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游客 ( 登录 | 注册 ) 重新发送验证电子邮件
|> 法治论坛 -> 论坛列表 -> 法律实务 -> 民商事 
[第3页/共14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转到第  ( 前往第一篇未阅读文章 ) 回复这个主题回复这个主题   发起一个新主题发起主题   Start Poll发起投票
> 离婚判决后的确权判决造成我权益丧失,还负债累累 刷新本页 | 跟踪主题 | 邮寄主题 | 打印主题
金玉鸣
[第30楼]    发表于: 2014-05-17 13:49    
   引用此帖


正式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72
会员编号: 838499
注册日期: 2014-05-04
短消息

早在(2010)普民三(民)初字第376号所有权确认案庭审中,我向法庭提出,以上房屋的产权来源于被拆迁的我家祖传房屋置换所得,这是一种财产权的置换,是我家全体兄妹们的共同财产。基于以上事实,李文霞在离婚案庭审的最后陈述中,她向浦东法院提出,在离婚后,她仅要求法院同意她在该“涉案房屋”内居住的请求,都没得到浦东法院支持。基于以上事实,依据程序法原、被告的主体是否适格,该案是否还能成立?李文霞明知离婚判决书上所指的“案外人”就是我金家的至今未得到房屋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我金家后人,因此,李文霞还把我单独作为该房屋“确权”案的被告就是错误的。对此,我对该案能被受理表示异议。对此,审理该(2010)普民三(民)初字第376号所有权确认案庭审中,金红审判长看了我们向法庭提供的有关证据后,她出于化解矛盾的善意,法官与动迁单位委请的作为第三人出庭的上海市金源律师事务所主任,金缨律师商议后,做我们的工作,要我们将原告,李文霞作为引进人员可享受向开发商购买低于市场价的20左右平方米房屋与市场价之差价为十四万,即:人头安置费,连同双方共同儿子金*晖的那份人头安置费,总共二十八万左右,给原告,李文霞;对此,由于因原告,李文霞竟然还不满足,面对我们提供的证据与事实,而原告,李文霞又拿不出证据做支撑其诉求的情况下,原告,李文霞以最终撤诉结束了她的第一次向该院提起“确权”之诉。
而该原判主审法官在对以上事实一无所知的情形下,却于2011年9月5日上午9时以首次开庭的名义用传票把我们骗至法院,不经开庭审理,违法强制对该涉及到包括我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在内的我们家族利益关系的房屋进行评估!即使按原审主审法官违法强制对该该“确权”房子进行评估,那该原审主审法官为何无视离婚案中判给她的我在婚前所买的的二室一厅的房屋(62.53平方米面积)是按在房屋市价最低的2009年8月的评估的;而该原审主审法官为何要按在房屋市价最高的2011年评估的该房屋? 他竟然还在我们的强烈反对下,还凭空当即强行作出委托评估公司,对我们家属以祖传房屋所得的款项向动迁机构购买、置换到的房屋进行评估的决定。以上整个所谓的“开庭”时间总共还不到10分钟。(地点在普陀区法院的第十八法庭内,当时在场人总共四人,即:主审法官与书记员、我们),当主审法官令我们回去等评估公司评估该房屋,为此我们怀着对主审法官如此明目张胆的无视民诉法、婚姻法、继承法及上海市人民政府的法令、法规明确规定,而利用职务的便利,滥用职权的行为,非常气愤的心情刚走出法庭,即时看到原告及其律师坐在法庭外的椅子上。
我家所有人员向开发商购买、置换低于市场价的房屋的所有款项均是我们家族以祖传房屋所得的款项及动迁机构按政策,针对给予我们家族祖传房屋动迁补偿费支付的。原告,李文霞没出过一分钱,即使按原审判决书中认定的基本事实全是错误的情形下,违法对该“确权”房屋作出的评估价计算,按法律规定也必须扣除我家族为被申请人支付的购房款,因此判决我给付被申请人九十万人民币是完全是错误的,因在判决书中对我儿子的名字还在该房屋的产权证中未作处分,在折行该判决时,折行庭还要我为此在支付给原告,李文霞20多万人民币的儿子的该房屋份额款。因该主审法官在明目张胆的违法办案、涉嫌毁灭与故意违背基本事实的情形下,,作出违反法律规定的判决,致使我们家属合法财产被损失一百万元万人民币左右;而竟然使作为引进人员的名义的原告,从中得到的份额竟然超过该被动迁房屋主人的数倍,而且已远超出原告的“诉求”了;尤其是,该主审法官对原告,李文霞编造的事实都予以采信;而对我们提供的有确凿的证据作支撑的事实非但不予采信,该主审法官对我们向他书面提出,请法庭把动迁机构请来,或向动迁机构调查,以查明原告,李文霞在我们家族祖传房屋动迁中究竟给我们家族带来多少利益,那我们家就给予她多少利益,这是最方便之举。对此因为我们作为个人是无法做到的。该主审法官没理会我们提出的以上的合理请求,这也是违反民事诉讼法的。该主审法官在判决书中,在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形下,采信原告把离婚判决书中认定“案外人”就是双方之子金晖也是错误的,如此,这岂不是把我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合法权利剥夺了吗?该主审法官 所作出的以上判决,致使我家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至今未得到依法应得的该房屋的份额,这是非常不人道的,而且造成我因此权益丧失,还负债累累,真的使我苦不堪言!该原判决怎么能令人信服?
以上的事实与提供的证据,请求法院帮助调查与取证。提供证人名单如下:
实施动迁的政策制订者,上海市房管局、审理离婚案的浦东法院的法官、原卢湾区房管局(现黄浦区房管局地址:徽宁路159号电话63088810、63298197)、上海中城房产动迁公司地址:瑞金南路345弄1号13B2室、早在(2010)普民三(民)初字第376号(所有权确认纠纷案)作为开发商出庭的上海市金源律师事务所主任,金缨律师的地址:雁荡路107号(雁荡大厦)8楼A座电话60518234
上海乐复房地产有限公司,电话:63861818地址:淮海中路333号瑞安广场26楼E座(该公司是外国老板投资的开发商,据该公司员工说,外国老板连中国话都不会说,该公司不直接参与动迁工作,具体工作都是委托政府部门代管的。)
另外,也可向判决离婚案的浦东法院的法官调查。
金玉鸣
[第31楼]    发表于: 2014-05-17 18:58    
   引用此帖


