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游客 ( 登录 | 注册 ) 重新发送验证电子邮件
|> 法治论坛 -> 论坛列表 -> 法律实务 -> 民商事 
  回复这个主题回复这个主题   发起一个新主题发起主题   Start Poll发起投票
> 检察院不受理的《忆事抗诉申请书》 刷新本页 | 跟踪主题 | 邮寄主题 | 打印主题
刘治成
[楼 主]    发表于: 2017-03-27 08:43    
   引用此帖


高级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1877
会员编号: 588229
注册日期: 2011-09-11
短消息



检察院不受理的《民事抗诉申请书》
抗诉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王建兴,男,1949年3月出生,汉族,住青铜峡市邵岗镇沙湖村4队,公民身份证号码642102194903182114.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青铜峡市水务局。住所地青铜峡市裕民街道办事处古峡东街,组织机构代码01013746-5.
法定代表人:李学东,局长。
请求事项:申请人不服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吴民终字第216号民事判决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八条第一款、第二百零九条第(一)项,提出抗诉申请。
事实与理由:
2011年10月11日,青铜峡市邵岗水利工作站给原告出具证明一份,载明:“邵岗镇沙湖村四队永宁交界的原有王建兴自建0.4米渡槽1处、3×1.2米生产桥1处、节制闸1处,由于沟道机械清淤拆除,经与王建兴本人协商同意新建以上水利设施,此工程建完为止。”因市水务局未履行该合同义务,原告起诉要求被告履行协议或赔偿费用6万元,赔偿因违约给原告造成的损失3万元。
原审法院查明王建兴1984年开发本村荒地50亩,自建上述水利设施被被告拆除至今未重建。
一审判决称,青铜峡市邵岗水利工作站给原告出具证明“是对原告提出要拆除必须在清淤后由市水务局重建设施的承诺,是原告与被告市水务局的真实意思表示,自该证明出具时合同成立。”显然,根据合同法的规定,被告应履行其承诺,但该判决采信了被告关于原告自建水利设施属于非法建筑的辩称以及村委会的伪证,称王建兴自建的渡槽、生产桥、节制闸“未报经审批且不符合法律规定”,因之原告要求重建或赔偿重建费用不符合法律规定,“原告亦未提供造成损失的相关证据,原告主张的土地损失费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判决:驳回原告王建兴的诉讼请求。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再审被驳回。
一、本案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三)项,“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的情形。
一审判决查明,2013年9月2日,青铜峡市邵岗镇沙湖村村民委员会出具《关于沙湖村四队与永宁县李庄村交界支沟的情况说明》一份,载明:“一、沙湖村四队与永宁县李庄村交界支沟,担负着沙湖村、李庄村、宁化村和古镇村的排水,由于多年来工程老化,沟道淤积严重,各村农户的挤占,造成排水不畅,盐碱上升,导致粮食大量减产,相关受益村队群众意见很大……二、王建兴私自开发的属于我村集体所有荒地50亩左右,与我村未签订任何土地承包合同,村上从来没有向其收缴过承包费和水费,王建兴所种植粮食作物每年都有收成。三、王建兴私自开垦的荒地有一部分属于非法挤占沟道形成,把原来支沟12米挤占了6米,将支沟附设全部挤占,严重影响沟道排水,村上多次要求王建兴退还挤占土地,均被拒绝,问题一直没有解决。’”
上述已查明的证据完全是伪证。第一,交界支沟工程老化,淤积、各村农户的挤占、排水不畅、盐碱上升、粮食减产,均是由于永宁县对支沟的管理不善造成的,与王建兴无关。第二称“王建兴私自开发属于我村集体所有的荒地50亩”是血口喷人。王建兴祖籍甘肃宁县,距沙湖500公里,没有沙湖村委会的同意,他会从甘肃来到沙湖偷着开垦50亩荒地?王建兴所在的沙湖村四队共有十户人家,五十二口人,全部是1984年从陕北、甘肃等地迁来的。是村委会为了让他们开垦本地人不愿意开垦的400亩盐碱荒废土地而招募来的。他们开垦的荒废盐碱地,每年每亩向村委会交十元土地使用费和水费。沙湖村委会从五百公里之外招募来帮助本地村民开荒的王建兴等十户五十二人为他们谋福利,增加收入,而在他们大量投资之后,又想尽设法抢劫他们的劳动成果,让他们开垦的荒地无法耕种,不是要把他们逼走吗,把他们逼走后,他们开垦的荒地也不能带走,难道沙湖村委会(就是潘鑫书记)就是这样如意算盘?