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游客 ( 登录 | 注册 ) 重新发送验证电子邮件
|> 法治论坛 -> 论坛列表 -> 法律实务 -> 行政 
  回复这个主题回复这个主题   发起一个新主题发起主题   Start Poll发起投票
> 黄光阳:崇义县规划行政许可案能否云开日出 刷新本页 | 跟踪主题 | 邮寄主题 | 打印主题
规则阳光
[楼 主]    发表于: 2017-03-20 15:08    
   引用此帖


新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0
会员编号: 865没有005
注册日期: 2017-01-17
短消息

黄光阳:三诉崇义县城乡规划建设局规划行政许可案(建字第3607252013112824号、建字第3607252013112823号《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框架三层半,建字第3607252014061905号、建字第3607252014061904号《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框架一层)(申诉内容)
申请人黄光阳
被申请人崇义县城乡规划建设局
黄光阳不服崇义县人民法院2016年8月11日(2016)赣0725行初6号《行政判决书》及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年11月23日(2016) 赣07行终197号《行政判决书》所作的错误判决,特申请再审。
申请请求:
1、判令撤销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年11月23日(2016) 赣07行终197号行政判决书,判令撤销崇义县人民法院2016年8月11日(2016)赣0725行初6号行政判决书;
2、判令撤销崇义县城乡规划建设局颁发的建字第3607252013112824号、建字第3607252013112823号、建字第3607252014061905号、建字第3607252014061904号《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
申请理由: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第二款规定,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应当提交使用土地的有关证明文件、建设工程设计方案等材料。对符合控制性详细规划和规划条件的,由城市、县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据此,审查被申请人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被申请人据以作出行政许可行为的基础性材料:《江西省建设用地批准书》、第三人私宅规划设计方案及总平面图、施工图、控制性详细规划就处于证据地位。应当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进行审查。基础性材料缺少或者不合法,就不能认定被申请人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行政行为合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四条规定,设定和实施行政许可,应当依照法定的权限、范围、条件和程序。据此,还应当审查行政许可程序合法的事实和证据。因此,原判决存在以下问题:
(一)第三人取得的《江西省建设用地批准书》明显缺乏法律依据,存在重大明显违法情形,原判决认定被申请人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行政行为合法的主要证据不足
一审、二审认定第三人取得了《江西省建设用地批准书》的事实,但该批准书批准的用途是宅基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三条、第六十二条的规定,只有农村的村民才能使用宅基地。《江西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办法》第四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城镇非农业户建住宅,应当使用国有土地。被申请人提交的《建房户安置人口基本情况》(即被申请人提交的编号为14、15的证据附表)证明,第三人为城镇非农业户,不符合使用宅基地的条件。因此,第三人取得的《江西省建设用地批准书》明显缺乏法律依据,存在重大明显违法情形。《江西省建设用地批准书》是被申请人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行政行为的基础性文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许可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规定,作为被诉行政许可行为基础的其他行政决定或者文书存在以下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不予认可:第(二)项,明显缺乏法律依据;第(四)项,其他重大明显违法情形。据此,法院有权对关联行政行为进行审查。对第三人取得的明显缺乏法律依据,存在重大明显违法情形的《江西省建设用地批准书》,应当不予认可。二审判决认为该《江西省建设用地批准书》,属于另一法律关系,不是本案审查的对象,又对其作为证据的合法性加以确认是错误的。
