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游客 ( 登录 | 注册 ) 重新发送验证电子邮件
|> 法治论坛 -> 论坛列表 -> 网评天下 
大事小事 网友评说

[第1页/共1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转到第  ( 前往第一篇未阅读文章 ) 回复这个主题回复这个主题   发起一个新主题发起主题   Start Poll发起投票
> 相隔七十年的两起官司对比 刷新本页 | 跟踪主题 | 邮寄主题 | 打印主题
sdxulina
[楼 主]      发表于: 2016-01-28 15:00    
   引用此帖


正式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77
会员编号: 862315
注册日期: 2015-12-18
短消息


相隔七十年的两起官司对比

说明:七十年前的官司发生在胶东老解放区荣成县,结案日期为民国三十三年八月二十三日。七十年后的官司也发生在该地区,荣成县变成了荣成市,不过行政级别没有变。

这两起案子都和我家有关,前者是我姥姥家的财产继承纠纷案,后者是我大哥家的承包土地侵权案。这两起案子的结果不一样,前者赢了,后者输了,怎么个对比法我心里也没有底,只能想到哪儿写到哪儿。

为证明七十年前官司的真实性先传一张图,里面的故事随后讲。



附加图片 (按一下缩略图来放大) 家族文物--和解笔录.jpg [ 胶东老解放区和解笔录 ]
附带图片
d090915
[第1楼]    发表于: 2016-01-28 16:08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2573
会员编号: 340800
注册日期: 2009-09-15
短消息

前者就是一调解书,有什么赢不赢之说。
sdxulina
[第2楼]    发表于: 2016-01-28 21:23    
   引用此帖


正式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77
会员编号: 862315
注册日期: 2015-12-18
短消息

谢谢大侠关注,欢迎参加讨论!

我拍这张照片时对母亲说,这不是个和解笔录吗?母亲说,就是官司打赢了人家给的这个文书。看来七十年前解放区的人打官司,只有输和赢的概念,打官司达到目的即是赢。

这份和解笔录上书:荣成县政府和解笔录,正本法字第二0八号。原告王苏氏女年四十四岁,住甲子山区楮岛村。被告王进忠男三十五岁,住同前。右双方因继承一案经本府当庭实行和解成立,其内容如左:
1、被告王进忠情愿承认原告王苏氏所有之财产完全归王苏氏自主不加干涉绝不反悔。
2、被告王进忠情愿承认原告王苏氏之原有契约回家立即找回交给王苏氏,王兆忠死时所化之殡费完全不退。
3、原告王苏氏情愿接受上项办法不究其他。朗读笔录双方听明捺印和解完案。原告王苏氏(指印),被告王进忠(指印)。中华民国三十三年八月二十三日。代理县长于洪之(印),司法科长陈子东(印)。另外还加盖了篆字的“荣成县政府印”。

注解:
1、原告王苏氏是我姥姥,我母亲当时未成年。

2、被告王进忠是我姥姥过继儿子的父亲。这个过继儿子未成年死亡后,我姥姥家的财产所有权归了王进忠(包括房子和七亩地),我姥姥只有使用权。我姥姥不服,人被气的都神志不清了。

3、被告王进忠在村里说,是他出的钱给我老爷王兆忠发的丧,我姥姥家的财产应该归他所有。

4、被告王进忠还有一个身份,是时任村长的父亲。这个案子在本村也解决不了。

5、民国三十三年是公元1944年,八年抗战尚未结束。当时共产党领导的荣成县人民政府就在荣成县崖头村一个农家小院里,主要任务应该是领导解放区的人民支援抗战。

6、我姥姥家和我母亲先到区人民政府打官司,政府的人听完后说,人家花钱帮你家出殡了,你家的财产就应该归人家。按现在打官司的说法,算是一审败诉了。

咱说事不能离开七十年前老解放区的时代背景,当时说是败诉也没有判决文书,人家不支持咱家的主张,可不就是败了。

我舅姥爷是共产党员,常开会学习觉悟高,首先他不服。他说,不对。咱这里已经解放了,男女平等,过继儿子死了,还有女儿,女儿也有继承权。
我舅老爷帮我姥姥把状子送到了县人民政府,过了些日子接到政府通知后,我姥姥和我母亲背着干粮就起程了。

