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游客 ( 登录 | 注册 ) 重新发送验证电子邮件
|> 法治论坛 -> 论坛列表 -> 法律实务 -> 民商事 
  回复这个主题回复这个主题   发起一个新主题发起主题   Start Poll发起投票
> 市场价60余万的房子难道会以25万元的价格卖出吗?三门峡市中院判得有理吗? 刷新本页 | 跟踪主题 | 邮寄主题 | 打印主题
ljh795
[楼 主]    发表于: 2017-04-10 10:48    
   引用此帖


新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0
会员编号: 868138
注册日期: 2017-04-10
短消息

在全面依法治国、从严治党的大环境下,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李会强罔顾事实、滥用职权,作出了(2016)豫12民终1658号的逆天判决,请看事实:
作为一名当事人,吕旭江申请执行范卿、张蕾锦绣嘉苑房产一案,经三门峡市湖滨区人民法院审理并判决,执行标的已经法院公开司法拍卖,并以56.1万元拍卖成交,成交款已打入湖滨区人民法院账户。但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李会强以第三人杨旭东提出异议,认为房屋已卖给他,三门峡市湖滨区人民法院不应执行拍卖此房屋为由,公然将一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判决发回重审。在湖滨区法院召开审委会研究再次驳回杨旭东异议的情况下,中级法院法官李会强不顾湖滨区法院四次:(2014)湖执字第565-2号、(2015)湖民初字第01698号、(2016)豫1202民初1640号(口头驳回、听证驳回、法庭驳回、审判委员会驳回)审理结果,以王燕玲、杨旭东所谓的口头证据、证人之间相互印证而无视我提供的物业公司书面及录音证据、照片及该小区业主反映的事实情况等,无视前几次庭审时杨旭东前后不一的事实陈述,无视法律的存在,故意滥用法律条款,在没有任何实质书面证据的情况下公然作出“判决王燕玲、杨旭东胜诉,撤销了三门峡市湖滨区人民法院判决,房屋归杨旭东所有;不得对该房屋执行”的逆天判决。真不知公理何在,法理何在?
按照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李会强的认定陈述,主要依据有4条:1、王燕玲、杨旭东有权提出异议,应当受到保护;2、杨旭东占有此房屋是事实;3、王燕玲、杨旭东与范卿之间所有买卖交易均使用现金且不用获取得房管部门的登记,符合人们日常交易习惯;4、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28条。我想问一下李法官:
一、1、被执行人范卿、张蕾具备卖房资格吗?《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张蕾在房管局只是进行办理了预登记,还未取得物权,产权还在河南省锦寓置业有限公司名下,一个还未取得物权的人凭什么卖房子?不需要征得河南省锦寓置业有限公司的同意吗?一套评估价值70余万元的房子(有评估事务所的报告),李会强法官又凭什么认为王燕玲花25万元就能买到?是公平交易吗?合法吗?有效吗?
2、被执行人范卿、张蕾2013年8月份刚付了350100元购买了合同价400612元的房子,9月份就以25万元将房屋卖掉,范卿作为企业经营管理人员有那么愚蠢吗?有那么傻吗?符合常理吗?市场价60余万的房子难道会以25万元的价格卖出吗?
3、范卿以内部价从机关单位购得房子,作为三门峡人或法官应该知道,前期必定支付一定数额的相关转让费用,转手加价卖到五六十万元没问题,为什么会以25万元卖给王燕玲?事实上,豫华鼎评报字(2014)第078号资产评估报告认定价值705600元,拍卖成交价56.1万元。范卿、张蕾会如此愚昧吗?
4、王燕玲所说以25万元购得范卿房子,几次开庭不能自圆其说。在2014湖执字第562-2号裁定书中法官在法庭调查时,杨旭东提供的证据内容:今收到王燕玲250000元,《借款合同》编号:----。收款人范卿。而且房屋当事人范卿的爱人张蕾当庭陈述,签定房屋买卖合同实属为借款做的抵押手续。曾经作为工商银行工作人员及陕县某担保公司经理的王燕玲辩解不懂这些道理,其做法官的丈夫聂新明也不知道吗?这些连普通人都能明白的道理,明显的名为买卖实为借贷关系的合同李会强法官看不出来吗?