(二)第三人私宅规划设计方案违反国家强制性标准不具合法性,原判决认定被申请人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行政行为合法的主要证据不足。
根据《住宅建筑规范》(GB 50368―2005)第4.1.2条规定,住宅至道路边缘的最小距离,住宅面向道路有出入口多层,路面宽度小于6米的,该距离最小为2.5米,路面宽度6米至9米的,该距离最小为5米。第三人私宅规划设计方案图(即被申请人提交的编号为43的证据)标明第三人住宅南面墙体与道路(即图中的二条平行线)边缘重合。第三人私宅规划设计方案显然违反上述国家强制性标准。《江西省城市规划管理技术导则》第二十条规定,住宅建筑山墙间距,必须不应小于6m。第三人私宅规划设计方案图标明第三人私宅与其西侧的住宅(即申请人住宅)的山墙间距为3.7米。山墙间距明显不符合规划标准。因此,第三人私宅规划设计方案不具合法性。第三人私宅规划设计方案是被申请人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基础性材料,其不合法不能作为认定被申请人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行政许可行为合法的证据。二审认为被申请人经审查第三人的规划申请符合江西省城市规划管理技术导则的相关规定,是没有事实和证据的。该导则第二条规定,本导则适用于本省县政府所在地镇和设市城市城市规划区内新建、扩建和改建建筑物、构筑物、道路和其他工程设施。据此,第三人的房屋拆旧建新是属于新建建筑物,应当适用该导则关于住宅建筑山墙间距必须不应小于6m的规定。二审认为第三人是在原址上拆旧建新,并没有改变原有的间距,申请人的这一主张,本院不予支持,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三)被申请人没有提交第三人建房地块的控制性详细规划、建设工程总平面图、施工图,原判决认定被申请人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行政行为合法的主要证据不足。
1、认定被申请人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是否合法,一要审查第三人提交的材料是否齐全、合法;二要审查所提交的材料是否符合控制性详细规划和规划条件。提交的材料不齐全、不合法,或者提交的材料虽然齐全、合法,但不符合控制性详细规划和规划条件的,不能认定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行政行为合法。首先,被申请人没有提交第三人建房地块的控制性详细规划,就无法判断第三人提交的私宅规划设计方案等申请材料是否符合该地块控制性详细规划。其次,根据行政诉讼法证据规则,被申请人没有提交该地块控制性详细规划就应当认定该地块没有控制性详细规划。根据《江西省城市和镇控制性详细规划管理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城市规划区范围内尚未编制城市控制性详细规划的地块,不得进行开发建设,但因国家、省重点工程建设需要使用土地,并经省人民政府审批同意的除外。据此,第三人建房既非国家、省重点工程建设,也未经省人民政府审批同意,该地块没有控制性详细规划,不得进行开发建设。因此,在被申请人没有提交第三人建房地块的控制性详细规划的情况下,原判决认定被申请人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行政行为合法的主要证据不足。二审认为当时崇义县中心城区控制性详细规划还在编制过程中,被申请人经审查第三人的规划申请符合江西省城市规划管理技术导则的相关规定,许可程序符合法律法规及崇义县城市建设规划的规定,是明显违反《江西省城市和镇控制性详细规划管理条例》规定的。况且,二审认定“当时崇义县中心城区控制性详细规划还在编制过程中”是没有事实和证据的。理由有二,其一,被申请人没有提交任何证据证明这一事实;其二,崇义县《2011年政府工作报告》证明,2010年崇义县就已完成县城总体规划修编工作,完善了城东、城西、城南、城北“四大片区”分区规划和控规编制,实现城区近期建设地段控制性详规全覆盖(第三人建房地块位于城东片区)。被申请人作出行政许可行为的时间是2013年11月,当时该地块控制性详细规划早已编制,不存在还在编制过程中的问题。
2、根据《江西省城乡规划条例》第四十四条的规定,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设单位或者个人应当提交以下材料:建设工程设计方案及总平面图、施工图;国土资源主管部门批准使用土地的有关证明文件。据此,被申请人没有向法院提交建设工程总平面图、施工图证据,按行政诉讼法证据规则,应当认定没有相应的证据。因此,一审、二审认定被申请人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行政行为合法的主要证据不足。
(四)原判决认定被申请人行政许可程序合法,没有事实和证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三十六条规定,行政机关对行政许可申请进行审查时,发现行政许可事项直接关系他人重大利益的,应当告知该利害关系人。申请人、利害关系人有权进行陈述和申辩。据此,第三人私宅规划设计方案图(即被申请人提交的编号为43的证据)标明第三人私宅与其西侧的住宅(即申请人住宅)的山墙间距为3.7米,不符合必须不应小于6m的住宅建筑山墙间距标准,将对申请人住宅的通风、采光、日照、视觉卫生等造成严重影响。被申请人在核发第三人建设工程规划许证行政行为中应当依法履行告知义务。根据《江西省城乡规划条例》第四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经依法审定的建设工程设计方案的总平面图不得随意修改;确需修改的,城乡规划主管部门应当采取听证会等形式,听取利害关系人的意见。