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游客 ( 登录 | 注册 ) 重新发送验证电子邮件
|> 法治论坛 -> 论坛列表 -> 网评天下 
大事小事 网友评说

  回复这个主题回复这个主题   发起一个新主题发起主题   Start Poll发起投票
> 合议庭为啥让我3改诉状? 刷新本页 | 跟踪主题 | 邮寄主题 | 打印主题
斗狼者
[楼 主]      发表于: 2017-07-17 15:26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没有810
会员编号: 258没有982
注册日期: 2008-04-19
短消息

第一版行政起诉状
  原告:董刚,男,汉族,1951年4月26日生人,无业,低保人员......

  被告:济南市社会保险事业局。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站前街9号电话:68967243; 12333 法定代表人:郑志友
  被告:济南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济南市历下区龙洞路龙奥大厦5楼。局长:蒋晓光。电话:0531-66605933

  诉讼请求:确认被告现行的土政策是违背国家有关政策和法规的事实。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事实和理由
  这些年,原告不断通过网络向国家信访局、中纪委、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国家级部门反映被告现行的、工龄清零的土政策是违背国家有关政策和法规、非法侵犯群众利益的行为。但是,在18大没有强调“群众路线”之前和六中全会没有召开之前,虽然原告与被告存在监督与被被监督的法律关系,而被告对原告所有网络信访都置之不理。

  好在18大以来,在党中央不断强化“群众监督”正能量日渐升高的社会生态下,被告被迫转变了对“群众监督”置之不理的一贯做法,被告首先在2016年9月29日对一信访案例(参见证据1)做了书面答复。原告根据证据1继续向国家有关部门信访后,2016年12月22日被告在对原告的书面答复中提出了“通过相关法律渠道解决”的建议(参见证据2)。
  鉴于被告至今坚持错误的土政策不改,已经和继续正在制造大量老无所养社会不公现象和严重损害党和国家形象的事实。原告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对被告故意曲解有关法律规定的土政策是否违背国家相关政策和法规的问题提出该确认之诉。
附证据:
证据1:被告的《关于要求重新认定工龄问题的答复》复印件。
证据2:被告的《关于董刚信访事项的告知》复印件。
  此致:
  济南市市中区人民法院
        2017年1月
用户转贴的图片
用户转贴的图片
----------------------
  以上诉状是一个确认之诉。立案庭的法官收下诉状对我说“合议庭合议后再答复你”。
  我等来的答复是“你的诉状没有具体的行政行为,不能立案”――为了能及时立案,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与他们纠缠耽误时间,对付立案难的办法,使我心里盘算着像给杜书庆代理的那个开庭后再更改诉求的办法,再故伎重演一次。于是,我做了修改。但是,结果还是他们不满意,一直修改到3次既书写了如下的第四版诉状后才被受理。第四版的诉求和理由文字如下:
-----------------------
  诉讼请求:判令被告依法核定原告“视同缴费年限”,限期依法为原告办理养老手续。
             事实和理由
  原告的档案可以证明:原告是1968年上山下乡,1971年入伍,1973年入党,并先后获得部队二等功和嘉奖各一次。1976年原告复员进入属于集体企业的济南市小五金专用设备厂。1984年,原告因反对济政发(1983)204号《关于建立济南制锁总厂的批复》文件致使国营制锁厂非法吞并集体企业的行为而上访至今。

  在济南制锁总厂早已破产沦落为只有十几个人的私营企业的情况下,原告在到了法定的退休年龄后,曾经多次找被告,要求按照“视同缴费年限”的法律规定,依法为原告办理社保手续。但是,被告也多次以“你没有个人缴费账户就没有视同缴费年限”为理由,拒绝了原告合情合理合法的要求。并在2016年12月22日提出“通过相关法定渠道解决”的建议(参见证据1)。导致原告虽然有几十年的视同缴费年限,现在却只能靠每月低保金生活(见证据2)的显失公平的现象。