七十年前,再远的路也是步行。我姥姥小脚,她住的小海岛与县政府驻地崖头村隔海相望,要绕很大一圈,一路上要在别人家借住两宿。

待续
sdxulina
[第3楼]    发表于: 2016-01-29 12:53    
   引用此帖


正式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77
会员编号: 862315
注册日期: 2015-12-18
短消息


和解笔录上的“一九四四年八月二十三日”距今72年,我说“七十年”是因为大哥家的案子(2014)荣民初第174号判决书的日期是二0一四年九月二十六日,两个案子的时间跨度是正好七十年(还多一个月)。
我发现,解笔录记载的被告年龄三十五有误。具我母亲说,被告王进忠的年龄大,走不了远路,打官司是其副村长儿子王银清代他去的。所以,三十五岁的年龄应该是“被告代理人”王银清的。

我想,这份产生于1944年的、改变了我姥姥家孤儿寡母、凄惨命运的解放区和解笔录,见证了我党领导下的司法机关自始体现了男女平等和保护妇女儿童利益的原则,应该算得上一件珍贵的新中国司法历史民间文物。

一个案子的输赢与否,对错与否,真的能改变一个家庭的命运。从来都是如此。

打赢官司以后,为了报答党恩,我姥姥成为村里的支前积极分子,交公粮,做军鞋都是超额完成任务。1948年,我姥姥虽依依不舍却还是送我19岁的母亲去石岛参加了革命工作,以后母亲服从组织调动去了烟台工作,再以后又调来济南。我母亲今年87周岁,她老人家身体硬朗,打官司的事就是她给我们讲的。

待续。
d090915
[第4楼]    发表于: 2016-01-29 15:46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2573
会员编号: 340800
注册日期: 2009-09-15
短消息

那时执行的是马锡五工作法,调解为主。

现在,在审判工作中照样运用马锡五工作法的调解。只是审判人员变了,审判人员的思想变了。原来是为人民服务,现在是为人民币服务。一字之差,审判“为”了谁的方向错了,最终审判结果是十万八千里了。
sdxulina
[第5楼]    发表于: 2016-01-30 19:02    
   引用此帖


正式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77
会员编号: 862315
注册日期: 2015-12-18
短消息


我要改大侠称呼为老师了哈。谢谢d090915老师赐教!老师言之有理。

我在网上搜了一下“马锡五工作法”,学习了百度百科中的“马锡五审判方式”,还看了“学习马锡五及审判方式专题报告会在广州举行”的一片报道, 确实增长了见识。

我认为,那时,在人民群众中,一定是,没有司法不公这种说法的。

顺便说下,我发现该帖中有掉字、多字、错别字等问题,因没有编辑功能,主要意思不错就不一一改正了,以后尽量注意。

下面我先讲一个打官司之前的小插曲儿。

我姥姥和我母亲找到地方后,看见有人从院门里往外走,是一个年轻的汉子牵着一头小毛驴,小毛驴上坐着个漂亮的小媳妇,这两个人都很高兴的样子。我姥姥问小媳妇,你也是来打官司的?小媳妇嗯了一声。我姥姥又问,什么官司?小媳妇说,我汉子死了,我想和他结婚,小媳妇用手指着牵小毛驴的汉子,又说,婆婆家不让。这里政府同意了,还给了我个批文,回去就和他结婚。

待续。
sdxulina
[第6楼]    发表于: 2016-01-30 22:50    
   引用此帖


正式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77
会员编号: 862315
注册日期: 2015-12-18
短消息


我母亲说,打官司的地方院门朝东,大门口有荣成县人民政府的大牌子,没有人站岗。院内一溜北屋,好多间,每一间屋门口都挂着一个小牌子。第三间屋就是打官司的地方,被告的儿子已经等在那里了,再往西还有两三间屋。看这样子,县政府驻地不是农家小院是大院。