据此,第三人申请加层,被申请人作出第二次行政许可行为时,第三人私宅由三层半加一层调整为四层半,第一次行政许可时经审定的建设工程设计方案总平面图中的层数和控制总层高就必然要修改。被申请人应当依法采取听证会等形式,听取利害关系人的意见。但是,被申请人在先后二次核发第三人建设工程规划许证行政行为中均没有依法履行告知、听证义务,违反了法定程序。第三人与申请人签订的协议书不是被申请人履行了告知、听证义务的证据,其理由有三:其一,告知、听证的义务主体是行政机关,第三人与申请人均非告知、听证义务的主体;其二,被申请人作出行政许可行为的时间是2013年11月,协议书签订时间是2014年6年3日,是在作出行政许可行为之后;其三,房屋按份共有人杨芳不同意签订协议书,没有在协议书上签名,也没有收取第三人的采光费。杨芳及第三人当时均在场,因此该协议书因杨芳不同意而无效。被申请人没有提交任何证据证明其履行了告知、听证义务。二审认为第三人与申请人就采光等问题达成了协议,被申请人行政许可程序合法是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的。
(五)被申请人没有在举证期内举证和在举证期内提交延期举证的书面申请,原判决认定被申请人行政许可行为合法的主要证据不足
2016年5月13日,被申请人签收了起诉状副本等法律文书,2016年6月1日才向法院提交证据和补交延期举证的书面申请(见一审判决书第5页第1至4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二款规定,延期举证的书面申请应当在举证期内提交。被申请人逾期提交证据时补交延期举证的书面申请,不符合规定,应当视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没有相应的证据。
二、原判决适用法律、法规错误
原判决认为被申请人对同一幢建筑割裂为上下两个部分,分两次核发独立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行政许可行为合法,明显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立法本意。
根据《江西省城市和镇控制性详细规划管理条例》第十二条第二款规定,建筑高度的规定应当作为强制性内容。为说明问题,现以第三人房屋建设工程为例,并假定该地块控制性详细规划规定的建筑高度为不大于15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第二款规定,对符合控制性详细规划和规划条件的,由城市、县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第三人第一次申请建筑房屋(框架三层半),建筑高度为13.5米,符合控制性详细规划规定的建筑高度为不大于15米的要求,第二次申请加一层(框架一层),建筑高度为3米(见被申请人提交的编号为52的证据),也符合控制性详细规划规定的建筑高度为不大于15米的要求。因此,第一次核发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框架三层半)和第二次核发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框架一层)均符合规定。但是,实际上房屋由三层半加一层就是四层半,建筑高度是16.5米(即13.5米加3米),是不符合控制性详细规划规定的建筑高度为不大于15米的要求,是属于不能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因此,对同一幢建筑割裂为上下两个部分分两次核发独立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方式,是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立法本意的,会导致规避该法条适用的后果。
三、二审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
杨芳不同意签订协议书,没有在协议书上签名,也没有收取第三人的采光费。一审认定协议书杨芳未签字但在场并收领了第三人的采光费,是没有事实和证据的。协议书因房屋按份共有人杨芳不同意而无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六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对一审人民法院认定的事实有争议的,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开庭审理。据此,在申请人对一审认定事实存在明显争议的情况下,二审应当开庭审理。但二审违反法律规定没有开庭审理,又以第三人与申请人就采光等问题达成了协议的争议事实作为裁判理由,明显影响公正审判。
综上,赣州市两级判决是错误的,请求上级人民法院依法审查决定再审,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和督促有关行政机关依法行政,让人民群众在行政案件的审判中也能感受到公平正义。
此致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再审申请人:黄光阳
2016年月日
« 上一篇主题 | 行政 | 下一篇主题 » 刷新本页 到顶端

话题选项   回复这个主题回复这个主题  发起一个新主题发起主题  Start Poll发起投票

 


论坛声明:本论坛原创作品版权归中国法院网法治论坛与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与法治论坛或作者联系。
(电话:010-67550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