  众所周知:我国现行的养老政策是:“老人”按“视同缴费年限”;“中人”按视同缴费年限+实际缴费年限;“新人”全部按实际缴费年限领取社会养老金。但因被告一直不执行我国现行的养老政策,使我这个尽管有几十年的视同缴费年限的老人,超过了法定的退休年龄6年之久,至今却一分钱的养老金也领取不到而靠低保金生活。这显然违背了现行政策和有关法律规定;也严重地损害了党和国家形象!
  此致:
济南市市中区人民法院
附证据1:被告的《关于董刚信访事项的告知》
附证据2:原告的低保证明
    2017年6月
---------------
  合议庭为何3次要求我修改诉状呢?
  我的分析是:因为我第一版诉状所说的“工龄清零的土政策是违背国家有关政策和法规、非法侵犯群众利益的行为”虽然就是诉的社保局行政违法的行为。但是,在合议庭不想让社保局败诉,又找不到让社保局胜诉的理由的情况下,所以,才以“你的诉状没有具体的行政行为”为理由让我3次修改诉状。以便在我的诉状中出现了合议庭希望的“具体的行政行为”后,他们就可以在格式化的判决书中的“原告诉称”中,用我的履历等枝节问题充填判决书的字数,在“被告辩称”中,用被告答辩状中的言辞充填判决书的字数。最后,在“本院查明”和“判决如下”后,再写出一个类似“判令被告依法核定原告视同缴费年限”的判决――这种判决,貌似没有违法和枉法的文字漏洞,是依法判决;应该皆大欢喜,但实际上是我输了――因为被告只要走一下“核定”的形式,只需把“答辩状”的题目改一下,不但就算履行判决了,而且,万一有上级过问,也可充当给上级的书面《报告》了。

  诉讼双方,总是站在对自己有利的一个“点”上去说事。于是,在一个案子中出现两个以上的争议“焦点”由法庭去归纳是司空见惯的情形。从被告如下答辩状图片中可以看出:被告打的“焦点”牌是――没有“参保”的人员是否可以领取社保养老金?被告打这张焦点牌的聪明之处在于:没有“参保”就“没有养老金”这个基本逻辑不但被法律认可,而且我身边的朋友也有认为:我这个没有“个人缴纳”过养老保险的人,如果也能领取养老金的话,就对缴纳养老保险的人不公平了。
用户转贴的图片
  如果法庭认可了以上答辩状中被告打的这个“焦点”牌,并在判决书中出现“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没有参保的人员是否能领取养老保险金”的文字,那我就必输无疑了――所以,我要尽量争取在判决书中出现对我有利的焦点描述。要做到这一点,不但要通过“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地在书面的法庭陈述中用一句话抽象出容易被法庭认可的“焦点”来。而且,在庭审中也必须避免被对方引导到枝节问题上去纠缠而偏离“焦点”。否则,就等于为被告胜诉的判决书提供混淆视听的文字描述的素材。

  如果有100个人分别用一句话来归纳“本案争议的焦点”的话,估计不会出现两个完全相同的文字描述。而会出现100种文字描述――这其中,不但能体现写作功底的差别,也能体现诉讼技巧的差别。所以,我希望能集思广益:大家认为用哪句话来描述“本案争议的焦点”对我更有利和更容易被法庭认可呢?
  在写以上文字的过程,就是一个理顺思路的过程。理顺思路后,我开始写我的法庭陈述。写好后,我会择日跟帖出来。开庭的地点和时间如下图片。欢迎有人到时能去旁听。更希望有媒体人去旁听。
用户转贴的图片
斗狼者
[第1楼]    发表于: 2017-07-20 15:24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没有810
会员编号: 258没有982
注册日期: 2008-04-19
短消息

因没有显示跟帖成功的信息,再发一次。
若上次成功了,请版主就不发这个跟帖了。
法庭陈述
尊敬的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我现在要做的法庭陈述如下:
  一、被告在答辩状“一”中说我没有提出过“申请”。但事实是:我从到了退休年龄后就向被告提出过申请。如果我没有提出过申请;我怎会遭到被告的拒绝?如果我没有遭到被告的拒绝;我怎会信访?如果我没有信访;被告怎会给我书面的信访《告知》?如果被告不在《告知》里继续拒绝我的申请;我今天怎会站在原告席上――这些都是明摆在桌面上的事实!在这些明摆着的事实面前,被告仍以我没有提出“申请”为理由提出“不符合行政诉讼起诉的条件”的主张岂不显得被告太不讲道理和道德了吗?相信法庭不会采纳被告的这个主张。