正式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72
会员编号: 838499
注册日期: 2014-05-04
短消息

从该《房屋拆迁裁决申请书》中证明,在我家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被划入进在册人员内前,动迁机构按照被动迁的我家祖传房屋的实际市场价,只能调换到该《房屋拆迁裁决申请书》中明确的二套五类地段的房屋,而且以此互补差价。动迁机构不同意我家户主,金正鸣提出以被动迁的我家祖传房屋调换三类地段的房屋的请求,动迁机构不同意我家户主,金正鸣提出的以上请求的原因是,双方房屋调换必须公平。由此证明,该次“动迁”是双方房屋的调换的行为。 综合以上的事实与的确凿证据,该主审法官对原告,李文霞编造的事实都予以采信;而对我们提供的有确凿的证据作支撑的事实非但不予采信,该主审法官为何对我们向他书面提出,请法庭把动迁机构请来,或向动迁机构调查,以查明原告,李文霞在我们家族祖传房屋动迁中究竟给我们家族带来多少利益,那我们家就给予她多少利益,这是最方便之举。对此因为我们作为个人是无法做到的。该主审法官没理会我们提出的以上的合理请求,这也是违反民事诉讼法的。该主审法官在判决书中,在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形下,采信原告把离婚判决书中认定“案外人”就是双方之子金晖也是错误的,如此,这岂不是把我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合法权利剥夺了吗?该主审法官在完全违背基本事实的情形下,作出的判决,致使我们家属合法财产被损失一百万元左右,致使以作为被引进人员的原告,从中得到的份额竟然超过该被动迁房屋主人的数倍,而且已超出原告的“诉求”了, 致使我家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至今未得到依法应得的该房屋的份额,这是非常不人道的,原判决造成我因此权益丧失,还负债累累,真的使我苦不堪言!该原判决怎么能令人信服?

附加图片 (按一下缩略图来放大) fwcqcjs1.GIF [ 金一鸣等被划入在册人员内前《房屋拆迁裁决申请书》 ]
附带图片

附加图片 (按一下缩略图来放大) fwcqcs2.GIF [ 金一鸣等被划入在册人员内前《房屋拆迁裁决申请书》 ]
附带图片

附加图片 (按一下缩略图来放大) fwcqcjs3.GIF [ 金一鸣等被划入在册人员内前《房屋拆迁裁决申请书》 ]
附带图片

附加图片 (按一下缩略图来放大) fwcqcjs4.GIF [ 金一鸣等被划入在册人员内前《房屋拆迁裁决申请书》 ]
附带图片
金玉鸣
[第32楼]    发表于: 2014-05-18 21:36    
   引用此帖


正式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72
会员编号: 838499
注册日期: 2014-05-04
短消息

从该《房屋拆迁裁决申请书》中证明,如没有我家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被划入进在册人员内,动迁机构按照被动迁的我家祖传房屋的实际市场价,只能调换到该《房屋拆迁裁决申请书》中明确的二套五类地段的房屋,而且以此互补差价。动迁机构不同意我家户主,金正鸣提出以被动迁的我家祖传房屋调换三类地段的房屋的请求,动迁机构不同意我家户主,金正鸣提出的以上请求的原因是,双方房屋调换必须公平。由此证明,该次“动迁”是双方房屋的调换的行为。 该主审法官在判决书中,在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形下,采信原告把离婚判决书中认定“案外人”就是双方之子金晖也是错误的,如此,这岂不是把我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合法权利剥夺了吗?该主审法官在完全违背基本事实的情形下,作出的判决,致使我们家属合法财产被损失一百万元左右,致使以作为被引进人员的原告,从中得到的份额竟然超过该被动迁房屋主人的数倍,而且已超出原告的“诉求”了, 致使我家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至今未得到依法应得的该房屋的份额,这是非常不人道的,原判决造成我因此权益丧失,还负债累累,真的使我苦不堪言!该原判决怎么能令人信服?