屋里的人叫我姥姥、我母亲还有被告的儿子都进去。进屋后,人家让我姥姥在凳子上坐下,我母亲和被告站着。

我母亲说,屋里有四五个人,全是男的,都不老,年龄和被告的儿子差不多,他们都坐在桌子后面,有记录的,还有审案子问话的。我母亲从没见过这种场面,心里有一些紧张。

审案子问话的人,按现在的说法应该称作法官。法官先让我姥姥说,我姥姥说完被告的儿子再说。他说,为给我姥爷王兆忠发丧,他们家卖了岛外的二亩地。

有必要先解释一下:

1、我姥爷因肺结核去世时,我母亲不到一岁,是我姥爷的独生孩子。王氏家族的人帮忙给我姥姥过继了一个十几岁的儿子,那家儿子多。双方约订,他们家帮我姥姥家发丧,过继儿子在亲生父母家养,孩子能下地干活前,我姥姥家的农活他们家不管,收成也不管,我姥姥农闲时到他家里帮工,将来这孩子给我姥姥养老送终,我姥姥家的房屋和七亩地由这孩子继承。但好景不长,这孩子没几年就死了。

2、我姥姥家居住的村子叫东楮岛村,现在是历史文化名村。海岛三面环海地方小,土地不够种的,人均也就半亩地。岛上的人有不少到岛外买地种。离东楮岛最近的一个靠海的村子也有七八里路远,土地多的村子就更远了。所以,岛上的人家都稀罕岛内的地。

3、民国时期民国政府收税,日本鬼子来后日伪政府收税,抗日政府成立后人民政府收税,都是按土地多少征收,而国民党的税多可是赫赫有名的。在抗日战争初期,曾经有一段时间,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姥姥家向日伪政府和人民政府同时缴税。我姥姥家为此欠下很多饥荒,想卖地还债,被告不让,我姥姥被逼疯多年。后来经过医治,到1944那年打官司时已经明显好转,官司赢了以后,彻底好了。

下次再接着讲法庭上的事儿。

上传三份民国时期的缴税收据。当时给民国政府和日伪政府缴税全是由村里一个在石岛经商的王姓人代办的,名字是他的。我姥姥孤儿寡母,有没有替别人也缴税了还真不好说。至于日伪政府和人民政府的税单,是没有呢,还是没有保存下来?我母亲不记得,都是我姥姥经手的。


附加图片 (按一下缩略图来放大) 民国税单.jpg [ 民国缴税收据 ]
附带图片

附带图片 东楮岛到崖头有多远.jpg [ 但拿不准抗日时期的县政府具体位置 ]
附带图片
sdxulina
[第7楼]    发表于: 2016-01-31 22:22    
   引用此帖


正式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77
会员编号: 862315
注册日期: 2015-12-18
短消息


我忽然想明白了,可能是抗日战争时期的拉锯战造成向两个政府同时缴税的情况。

接着讲法庭上的事儿。

被告的儿子(以下简称被告)不是说,为给我姥爷发丧他们家卖了岛外的二亩地吗。法官说,人家自己有地,你为什么不卖?人家岛内的地多值钱,你岛外的沙滩地才值多少钱,还不是你想要人家岛内的地?法官还说,你不让人家卖地还饥荒是你不对。被告不语。

法官指着我母亲问我姥姥,她是你闺女吗?我姥姥说是。同样的话法官连问三遍,我姥姥连说三个是。

法官又问被告,我母亲是我姥姥的闺女吗,被告也说是。法官也是同样的话连问三遍,被告也连说三个是。

法官说,闺女也有继承权,王兆忠的财产由他闺女继承。

我母亲说打官司的时间不长,印象深的对话她都记得,印象不深的就忘了。但她记得,她和我姥姥拿着那份文书出门后心里可高兴了,一路上有说有笑,一回到家就赶紧卖了二亩地,把饥荒都还上了。

