁定书全文贴图。

裁定书的主要看点是,一审、二审判决书对我大哥家承包的山岚北坡尚且“先认定、再否定”,而再审裁定书则干脆全盘否定了山北坡属于申请人的事实。法官在第二页第三行称:“……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认为待证事实真伪不明的,应当认定该事实不存在。”真是越审越远离事实真相。另外,我们等待9个月的时间盼来的裁定书,对申请人的请求事项不予一一回应。

但是,三份法律文书的主要共同点倒是有以下三个:
一是均认可承包合同约定的北至边界是“承包地”不是“分水岭”,却对养猪场占用分水岭以下的山北坡事实不予认可,且均以合同存在的瑕疵“没有注明亩数和南北长度”为由。二是三份法律文书一致回避我大哥家已经使用山北坡10年没有任何争议的事实。三是均对村委会提供的5个证人做的假证高度认可并采信。




附加图片 (按一下缩略图来放大) 再审请求、事由.jpg
附带图片

附加图片 (按一下缩略图来放大) 民事裁定书1-700.jpg [ 越审约远离事实真相 ]
附带图片

附加图片 (按一下缩略图来放大) 民事裁定书2-700.jpg [ 越审约远离事实真相 ]
附带图片

附加图片 (按一下缩略图来放大) 民事裁定书3-700.jpg [ 越审约远离事实真相 ]
附带图片
« 上一篇主题 | 网评天下 | 下一篇主题 » 刷新本页 到顶端

话题选项 [第2页/共1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转到第   回复这个主题回复这个主题  发起一个新主题发起主题  Start Poll发起投票

 


论坛声明:本论坛原创作品版权归中国法院网法治论坛与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与法治论坛或作者联系。
(电话:010-67550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