附加图片 (按一下缩略图来放大) fwcqcjs5.GIF [ 金一鸣等被划入在册人员内前《房屋拆迁裁决申请书》 ]
附带图片
金玉鸣
[第33楼]    发表于: 2014-05-19 21:20    
   引用此帖


正式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72
会员编号: 838499
注册日期: 2014-05-04
短消息

综合以上的事实,从以上的在我家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被划入进在册人员内前的《房屋拆迁裁决申请书》、《房屋拆迁裁决书》及我在前发的那份《拆迁方案》证实,在我家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被划入进在册人员内前,动迁机构就是按照被动迁的我家祖传房屋的实际市场价调换到以上的二套房屋并以此互补差价。正因为我家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被划入进在册人员内后,动迁机构根据我家的人口因以上的原因增多,调换到以上的二套房屋面积不够居住;动迁机构根据我家的实际情况,才按动迁政策给予我家包括被引进人员的原告在内的我家所有人员用我们家族以祖传房屋所得的款项及动迁机构按政策,针对给予我们家族祖传房屋动迁补偿费向开发商购买低于市场价的20平方米左右的房屋面积,但,购买到的低于市场价的三套房屋的地段为,二套五类及一套远郊。被动迁户向开发商置换购买低于市场价的地段好差是根据被拆迁户的房屋的大小、地段好差所决定的。因此,我户平均每人向开发商购买的房屋价与市场价之差是十四万元左右的人民币,我们家购买以上的所有的房屋面积的款项均是我们家族以祖传房屋所得的款项及动迁机构按政策,针对给予我们家族祖传房屋动迁补偿费支付的。原告,李文霞没出过一分钱,即使按原审判决书中故意认定的基本事实全错误的情形下,判决我支付给原告,李文霞九十万人民币;因在判决书中对我儿子的名字还在该房屋的产权证中未作处分,该房屋的折行该判决时,折行庭还要我为此在支付给原告,李文霞20多万人民币的儿子的该房屋份额款,从而使原告,李文霞得到离婚案中依法得不到的“暴利”。致使以作为投靠、引进人员的名义的原告,从中得到的份额竟然超过该被动迁房屋主人的数倍,而且已超出原告的“诉求”了;因此致使我的合法权益受损人民币一百万左右;致使我家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至今未得到依法应得的该房屋的份额;以上所得的款项都是给被拆迁房的主人及其法定继承人的;这与原告,李文霞无关。况且,在离婚案中我已应原告之要求,同意将我婚前所买的浦东新区上浦路的二室一厅的房屋(62.53平方米面积)按离婚庭审时的2009年8月的评估为734700元之价判给她,以作为我家对她及我的儿子金晖超份额的安置住房。按现市场价看,她已是我家祖传房屋动迁获利最多者。基于以上事实,在离婚案庭审的最后陈述中,她向浦东法院提出,在离婚后,她仅要求法院同意她在该“确权房屋”内居住的请求,都没得到浦东法院的许可。
原审主审法官于2011年9月5日上午9时以首次开庭的名义用传票把我们骗至法院,我们经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提前到庭,我们一进法庭,原审主审法官竟然粗暴的第一句话就说,原告认为该“确权”房子价值为180万元,你们如不认同,我就委托评估公司来评估该房屋。他还凭空说,离婚判决书中所述的“案外人”就是离婚案双方之子金晖。
尤其是,原告在离婚案中向浦东法院提出,要求将我的婚前、婚后财产(包括该“确权”房子)都判给她之诉求未被法庭支持后,她就是在经我同意,浦东法院在离婚案中判给她的我婚前买的浦东的房屋内纠集多人以极其野蛮、暴力的手段侵占该“确权”房,为此她受到审理离婚案的浦东法院的法官当庭训斥,并把其的违法行径记录在案的事实与早在2010年普民三(民)初字第376号(所有权确认纠纷案)她以同样的理由向原判法院提起过“确权”之诉,面对我们向审理该“确权”案的原判法院提供的动迁“协议书”、浦东法院审理离婚案的庭审笔录、判决书等证据后,她最终撤诉的事实,该原判主审法官在对以上事实一无所知的情形下,他竟然还在我们的强烈反对下,还凭空当即强行作出委托评估公司,对我们家属以祖传房屋所得的款项向动迁机构购买、置换到的房屋进行评估的决定。以上整个所谓的“开庭”时间总共还不到10分钟。(地点在普陀区法院的第十八法庭内,当时在场人总共四人,即:主审法官与书记员、我们),当主审法官令我们回去等评估公司评估该房屋,为此我们怀着对主审法官如此明目张胆的无视民诉法、婚姻法、继承法及上海市人民政府的法令、法规明确规定,而利用职务的便利,滥用职权的行为,非常气愤的心情刚走出法庭,即时看到原告及其律师坐在法庭外的椅子上。
该主审法官对原告,李文霞编造的事实都予以采信;而对我们提供的有确凿的证据作支撑的事实非但不予采信,该主审法官为何对我们向他书面提出,请法庭把动迁机构请来,或向动迁机构调查,以查明原告,李文霞在我们家族祖传房屋动迁中究竟给我们家族带来多少利益,那我们家就给予她多少利益,这是最方便、公平合理之举。对此因为我们作为个人是无法做到的。该主审法官没理会我们提出的以上的合理请求,这也是违反民事诉讼法的。该主审法官在判决书中,在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形下,采信原告把离婚判决书中认定“案外人”就是双方之子金晖也是错误的,如此,这岂不是把我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合法权利剥夺了吗?该主审法官在完全违背基本事实的情形下,作出的判决,致使我们家属合法财产被损失一百万元左右,致使以作为被引进人员的原告,从中得到的份额竟然超过该被动迁房屋主人的数倍,而且已超出原告的“诉求”了, 致使我家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至今未得到依法应得的该房屋的份额,这是非常不人道的,原判决造成我因此权益丧失,还负债累累,真的使我苦不堪言!该原判决怎么能令人信服? 再发一张金一鸣等被划入前的与《房屋拆迁裁决申请书》、《房屋拆迁裁决书》相联关的那份《拆迁方案》