5、王燕玲找了几个人互相串通,让杨旭东来搅局,提供的事实 证据在哪里,难道只凭几个人互相串通的口供来相互印证吗?靠法庭当场篡改笔录吗?我向法庭提供的证据录音、照片、笔录、档案登记等为什么只字不提?杨旭东前后不一的法庭陈述及上诉状哪里去了?买房子对于所有中国老百姓来说都是一件大事,岂能不慎重、不打听,谁能买房子都是拿着几十万元现金交易的,可能吗?
6、王燕玲,杨旭东在第一次法庭出庭时,两人在法庭上就房屋交易付款时间、现金或转账说法不一,相互商量口供,当庭遭到法官训斥,休庭后,经其律师指点,又在法庭上当场更改笔录,这难道不是作假吗?难道不是串供吗?法官难道听之任之吗?
7、王燕玲的丈夫聂新明,系陕县人民法院法官、庭长,也在本案审理期间,在背后威逼我、调查我,扬言要我入监狱,给我施加压力;没有达到目的后,又向我提出要求,让我给其30万元作为他不再搅局的条件,我没答应;后又改为威胁我当时的律师,导致我的原律师无法为我再行辩护,我只好另行聘请律师。不知聂新明在这场官司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作为法官妻子的王燕玲后来又多次向我现任律师谩骂、恐吓,炫耀:“这官司我一定赢,走着瞧!”请问她哪来的底气,她的后台到底是谁呢?怎么敢如此胆大妄为?
8、李会强作为一名法官、庭长,他怎么就这么容易相信所谓王燕玲、杨旭东提供的证人、证词?几十万元的大件商品交易每次都使用现金还说这符合人们日常交易习惯。对于买房的现金来源在前5次长达数月时间审理中都未能说明并提供给法庭,到了李会强法官这里找了两个人证言就证明现金有来源,岂不可疑?据查,王燕玲、任得应、霍力波、张岩松等在多起异议案件中都有出现搅局的身影,请问他们就那么可信吗?杨旭东提供的证人证言前后能一致吗?购买房子是一件大事,怎么会啥都搞不清楚就买下了?没有询问相关人员吗?以房管局不能过户搪塞,难道不知道要更改备案信息吗?事实上,当时这个小区还有十几户类似情况买房的人,都是采取了更改信息的办法获得了预登记,保护了自己的权利,(有物业公司工作人员笔录及档案为证)杨旭东就不知道吗?不知道询问物业吗?不知道询问开发商吗?不知道询问房管局吗?难道王燕玲、杨旭东周围的人都不知道吗?长达一年多时间都不知道吗?不知道就可以不按法律办事吗?
9、2014年4月,我经湖滨区法院依法保全了范卿、张蕾的两套(康乐家园与锦绣嘉苑)房子,在此前提下他们与我签订了(2014)湖民二初字第131号民事调解书,由于范卿未能按照第4条(范卿承诺在2014年5月31日以前将所欠吕旭江其他款项10万元还清)履行,我2014年6月24日申请了强制执行。7月3日范卿与农行信贷经理雷相春、孙毅找我让我协助解封康乐家园的房子,贷款后就还我钱,范卿还把锦绣嘉苑房子的钥匙给了我表示诚意,我们当即去房子查看了,没有问题;事后,我们把钥匙交给了执行法官。而且孙毅向我先转了8万元,作为履行第4条的保证,并给我打了6万元欠条作为到8月31日之前履行调解书的保证;范卿也保证8月31日之前按调解书再还款10万元;为确保我的权益,我们又同意查封了范卿、张蕾公园9号的房子(2014年7月8号查封);在此之后经执行局法官同意2014年7月15日才解封康乐小区的房子;在解封康乐小区房子之前锦绣嘉苑没有任何人居住或有争议,否则我会给他申请解封吗?这些执行法官也都清楚;这些事情在另一案件(2014)湖民一初字第1347号也是有记载证明的,我也是有证据的,李会强法官为何不问、不看?不调查?李会强法官既然相信证人证言,那么我提供锦绣嘉苑物业公司的证明、照片、录音、笔录为什么不看、不提、不调查呢?为什么不去问锦绣嘉苑的数百住户呢?
这些都是李会强法官的所谓符合人们的日常习惯吗?
二、1、所谓杨旭东说的实际占有房屋的时间:实际情况是那个时间整个小区还没有交付钥匙,他又怎么占有?王燕玲、杨旭东在法院提供的材料说在2013年10月份范卿给的钥匙,可是据调查物业公司在2014年5月份后才发放钥匙,他是怎么取得钥匙的?这些都是可以调查数百住户的,在物业是有登记记录的。杨旭东提供的材料说2014年3、4月份他进行了装修,后他与他母亲在此房屋一直居住直到强行腾房时(法院腾房时间2015年4月23日),可信吗?有当时的照片可以证明其在说谎。有在没有任何居住设施的环境下居住一年之久吗(有评估事务所的报告和照片)?既然在那里生活,就必然要产生水、电费,请看一下他号称与他母亲住了长达一年多时间的物业公司登记的水电费情况,几乎不产生任何的水电费,太令人不可思议了吧?