村委会的证明还称王建兴的水利设施被拆除后,种植仍然有收成,这能说明什么问题呢?种二收一也是有收成?以此来证明拆除王建兴水利设施对其没有损害不是太离奇了吗?第三称,王建兴私自开垦的荒地有一部分属于非法挤占沟道形成,把原来支沟12米挤占了6米,将支沟附设全部挤占,严重影响沟道排水“,实际情况是2005年三月,永宁县水务局决定扩大永宁县与青铜峡市交界沟,由原来的6米扩大为12米,按理应两边各扩大3米,但因青铜峡市邵岗镇铁镇长与永宁县水务局局长是同学关系,为了永宁一边的葡萄园不受损害,不知道双方是怎样的交易,把支沟向青铜峡市这边移了8米,把原来青铜峡市邵岗沙湖四队这里的5米排水沟与两沟之间的3米间隔地都合并到永宁的支沟了,而永宁那边又把支沟填了2米。不仅是侵占了沙湖四队的土地,而且因为合并后的水沟水位高(沙湖这边原来的沟底垫高了两米),对沙湖四队的300亩稻田造成水灾的威胁(后来连续六年稻田被淹没证实王建兴的担忧不无道理。所以支沟扩大施工时,王建兴和沙湖的村民曾多次前去阻挡施工,但铁镇长和沙湖村支书潘鑫命令不准阻挡。但因为其中有三百多米支沟扩大要侵占王建兴的土地,王建兴坚决阻止而未扩大,这就是所谓王建兴挤占沟道6米的事实。其实是贼喊捉贼!
二、本案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情形。
原判决以《水法》没有注明条款的规定称原告“未报经审批”自建水利设施是适用法律错误。自古以来,修桥铺路第一功,王建兴修的渡槽、生产桥、节制闸都不仅是他自己使用,全队十户村民除一户是在上游之个,九户村民都使用他建的渡槽、节制闸,使用生产桥的人更多。王建兴自费为村民谋福利的事怎么就不符合法律规定呢?王建兴自建的渡槽、生产桥和节制闸根本不属于判决书引用的水法规定的情形。再者,如果王建兴自建的渡槽、生产桥、节制闸属于非法建筑,为何自1987年至2011年拆除前二十四年间水行政部门没有说过违法?而且在与原告协商拆除时也没有称违法,反而承诺为其重建?而在拆除以后又失信于民,《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规定,“民事活动应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政府更应当具有公信力,难道可以如此不讲诚信?该判决书既认定青铜峡市邵岗水利工作站给原告出具的证明合法有效,又以没有条款的“法律”来证明被告不履行是合法的。该判决对上述证明的认定,否定了“被告没有与原告签订任何重建设施的协议”的无赖狡辩。但却用“法律”帮助被告达到了耍赖的目的。
该判决称,“原告亦未提供造成损失的相关证据”,更是不顾事实和法律。因为水利设施被拆除,导致原告种植的五十亩水稻无法浇灌。而且其他八户村民共200亩水稻因为水利设施的拆除而无收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条规定,下列事实,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
(一) 众所周知的事实;
(二) 自然规律及定理;
种水稻离了水是不行的,盐碱地除了种水稻,种什么都收获不成,就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和自然规律及定理依法无需当事人举证证明。
水务局承诺清淤后重建水利设施而未重建,造成王建兴和四队其他村民共九户无法浇水,每年每亩造成损失900元(原来种水稻每亩产水稻1200斤(每斤1.3元)1560元。净收入900元,2012年种水稻旱死无收入,2013年种小麦盐碱大死亡又种玉米每亩收500斤,除去种小麦损失等于0收入。之后至2016年每年都是收获与投资相差无几,王建兴的五十亩土地六年损失270000元。以当事人未提供证据为由驳回诉讼请求是适用法律错误。
其实王建兴的水利设施被拆除,并非是因为机械清淤的需要,而是沙湖村支书潘鑫对王建兴赤裸裸的报复。因为2005年支沟扩大,潘鑫得到了利益,而王建兴坚决阻止。潘鑫决心要治服他,曾大言不惭的对王建兴说:“共产党要治你,没有治不服的!”2011年清淤,当时已经清到下游一百多米了,潘鑫书记又和邵岗水务工作站薜全武一起把挖掘机叫上来拆除王建兴的水利设施。诉讼时又制造伪证陷害王建兴。
此致
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
申诉人王建兴 2017年2月21日
« 上一篇主题 | 民商事 | 下一篇主题 » 刷新本页 到顶端

话题选项   回复这个主题回复这个主题  发起一个新主题发起主题  Start Poll发起投票

 


论坛声明:本论坛原创作品版权归中国法院网法治论坛与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与法治论坛或作者联系。
(电话:010-67550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