附加图片 (按一下缩略图来放大) IMG_0029.GIF [ 金一鸣等被划入前的《拆迁方案》 ]
附带图片
金玉鸣
[第34楼]    发表于: 2014-05-20 08:29    
   引用此帖


正式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72
会员编号: 838499
注册日期: 2014-05-04
短消息

QUOTE (金玉鸣 @ 2014-05-19 21:20 )
综合以上的事实,从以上的在我家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被划入进在册人员内前的《房屋拆迁裁决申请书》、《房屋拆迁裁决书》及我在前发的那份《拆迁方案》证实,在我家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被划入进在册人员内前,动迁机构就是按照被动迁的我家祖传房屋的实际市场价调换到以上的二套房屋并以此互补差价。正因为我家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被划入进在册人员内后,动迁机构根据我家的人口因以上的原因增多,调换到以上的二套房屋面积不够居住;动迁机构根据我家的实际情况,才按动迁政策给予我家包括被引进人员的原告在内的我家所有人员用我们家族以祖传房屋所得的款项及动迁机构按政策,针对给予我们家族祖传房屋动迁补偿费向开发商购买低于市场价的20平方米左右的房屋面积,但,购买到的低于市场价的三套房屋的地段为,二套五类及一套远郊。被动迁户向开发商置换购买低于市场价的地段好差是根据被拆迁户的房屋的大小、地段好差所决定的。因此,我户平均每人向开发商购买的房屋价与市场价之差是十四万元左右的人民币,我们家购买以上的所有的房屋面积的款项均是我们家族以祖传房屋所得的款项及动迁机构按政策,针对给予我们家族祖传房屋动迁补偿费支付的。原告,李文霞没出过一分钱,即使按原审判决书中故意认定的基本事实全错误的情形下,判决我支付给原告,李文霞九十万人民币;因在判决书中对我儿子的名字还在该房屋的产权证中未作处分,该房屋的折行该判决时,折行庭还要我为此在支付给原告,李文霞20多万人民币的儿子的该房屋份额款,从而使原告,李文霞得到离婚案中依法得不到的“暴利”。致使以作为投靠、引进人员的名义的原告,从中得到的份额竟然超过该被动迁房屋主人的数倍,而且已超出原告的“诉求”了;因此致使我的合法权益受损人民币一百万左右;致使我家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至今未得到依法应得的该房屋的份额;以上所得的款项都是给被拆迁房的主人及其法定继承人的;这与原告,李文霞无关。况且,在离婚案中我已应原告之要求,同意将我婚前所买的浦东新区上浦路的二室一厅的房屋(62.53平方米面积)按离婚庭审时的2009年8月的评估为734700元之价判给她,以作为我家对她及我的儿子金晖超份额的安置住房。按现市场价看,她已是我家祖传房屋动迁获利最多者。基于以上事实,在离婚案庭审的最后陈述中,她向浦东法院提出,在离婚后,她仅要求法院同意她在该“确权房屋”内居住的请求,都没得到浦东法院的许可。
原审主审法官于2011年9月5日上午9时以首次开庭的名义用传票把我们骗至法院,我们经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提前到庭,我们一进法庭,原审主审法官竟然粗暴的第一句话就说,原告认为该“确权”房子价值为180万元,你们如不认同,我就委托评估公司来评估该房屋。他还凭空说,离婚判决书中所述的“案外人”就是离婚案双方之子金晖。
尤其是,原告在离婚案中向浦东法院提出,要求将我的婚前、婚后财产(包括该“确权”房子)都判给她之诉求未被法庭支持后,她就是在经我同意,浦东法院在离婚案中判给她的我婚前买的浦东的房屋内纠集多人以极其野蛮、暴力的手段侵占该“确权”房,为此她受到审理离婚案的浦东法院的法官当庭训斥,并把其的违法行径记录在案的事实与早在2010年普民三(民)初字第376号(所有权确认纠纷案)她以同样的理由向原判法院提起过“确权”之诉,面对我们向审理该“确权”案的原判法院提供的动迁“协议书”、浦东法院审理离婚案的庭审笔录、判决书等证据后,她最终撤诉的事实,该原判主审法官在对以上事实一无所知的情形下,他竟然还在我们的强烈反对下,还凭空当即强行作出委托评估公司,对我们家属以祖传房屋所得的款项向动迁机构购买、置换到的房屋进行评估的决定。以上整个所谓的“开庭”时间总共还不到10分钟。(地点在普陀区法院的第十八法庭内,当时在场人总共四人,即:主审法官与书记员、我们),当主审法官令我们回去等评估公司评估该房屋,为此我们怀着对主审法官如此明目张胆的无视民诉法、婚姻法、继承法及上海市人民政府的法令、法规明确规定,而利用职务的便利,滥用职权的行为,非常气愤的心情刚走出法庭,即时看到原告及其律师坐在法庭外的椅子上。
该主审法官对原告,李文霞编造的事实都予以采信;而对我们提供的有确凿的证据作支撑的事实非但不予采信,该主审法官为何对我们向他书面提出,请法庭把动迁机构请来,或向动迁机构调查,以查明原告,李文霞在我们家族祖传房屋动迁中究竟给我们家族带来多少利益,那我们家就给予她多少利益,这是最方便、公平合理之举。对此因为我们作为个人是无法做到的。该主审法官没理会我们提出的以上的合理请求,这也是违反民事诉讼法的。该主审法官在判决书中,在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形下,采信原告把离婚判决书中认定“案外人”就是双方之子金晖也是错误的,如此,这岂不是把我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合法权利剥夺了吗?该主审法官在完全违背基本事实的情形下,作出的判决,致使我们家属合法财产被损失一百万元左右,致使以作为被引进人员的原告,从中得到的份额竟然超过该被动迁房屋主人的数倍,而且已超出原告的“诉求”了, 致使我家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至今未得到依法应得的该房屋的份额,这是非常不人道的,原判决造成我因此权益丧失,还负债累累,真的使我苦不堪言!该原判决怎么能令人信服? 再发一张金一鸣等被划入前的与《房屋拆迁裁决申请书》、《房屋拆迁裁决书》相联关的那份《拆迁方案》