杨旭东说他于2014年3、4月间进行了装修,5月11日向物业以张蕾名义交了押金,然而经调查事实情况是:该房屋是2014年5月11日范卿在物业处缴纳一年物业费及2000元装修押金后领取的钥匙,据物业经理讲该房屋业主领钥匙时说不急着装修,原本应缴纳的物业费打8折后收取1330元。那么该房屋什么时间在物业处领取的钥匙显而易见,杨旭东是怎么在领取钥匙之前就装修入住的?所有装修入住户都领了出入证方便进入,杨旭东怎么没领呢?
领取钥匙和缴纳费用物业记录照片


2、三门峡市湖滨区人民法院按法律程序采取的执行措施,怎么就错了呢?如果杨旭东真的实际占有了,那么评估事务所怎么进行评估呢?难道评估所也在造假吗?当时司法竞买人张跃丽又如何数次进屋去看房子呢?杨旭东和他母亲当时在哪里?屋内怎么没有家具和必要的生活用品?他和他母亲怎么不阻止呢?为何在长达数个月的时间不提异议?难道是法院损害了杨旭东的利益吗?
2014年9月拍卖前评估所进屋实地测量照片

3、实际情况是:法院第二次拍卖时,截止2015年2月25日还有竞买人去看房子,房子还是原状,而到了2015年3月9日,买受人去接受房子时才发现房屋中搬入了家具物品,前后10余天时间,杨旭东违法强行闯入法院已查封的房子这种强盗行为不应受到惩处吗?这种强盗行为怎么就成了李会强法官的所谓实际占有呢?
附上物业调查笔录:(法院开庭时我提供的笔录证据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法院李会强视而不见)
4、 退一万步讲,《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如果李会强法官的判决书成立的话,那天下还有什么可以能执行了的房子呢?是不是房屋登记机关就没用了呢?银行贷款做的他项权证又有何用呢?只要在这之前有交易,银行就没权力主张,这样的逻辑岂不可笑?按李会强法官的逻辑杨旭东也可以再往后卖十手八手也是合法的了,以后房屋交易也不用去房管机关了,人们相互之间写个买卖合同就行了,也不用去房管局了,也不用交印花税、契税了等岂不皆大欢喜?国家还有法制吗?李会强法官说“对于杨旭东占有的时间当事人的陈述及证人证言均证明是在其购房后即占有该房屋。至于是否持续在该房屋居住,并不影响占有的成立”。一切都是非法,怎么就证明了其占有房屋?李会强法官这话说的也太无耻了吧!
以上就是李会强法官认定的事实占有吗?
三、李会强法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判决杨旭东的请求符合法律规定真是荒唐可笑。第28条明明规定:金钱债权执行中,买受人对登记在被执行人名下的不动产提出异议,符合下列情形且其权利能够排除执行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在人民法院查封之前已签订合法有效的书面买卖合同;(二)在人民法院查封之前已合法占有该不动产;(三)已支付全部价款,或者已按照合同约定支付部分价款且将剩余价款按照人民法院的要求交付执行;(四)非因买受人自身原因未办理过户登记。
房子产权2014年4月24日查封时还登记在河南省锦寓置业有限公司名下,河南省锦寓置业有限公司就不是案件中的被执行人,杨旭东有什么资格提异议?请问杨旭东买的是王燕玲的房子,房子又没有登记在王燕玲名下,杨旭东有什么资格提出异议?那么连适用法律的前提都不存在,还怎么适用第28条呢?
1、拿一个房屋买卖合同做为借款合同的抵押手续竟然被认定为真实的房屋有效买卖,太荒唐了吧。2、杨旭东实际占有房屋了吗?3、王燕玲付了25万元买了一套价值70余万元、司法拍卖成交价56.1万元的房子太有才了吧?只有李法官会信吧?4、如果真是要买此房屋可以通过与开发商协商在房管部门变更登记来取得权利,难道王燕玲、杨旭东、聂新明法官、李会强法官都不清楚吗?都不知道询问相关人员吗?以上4条杨旭东哪一条占理?不禁让人想起了原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法官判案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那么多事实、单据不看,前期主审法官不问,李会强法官仅选择王燕玲、杨旭东提供几个互相串通好的证人证言相互印证,是选择性失聪吧?况且证言的虚假性也是可以推定的,在头一次笔录中就能看到。
请问李会强法官你判案都只看证人证言吗?难道不看证据吗?提供那么多证据你都把他藏哪里去了?难道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判案全靠证人之间相互印证就可以了吗?
三门峡法院系统在全国已出名一个“眼花法官,”难道还要再出一个“串供法官”吗?李会强法官再次上演了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李会强法官作为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位法官,面对如此众多的事实证据,单凭王燕玲等的空口无凭就做出如此逆天判决,究竟是关系、利益还是腐败?我相信朗朗乾坤,人民法院最终会给公民一个公正的结果,我拭目以待!!!
电话:13849835795
2017年元月12日
« 上一篇主题 | 民商事 | 下一篇主题 » 刷新本页 到顶端

话题选项   回复这个主题回复这个主题  发起一个新主题发起主题  Start Poll发起投票

 


论坛声明:本论坛原创作品版权归中国法院网法治论坛与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与法治论坛或作者联系。
(电话:010-67550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