我母亲还说,那时候的人真听话,被告一回去,就赶紧把契约找出来送到我姥姥家。

我姥姥不识字,但“敬惜字纸”的传统观念很强,我们小时候乱扔有字的纸她都不让。经我姥姥之手保存下来的家族文物有:道光二十八年的船运税单、宣统元年我姥爷与其兄弟们分家的契约、老解放区的股票等不少东西,就是没有这份让她受尽苦难的契约,可见她对这份契约的抗拒心理有多重。对我姥姥被逼疯的那一段心酸经历,我也不想再在这里提起。

上传一张照片,在东楮岛我姥姥家(以后卖了)外面的家人合影。1992年回老家安葬我姥姥时照的,右一是我,年龄大的是我母亲,还有我哥和二妹。


附带图片 东楮岛老屋前合影-1992.jpg
附带图片
sdxulina
[第8楼]    发表于: 2016-02-02 20:28    
   引用此帖


正式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77
会员编号: 862315
注册日期: 2015-12-18
短消息


d090915老师提到的马锡五工作法,在其典型案例中,有“三、封彦贵以女儿为财物,反复出售,违反婚姻法令,判处劳役,以示警诫。”的判决。据此我分析,在七十年前我姥姥的案子中,法官没有让我姥姥赔偿被告的卖地损失可能有两个考虑,一是因为我姥姥遭受的实际侵害更大,二是对被告和其他人也有一层“以示警诫”的意思。

七十年前的审案法官应该是和解笔录上的县政府司法科长陈子东,因为那时的干部以身作则,身先士卒。在此,我向陈子东同志致以崇高的革命敬礼!
sdxulina
[第9楼]    发表于: 2016-02-03 22:08    
   引用此帖


正式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77
会员编号: 862315
注册日期: 2015-12-18
短消息


再接着说七十年后的案子。

该案一审败诉、二审维持原判、再审驳回。自2013年4月起诉,自2015年12月再审驳回,耗时两年零七个月。

案发地:山东省威海市荣成市夏庄镇二胪村。这是一个贫困村,山多地薄,农民收入低。

案子的起因:
2004年3月,我大哥家承包了村里两座山。这两座山不相连,一座名为“前腰
sdxulina
[第10楼]    发表于: 2016-02-03 22:24    
   引用此帖


正式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77
会员编号: 862315
注册日期: 2015-12-18
短消息


养猪人(养猪场负责人,下同)说地是他租来的,与我大哥家无关,是村委会同意的,他有合同。

冲突最激烈的时候,双方动手打了起来,对方人多势众,我侄子被他们的人打的头破血流。

最可恶的是,村主任林清拒不承认西山北坡是我家承包的,竟然空口无凭说是一个东北人承包的。

这个东北人在本村确有承包地,但与我大哥家的承包山岚并不重合,他承包的是一块平地,位置在我大哥家承包山岚北坡的再北面。

东北人的“承包地”与我大哥家的“承包山”之间,按合同约定留有10米间隔地带以防纠纷。我大哥家承包西山十年来,两家相安无事,并无任何争议。

请注意这个“承包地”概念,它是我大哥家山岚承包合同的北至边界标志地名。

我大哥家要求村主任林某拿出与东北人签的承包合同与我家的承包合同对质,看看西山北坡到底是谁承包的。但村主任林某大言不惭,说没有东北人的承包合同。到底是村委会真的没有与东北人签订合同,还是林某不敢拿出来对质,只有林某自己心里最明白。