把以下的事实,以对以上我所发的帖文的补充,为此我非常感激论坛与对该案关注的尊敬的各位法律界老师!

早在(2010)普民三(民)初字第376号所有权确认案庭审中,我向法庭提出,以上房屋的产权来源于被拆迁的我家祖传房屋置换所得,这是一种财产权的置换,是我家全体兄妹们的共同财产。基于以上事实,李文霞在离婚案庭审的最后陈述中,她向浦东法院提出,在离婚后,她仅要求法院同意她在该“涉案房屋”内居住的请求,都没得到浦东法院支持。基于以上事实,依据程序法原、被告的主体是否适格,该案是否还能成立?李文霞明知离婚判决书上所指的“案外人”就是我金家的至今未得到房屋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我金家后人,因此,李文霞还把我单独作为该房屋“确权”案的被告就是错误的。对此,我对该案能被受理表示异议。对此,审理该(2010)普民三(民)初字第376号所有权确认案庭审中,金红审判长看了我们向法庭提供的有关证据后,她出于化解矛盾的善意,法官与动迁单位委请的作为第三人出庭的上海市金源律师事务所主任,金缨律师商议后,做我们的工作,要我们将原告,李文霞作为引进人员可享受向开发商购买低于市场价的20左右平方米房屋与市场价之差价为十四万,即:人头安置费,连同双方共同儿子金*晖的那份人头安置费,总共二十八万左右,给原告,李文霞;对此,由于因原告,李文霞竟然还不满足,面对我们提供的证据与事实,而原告,李文霞又拿不出证据做支撑其诉求的情况下,原告,李文霞以最终撤诉结束了她的第一次向该院提起“确权”之诉。
而该原判主审法官在对以上事实一无所知的情形下,却于2011年9月5日上午9时以首次开庭的名义用传票把我们骗至法院,不经开庭审理,违法强制对该涉及到包括我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在内的我们家族利益关系的房屋进行评估!即使按原审主审法官违法强制对该该“确权”房子进行评估,那该原审主审法官为何无视离婚案中判给她的我在婚前所买的的二室一厅的房屋(62.53平方米面积)是按在房屋市价最低的2009年8月的评估的;而该原审主审法官为何要按在房屋市价最高的2011年评估的该房屋? 他竟然还在我们的强烈反对下,还凭空当即强行作出委托评估公司,对我们家属以祖传房屋所得的款项向动迁机构购买、置换到的房屋进行评估的决定。以上整个所谓的“开庭”时间总共还不到10分钟。(地点在普陀区法院的第十八法庭内,当时在场人总共四人,即:主审法官与书记员、我们),当主审法官令我们回去等评估公司评估该房屋,为此我们怀着对主审法官如此明目张胆的无视民诉法、婚姻法、继承法及上海市人民政府的法令、法规明确规定,而利用职务的便利,滥用职权的行为,非常气愤的心情刚走出法庭,即时看到原告及其律师坐在法庭外的椅子上。
我家所有人员向开发商购买、置换低于市场价的房屋的所有款项均是我们家族以祖传房屋所得的款项及动迁机构按政策,针对给予我们家族祖传房屋动迁补偿费支付的。原告,李文霞没出过一分钱,即使按原审判决书中认定的基本事实全是错误的情形下,违法对该“确权”房屋作出的评估价计算,按法律规定也必须扣除我家族为被申请人支付的购房款,因此判决我给付被申请人九十万人民币是完全是错误的,因在判决书中对我儿子的名字还在该房屋的产权证中未作处分,在折行该判决时,折行庭还要我为此在支付给原告,李文霞20多万人民币的儿子的该房屋份额款。因该主审法官在明目张胆的违法办案、涉嫌毁灭与故意违背基本事实的情形下,,作出违反法律规定的判决,致使我们家属合法财产被损失一百万元万人民币左右;而竟然使作为引进人员的名义的原告,从中得到的份额竟然超过该被动迁房屋主人的数倍,而且已远超出原告的“诉求”了;尤其是,该主审法官对原告,李文霞编造的事实都予以采信;而对我们提供的有确凿的证据作支撑的事实非但不予采信,该主审法官对我们向他书面提出,请法庭把动迁机构请来,或向动迁机构调查,以查明原告,李文霞在我们家族祖传房屋动迁中究竟给我们家族带来多少利益,那我们家就给予她多少利益,这是最方便之举。对此因为我们作为个人是无法做到的。该主审法官没理会我们提出的以上的合理请求,这也是违反民事诉讼法的。该主审法官在判决书中,在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形下,采信原告把离婚判决书中认定“案外人”就是双方之子金晖也是错误的,如此,这岂不是把我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合法权利剥夺了吗?该主审法官 所作出的以上判决,致使我家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至今未得到依法应得的该房屋的份额,这是非常不人道的,而且造成我因此权益丧失,还负债累累,真的使我苦不堪言!该原判决怎么能令人信服?
金玉鸣
[第35楼]    发表于: 2014-05-20 08:32    
   引用此帖


正式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72
会员编号: 838499
注册日期: 2014-05-04
短消息