  二、被告在答辩状“二”中引用了两条法律规定后,“可见”出来的一个结论是:原告“从未参加过基本养老保险”――对此,原告认为:被告的这个结论是违背“视同缴费”这个法律含义的。
  为何在社保改革后才出现了“视同缴费”这个词?原因在于我国早在1951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保险条例》的“第二章 劳动保险金的征集与保管”下,就对劳动保险金做了详尽的规定。只是当时把现在法律上“征缴”这个词称为“征集”而已。但是,无论是现在的“征缴”还是当时的“征集”,对国有和集体企业来说;都是从个人计发工资中扣除――由此可以证明:凡是从1951年后参加国有和集体企业工作的职工,从拿工资的第一个月开始,就开始向国家缴纳劳动保险金了,或者说就开始参加基本养老保险了。所以,被告说原告“从未参加过基本养老保险”是无稽之谈!被告只能证明原告1994年以后没有“实际缴费”,却不能证明原告1994年以前也没有实际缴费――正因为1994年以前“征集”到的养老金,无法落实到现在“征缴”的账面上,所以,就在现行《社保法》第十三条作出了“国有企业、事业单位职工参加基本养老保险前,视同缴费年限期间应当缴纳的基本养老保险费由政府承担”的法律规定。被告在答辩状中之所以做出原告“从未参加过基本养老保险”的结论,仅仅就是因为在当前“征缴”的账面上没有收到先前“征集”阶段的那笔钱而已。但是,因为国家对先前“征集”阶段收到的那笔钱还是认账的,所以才有了“视同缴费”和“由政府承担”这个法律概念。如果由于某个地方政府不愿意承担,就把法定的“视同缴费”包含的过去缴纳的部分养老金就一笔勾消做清零处理的话,这与强盗抢劫和流氓耍赖有何区别?封建时代的地主和儿子在剥削农民的时候,也都没有上演过父亲收完地租后,儿子却告诉农民说“你们从未缴纳过地租”的把戏吧?所以,原告再次重申:被告说原告“从未参加过基本养老保险”是比封建社会的地主更剥削的无稽之谈!是社会主义的制度绝对不容许出现的一种怪现象!

  三、被告在答辩状“三”中涉及了“在一九九四年一月一日我市实行个人缴费时的企业职工”和原告的原单位“济南制锁总厂”的问题。但是,因为原告所诉的是1994年以前的“视同缴费年限”而不是1994年以后的“实际缴费年限”的问题。所以,被告涉及的问题与本案无关。再说:根据《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第五条“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劳动保障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社会保险费征缴管理和监督检查工作”之规定,制锁总厂对该缴纳的不缴纳,也属于被告“征缴”和“监督”不力的失职行为造成的问题。

  综上所述:因为被告站在历史虚无主义的立场上,抹黑了新中国在前40多年执行“老有所养”的社保制度和成绩,所以,就把中国从1951年就开始的“实际缴费”的社保制度推迟到1994年,对“视同缴费”设定了一个没有“实际缴费”就没有“视同缴费”的前置先决条件。所以,本案争议的焦点是:被告对改革前的“视同缴费”设定的这个前置先决条件是否合理合法?

原告认为被告设置这个前置先决条件导致如下三个错误:

  1、逻辑错误:正像在“人”这个母概念下有“男人”和“女人”两个子项概念一样;“缴费”这个母概念下也有“实际缴费”和“视同缴费”两个子概念。被告以“实际缴费”为“视同缴费”的前置条件,在逻辑上就等于把“男人”设为“女人”的前置条件后,就说“女人不是人”一样荒唐!

  2、解读法律错误:社保改革前,中国前40多年实际上都是按现在所说的“视同缴费”来计发养老金数额的。若把“视同缴费”用X表示;“养老金数额”用Z表示的话,其公式是:X=Z。

  社保改革后,出现了一个可以用Y表示的“个人缴费”或“实际缴费”的内容后,以上X=Z的公式就变成了X+Y=Z了――为了正确执行这个改革后的养老金计发基本公式,必然出台一些相关的法律规定在细节上进行规范。被告采用断章取义的办法,在答辩状中“可见”出只要“实际缴费”既Y项为0,那么,X项和Z项都为0的主张――这显然不但误读了相关法律,也违背了大自然的天理了!原告作为一名低保人员,在对被告讲这些基本道理的时候,油然产生了一种免费为社保局上普法课和数学基本常识课的感觉。

  3、政治错误:既然习近平号召“理直气壮地讲政治”了,那么,从政治上讲:社保局的这种做法首先是违背了党为民谋利的一贯宗旨而是随便找一个说辞就开始与民争利了。为了与民多争利,我现在当庭递交的两份证据可以证明:只要是超过了1994年1月1日这个日期以后,无论是否补缴“实际缴纳”部分,其先前的“视同缴费年限”部分也都统统归零了!