这个“东北人”,不知何时没了踪影。

眼见在村里不能解决问题,我大哥家又赶紧去找镇政府,当时镇政府负责信访的人让我大哥家去法院打官司解决。

大哥家为打官司找了律师,律师说打官司需要证据,我大哥家赶紧借了照相机,在施工现场照了几张照片,大约在2013年4月底就去立案了(2013)荣民初376号。

立案后,法院并未阻止养猪场施工,养猪场自身也加强了保安,根本不让我大哥家的人再靠近施工现场了,以后律师去看现场人家也不准许。

一审期间法院出尔反尔,真是一言难尽。直到2014年9月,我大哥家才拿到一审败诉的判决书。

上传西山承包合同复印件等几张照片。


附加图片 (按一下缩略图来放大) 前腰耩山岚合同小-2.jpg [ 西山承包合同 ]
附带图片

附加图片 (按一下缩略图来放大) 前腰耩山岚草图文字说明.jpg [ 西山承包合同附件承包山岚地形图 ]
附带图片

附带图片 北坡被毁开始1.jpg [ 养猪场开挖我大哥家承包的西山北坡 ]
附带图片

附加图片 (按一下缩略图来放大) 荣成市夏庄镇二胪村云图.jpg [ 案发地卫星云图 ]
附带图片
sdxulina
[第11楼]    发表于: 2016-02-04 13:27    
   引用此帖


正式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77
会员编号: 862315
注册日期: 2015-12-18
短消息


我大哥家苦等18个月拿到一审判决书时,占地约60亩、计划投资1600万的大型养猪场已经建成。

我大哥家承包的、西山的北坡,已经被养猪场从分水岭以下齐刷刷挖没有了。曾经完整的西山,成为断崖式的半座山体。

这是原审法院有法不依、故意放纵被告强行改变诉争土地利用现状所造成的严重后果。

我大哥家与原村委会双方签合同时已经明确约定北至边界为“承包地”,附图上也明明画有北坡。承包后,我大哥一家人辛辛苦苦在西山上种了松树、洋槐、柞树、绒花树等多种树木,且已承包十年、行使承包经营权十年,期间没有与村委会和东北人发生过任何争议。

但在荣威两级法院的多次审理中,西山北坡被办案法官们一而再、再而三认定为东北人的承包地。认定的依据是村委会提供的几个言行前后不一的证人做的假证。

如此一来,我大哥家承包的北坡就像村委主任林某说得那样,不属于我大哥家了。

在假证面前,养猪人、村委会都没有侵权责任了,倒是我大哥家的原始承包合同没有法律效力了。简直是荒唐至极。

对我大哥家承包西山以后,包括对北坡行使承包经营权十个年头没有任何争议的事实,办案法官们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办案原则哪里去了?

是依法办案?还是违法办案?


附带图片 最高院据使用规定.jpg
附带图片
呼喊声声
[第12楼]    发表于: 2016-02-05 16:41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548
会员编号: 774132
注册日期: 2013-07-30
短消息

楼主你用七十年前后对比司法环境,比得好!现实的司法太腐败了!
sdxulina
[第13楼]    发表于: 2016-02-05 21:02    
   引用此帖


正式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77
会员编号: 862315
注册日期: 2015-12-18
短消息

QUOTE (呼喊声声 @ 2016-02-05 16:41 )
楼主你用七十年前后对比司法环境,比得好!现实的司法太腐败了!


谢谢 呼喊声声 老师参与讨论!你的评论就是对我的支持。欢迎老师继续关注该案进展。
民生2011abc
[第14楼]    发表于: 2016-02-05 23:27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1092
会员编号: 493678
注册日期: 2011-03-17
短消息

QUOTE (sdxulina @ 2016-02-03 22:08 )
再接着说七十年后的案子。

该案一审败诉、二审维持原判、再审驳回。自2013年4月起诉,自2015年12月再审驳回,耗时两年零七个月。

案发地:山东省威海市荣成市夏庄镇二胪村。这是一个贫困村,山多地薄,农民收入低。

案子的起因:
2004年3月,我大哥家承包了村里两座山。这两座山不相连,一座名为“前腰

一审败诉,二审维持再审,再审驳回。

这是个格式。

家乡也是这样吗?
« 上一篇主题 | 网评天下 | 下一篇主题 » 刷新本页 到顶端

话题选项 [第1页/共1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转到第   回复这个主题回复这个主题  发起一个新主题发起主题  Start Poll发起投票

 


论坛声明:本论坛原创作品版权归中国法院网法治论坛与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与法治论坛或作者联系。
(电话:010-67550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