QUOTE (金玉鸣 @ 2014-05-19 21:20 )
综合以上的事实,从以上的在我家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被划入进在册人员内前的《房屋拆迁裁决申请书》、《房屋拆迁裁决书》及我在前发的那份《拆迁方案》证实,在我家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被划入进在册人员内前,动迁机构就是按照被动迁的我家祖传房屋的实际市场价调换到以上的二套房屋并以此互补差价。正因为我家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被划入进在册人员内后,动迁机构根据我家的人口因以上的原因增多,调换到以上的二套房屋面积不够居住;动迁机构根据我家的实际情况,才按动迁政策给予我家包括被引进人员的原告在内的我家所有人员用我们家族以祖传房屋所得的款项及动迁机构按政策,针对给予我们家族祖传房屋动迁补偿费向开发商购买低于市场价的20平方米左右的房屋面积,但,购买到的低于市场价的三套房屋的地段为,二套五类及一套远郊。被动迁户向开发商置换购买低于市场价的地段好差是根据被拆迁户的房屋的大小、地段好差所决定的。因此,我户平均每人向开发商购买的房屋价与市场价之差是十四万元左右的人民币,我们家购买以上的所有的房屋面积的款项均是我们家族以祖传房屋所得的款项及动迁机构按政策,针对给予我们家族祖传房屋动迁补偿费支付的。原告,李文霞没出过一分钱,即使按原审判决书中故意认定的基本事实全错误的情形下,判决我支付给原告,李文霞九十万人民币;因在判决书中对我儿子的名字还在该房屋的产权证中未作处分,该房屋的折行该判决时,折行庭还要我为此在支付给原告,李文霞20多万人民币的儿子的该房屋份额款,从而使原告,李文霞得到离婚案中依法得不到的“暴利”。致使以作为投靠、引进人员的名义的原告,从中得到的份额竟然超过该被动迁房屋主人的数倍,而且已超出原告的“诉求”了;因此致使我的合法权益受损人民币一百万左右;致使我家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至今未得到依法应得的该房屋的份额;以上所得的款项都是给被拆迁房的主人及其法定继承人的;这与原告,李文霞无关。况且,在离婚案中我已应原告之要求,同意将我婚前所买的浦东新区上浦路的二室一厅的房屋(62.53平方米面积)按离婚庭审时的2009年8月的评估为734700元之价判给她,以作为我家对她及我的儿子金晖超份额的安置住房。按现市场价看,她已是我家祖传房屋动迁获利最多者。基于以上事实,在离婚案庭审的最后陈述中,她向浦东法院提出,在离婚后,她仅要求法院同意她在该“确权房屋”内居住的请求,都没得到浦东法院的许可。
原审主审法官于2011年9月5日上午9时以首次开庭的名义用传票把我们骗至法院,我们经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提前到庭,我们一进法庭,原审主审法官竟然粗暴的第一句话就说,原告认为该“确权”房子价值为180万元,你们如不认同,我就委托评估公司来评估该房屋。他还凭空说,离婚判决书中所述的“案外人”就是离婚案双方之子金晖。