  其次是;被告不但不响应党的“精准扶贫”的政策,反而人为地制造贫困!中国当今哪个群体最贫困?当然是低保人群。原告这个有几十年“视同缴费”的低保人员,却一分钱养老金也拿不到,不就是被告人为地制造出来的吗?

  再次是被告抹黑了党和国家的形象:人们在很多影视剧中看到万恶的旧社会的地主和资本家在解雇年老的长工和工人的时候,常常也是拿出一些养老金嘱咐说“回家好好养老去吧”。但是,原告先后为部队和国家企业工作了这么多年,如今超过了法定退休年龄7年之久却一分钱的养老金都拿不到!这难道不是对党和国家形象的一种政治抹黑?
  最后,希望法庭对这个“视同缴费”纠纷案作出公正的判决。
1215739986
[第2楼]    发表于: 2017-07-22 21:45    
   引用此帖


正式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127
会员编号: 875没有238
注册日期: 2017-06-25
短消息

网上虽然没有出示判决书,我从受害人有国家承诺的工龄看问题,是应享退休工资,然而,是享受的低保。问题出在与千万不服判者类同。是法院认定事实为判,简而言之"权判"。法官判决应是据事实认可作判为工作责任。这个案件事实,来自构成案件的时间中受害人参加的活动是否属工龄否,应是在举证中辩赢为判。法院没有这样做。根在法院认定事实作判的立法错误。
斗狼者
[第3楼]    发表于: 2017-08-15 15:39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没有810
会员编号: 258没有982
注册日期: 2008-04-19
短消息

  今天9点开庭前10分钟我就进入法庭后发现:被告的两个代理人已经坐在被告席的位置了。我坐到原告的位置后观看电脑屏幕上书记员已经打好的那些程式化的问答文字。

  法官进入法庭后就宣布开庭,然后,按照书记员已经打好字的那些程式化问答,向双方提出提问。程式化的提问后,依法应该进入原告简述其诉讼请求及理由的程序了。但是,法官却对被告提出的提问是“原告的诉状你收到了吗?”得到被告肯定的回答后,法官说“那你现在就进行答辩吧”。被告的法庭答辩实际上就是重新读了一遍书面的《答辩状》而已。

  被告答辩完后,法官向我提出的问题是“被告说你没有提出书面申请,你提出过吗?”我说“我至少提出过10份书面申请。”法官又问“你有啥证据证明你曾经向被告提出过书面申请过?”我答“我的证据都在我的电脑里。”法官说“你电脑里的证据算什么证据?你当时提交申请的时候,是当面递交的?还是邮寄的?总应该有个书面的凭证吧?”我说“因为都在本市,我从来没有邮寄过,都是当面递交的。而且他们都是口头给我答复没有书面答复过。从大概率上说,只有傻瓜到了退休的年龄不去办理退休手续的。”我接着说“如果法庭按照程序,先让先我把我的《法庭陈述》读完,就节省了问这些问题的时间了,因为在我的《法庭陈述》中,我首先就说明了这些问题。就用不着现在提这些问题了――法官听到我指责法庭没有按照程序审理案子的说法后反问我“你陈述的问题不是在诉状中已经陈述过了吗?”我反驳法官说“诉状是诉状,法庭陈述是法庭陈述,两种东西能混为一谈吧?”无言以对的法官反问我“我现在是做法庭调查,哪条法律规定不容许我做法庭调查了?”我反驳法官说“你搞法庭调查也应该是在我法庭陈述以后,而不是在我没有法庭陈述前就开始搞法庭调查”。法官说“你如果不配合法庭调查,我可以宣布休庭。”我说“你别拿休庭来吓唬我,你休庭试试,我立马找你党委去评理,现在不是强调党委负主体责任吗”......

  坐在旁听座位上的朋友张元朝看我与法官吵起来了,插嘴劝我说“法官怎么问你就怎么答不就行了吗”我对张元朝说“你没看清他们这是要做实我没有提出书面申请这个趋势吗?”同时,法官也向张元朝发出“旁听人员不能插嘴”的警告......