尤其是,原告在离婚案中向浦东法院提出,要求将我的婚前、婚后财产(包括该“确权”房子)都判给她之诉求未被法庭支持后,她就是在经我同意,浦东法院在离婚案中判给她的我婚前买的浦东的房屋内纠集多人以极其野蛮、暴力的手段侵占该“确权”房,为此她受到审理离婚案的浦东法院的法官当庭训斥,并把其的违法行径记录在案的事实与早在2010年普民三(民)初字第376号(所有权确认纠纷案)她以同样的理由向原判法院提起过“确权”之诉,面对我们向审理该“确权”案的原判法院提供的动迁“协议书”、浦东法院审理离婚案的庭审笔录、判决书等证据后,她最终撤诉的事实,该原判主审法官在对以上事实一无所知的情形下,他竟然还在我们的强烈反对下,还凭空当即强行作出委托评估公司,对我们家属以祖传房屋所得的款项向动迁机构购买、置换到的房屋进行评估的决定。以上整个所谓的“开庭”时间总共还不到10分钟。(地点在普陀区法院的第十八法庭内,当时在场人总共四人,即:主审法官与书记员、我们),当主审法官令我们回去等评估公司评估该房屋,为此我们怀着对主审法官如此明目张胆的无视民诉法、婚姻法、继承法及上海市人民政府的法令、法规明确规定,而利用职务的便利,滥用职权的行为,非常气愤的心情刚走出法庭,即时看到原告及其律师坐在法庭外的椅子上。
该主审法官对原告,李文霞编造的事实都予以采信;而对我们提供的有确凿的证据作支撑的事实非但不予采信,该主审法官为何对我们向他书面提出,请法庭把动迁机构请来,或向动迁机构调查,以查明原告,李文霞在我们家族祖传房屋动迁中究竟给我们家族带来多少利益,那我们家就给予她多少利益,这是最方便、公平合理之举。对此因为我们作为个人是无法做到的。该主审法官没理会我们提出的以上的合理请求,这也是违反民事诉讼法的。该主审法官在判决书中,在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形下,采信原告把离婚判决书中认定“案外人”就是双方之子金晖也是错误的,如此,这岂不是把我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合法权利剥夺了吗?该主审法官在完全违背基本事实的情形下,作出的判决,致使我们家属合法财产被损失一百万元左右,致使以作为被引进人员的原告,从中得到的份额竟然超过该被动迁房屋主人的数倍,而且已超出原告的“诉求”了, 致使我家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至今未得到依法应得的该房屋的份额,这是非常不人道的,原判决造成我因此权益丧失,还负债累累,真的使我苦不堪言!该原判决怎么能令人信服? 再发一张金一鸣等被划入前的与《房屋拆迁裁决申请书》、《房屋拆迁裁决书》相联关的那份《拆迁方案》

把以下的事实,以对以上我所发的帖文的补充,为此我非常感激论坛与对该案关注的尊敬的各位法律界老师!

早在(2010)普民三(民)初字第376号所有权确认案庭审中,金红审判长看了我们向法庭提供的有关证据后,她出于化解矛盾的善意,法官与动迁单位委请的作为第三人出庭的上海市金源律师事务所主任,金缨律师商议后,做我们的工作,要我们将原告,李文霞作为引进人员可享受向开发商购买低于市场价的20左右平方米房屋与市场价之差价为十四万,即:人头安置费,连同双方共同儿子金*晖的那份人头安置费,总共二十八万左右给原告,李文霞;对此,由于因原告,李文霞竟然还不满足,面对我们提供的证据与事实,而原告,李文霞又拿不出证据做支撑其诉求的情况下,原告,李文霞以最终撤诉结束了她的第一次向该院提起“确权”之诉。
金玉鸣
[第36楼]    发表于: 2014-05-21 18:18    
   引用此帖


正式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72
会员编号: 838499
注册日期: 2014-05-04
短消息