  当我提出想把我带去U盘中的法庭陈述拷贝到法庭笔录的时候,遭到了法官的拒绝。理由是“法院电脑系统是独立的系统,不能输入外部电子文档。否则有中毒损坏系统的危险”。对此,我说“一个法庭有一个法庭的规矩。前几天我在中院参加庭审时,我带去的U盘文件就拷贝到庭审笔录中了。这样也节省了书记员打字录入我的法庭陈述的时间了呀。”

  国人的道德为啥滑坡?除了前些年只提“法治”不提“德治”也不提“又红又专”的原因外,具体的原因是在正义与非正义的角斗中,“砖家”式的非正义对正义的那些撒泼、抵赖式的流氓行为不但不会受到“见义勇为”式的舆论谴责而告败,反而常常能够胜诉并受到领导的鼓励和表扬――以我状告社保局的这个官司来说:若被告败诉,两位代理人将受到领导的批评甚至有下岗的危险。为了避免这个危险,所以,以社保局法治部门职工身份参与诉讼的两个代理人,针对我“如果我没有向被告提出过申请,被告怎么会给我书面的《关于董刚信访事项的告知》”的说法,反驳说“那是济南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给原告的答复。不是我们济南市社会保险事业局给原告的答复”――对被告的这种撒泼耍赖的做法,我对法庭所做的说明是“从济南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副局长兼被告的局长来说:济南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是被告的上级单位。”

  本来,法庭辩论的焦点应该是被告对改革前的视同缴费设定前置条件是否合理合法?但是,在法官的主持引导下,却变成了如下两个辩论焦点:
  1、我是否向被告提出过书面申请?为此,我与法官发生了争吵如上所述。
  2、我是否做过社保登记――这个是法官优化了被告答辩状中说我“从未参加过基本养老保险”的说法,变换了一种提问方式而已。而这个提问和我回答的“没有”两个字都清清楚楚地写进了法庭笔录中了!我正确的回答应该是“在社保改革后,我没有做过社保登记”而不应该只用“没有”两个字来回答。在这个问题上,我终于被法官引导到沟里去了。事后,张元朝和我都预测:判决书败诉的理由很可能就是因为我说的“没有”这两个字上了。

  通过以上法庭辩论的两个焦点,大家就应该理解了当初为啥让我三改诉状把本来的“确认之诉”改为具体的退休之诉了吧?答案是:法官不想对“视同缴费”问题作出确认,只想在具体办理退休过程的某个环节中找到理由以便作为判我败诉的理由。
学一回法
[第4楼]    发表于: 2017-08-16 19:14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1没有554
会员编号: 248没有858
注册日期: 2008-02-10
短消息

你1971年4月参加工作---1988年8月之间+之前当兵年限,工龄不算?


--------------------
一掣现在的铃,过去未来皆遥相呼应!
斗狼者
[第5楼]    发表于: 2017-08-18 13:20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没有810
会员编号: 258没有982
注册日期: 2008-04-19
短消息

QUOTE (1215739986 @ 2017-07-22 21:45 )
网上虽然没有出示判决书,我从受害人有国家承诺的工龄看问题,是应享退休工资,然而,是享受的低保。问题出在与千万不服判者类同。是法院认定事实为判,简而言之"权判"。法官判决应是据事实认可作判为工作责任。这个案件事实,来自构成案件的时间中受害人参加的活动是否属工龄否,应是在举证中辩赢为判。法院没有这样做。根在法院认定事实作判的立法错误。

我有个发小的朋友1968年被分配到济南市劳动局工作。当时,致使我们大家好生羡慕了一番。前几年从社保局副局长的位子上退休后透露:社保局因早就知道制造各种理由把职工的“视同缴费年限”清零是一种违法行为,所以,几次向市政府打报告要求改正。但是,市政府一直没有批准。所以,我在法庭上对法官和社保局的两个代理人说“我这个官司的胜败,不是你们能说了算的”......
斗狼者
[第6楼]    发表于: 2017-08-18 13:25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3没有810
会员编号: 258没有982
注册日期: 2008-04-19
短消息

QUOTE (学一回法 @ 2017-08-16 19:14 )
你1971年4月参加工作---1988年8月之间+之前当兵年限,工龄不算?

我是1968年上山下乡的,还有两年的“知青”工龄。
从法律上说:我现在仍然是济南制锁总厂的职工。在8月15日的庭审中,我向法庭补交了制锁总厂对我作出的“停职检查”的证据。
« 上一篇主题 | 网评天下 | 下一篇主题 » 刷新本页 到顶端

话题选项   回复这个主题回复这个主题  发起一个新主题发起主题  Start Poll发起投票

 


论坛声明:本论坛原创作品版权归中国法院网法治论坛与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与法治论坛或作者联系。
(电话:010-67550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