综合以上的事实,从以上的在我家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被划入进在册人员内前的《房屋拆迁裁决申请书》、《房屋拆迁裁决书》及我在前发的那份《拆迁方案》证实,在我家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被划入进在册人员内前,动迁机构就是按照被动迁的我家祖传房屋的实际市场价调换到以上的二套房屋并以此互补差价。正因为我家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被划入进在册人员内后,动迁机构根据我家的人口因以上的原因增多,调换到以上的二套房屋面积不够居住;动迁机构根据我家的实际情况,才按动迁政策给予我家包括被引进人员的原告在内的我家所有人员用我们家族以祖传房屋所得的款项及动迁机构按政策,针对给予我们家族祖传房屋动迁补偿费向开发商购买低于市场价的20平方米左右的房屋面积,但,购买到的低于市场价的三套房屋的地段为,二套五类及一套远郊。被动迁户向开发商置换购买低于市场价的地段好差是根据被拆迁户的房屋的大小、地段好差所决定的。因此,我户平均每人向开发商购买的房屋价与市场价之差是十四万元左右的人民币,我们家购买以上的所有的房屋面积的款项均是我们家族以祖传房屋所得的款项及动迁机构按政策,针对给予我们家族祖传房屋动迁补偿费支付的。原告,李文霞没出过一分钱,即使按原审判决书中故意认定的基本事实全错误的情形下,判决我支付给原告,李文霞九十万人民币;因在判决书中对我儿子的名字还在该房屋的产权证中未作处分,该房屋的折行该判决时,折行庭还要我为此在支付给原告,李文霞20多万人民币的儿子的该房屋份额款,从而使原告,李文霞得到离婚案中依法得不到的“暴利”。致使以作为投靠、引进人员的名义的原告,从中得到的份额竟然超过该被动迁房屋主人的数倍,而且已超出原告的“诉求”了;因此致使我家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至今未得到依法应得的该房屋的份额;以上所得的款项都是给被拆迁房的主人及其法定继承人的;这与原告,李文霞无关。况且,在离婚案中我已应原告之要求,同意将我婚前所买的浦东新区上浦路的二室一厅的房屋(62.53平方米面积)按离婚庭审时的2009年8月的评估为734700元之价判给她,以作为我家对她及我的儿子金晖超份额的安置住房。按现市场价看,她已是我家祖传房屋动迁获利最多者。基于以上事实,在离婚案庭审的最后陈述中,她向浦东法院提出,在离婚后,她仅要求法院同意她在该“确权房屋”内居住的请求,都没得到浦东法院的许可。
该主审法官对原告,李文霞编造的事实都予以采信;而对我们提供的有确凿的证据作支撑的事实非但不予采信,该主审法官为何对我们向他书面提出,请法庭把动迁机构请来,或向动迁机构调查,以查明原告,李文霞在我们家族祖传房屋动迁中究竟给我们家族带来多少利益,那我们家就给予她多少利益,这是最方便、公平合理之举。对此因为我们作为个人是无法做到的。该主审法官没理会我们提出的以上的合理请求,这也是违反民事诉讼法的。该主审法官在判决书中,在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形下,采信原告把离婚判决书中认定“案外人”就是双方之子金晖也是错误的,如此,这岂不是把我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合法权利剥夺了吗?该主审法官在完全违背基本事实的情形下,作出的判决,致使我们家属合法财产被损失一百万元左右,致使以作为被引进人员的原告,从中得到的份额竟然超过该被动迁房屋主人的数倍,而且已超出原告的“诉求”了, 致使我家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至今未得到依法应得的该房屋的份额,这是非常不人道的,原判决造成我因此权益丧失,还负债累累,真的使我苦不堪言!
再发一张金一鸣等被划入后的我家族与动迁机构签订的协议书。再j结合金一鸣等被划入前的《房屋拆迁裁决申请书》、《房屋拆迁裁决书》、《拆迁方案》 及《 动迁机构的告居民书》、《我们家族被拆迁的祖传房屋经评估单》、《 我家祖传房动迁补偿费用结算清单》等相关的确实的书证。看该原审主审法官是在完全违背基本事实的情形下,明目张胆的违法作出的该判决的!


附加图片 (按一下缩略图来放大) IMG_0019 (10).GIF [ 金一鸣等被划入后的我家族与动迁机构签订的协议书 ]
附带图片
金玉鸣
[第37楼]    发表于: 2014-05-22 17:45    
   引用此帖


正式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72
会员编号: 838499
注册日期: 2014-05-04
短消息

面对以上的该主审法官在明目张胆的违法、滥用职权、涉嫌毁灭证据、完全违背基本事实的情形下所作出的原判,二审的判决还对原判决予以维持,这怎么能令人信服?后,我 按民事诉讼法的程序,我向高级法院提交《民事再审申请书》。待我把该法律文书处理好予以上传。
金玉鸣
[第38楼]    发表于: 2014-05-25 14:55    
   引用此帖


正式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72
会员编号: 838499
注册日期: 2014-05-04
短消息

我以如下的理由申请再审,具体事实与绝大部分证据均发在本帖内。
对普陀区人民法院于2012年 5 月 24 日作出的(2011)普民四(民)初字第614号所有权确认纠纷一案的判决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9月10日作出的(2012)沪二中民二(民)终字第1316号维持原审判决的终审判决不服,依照原《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一、二、三、四、五款之规定或依照新《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百零一条:一、二、四、五、六、九、十三款之规定,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请再审请求。

我把以上发在本帖内的在判决后,我无意中发现这份《房屋拆迁裁决书》,我们现将该《裁决书》作为新证据,从反面证明原判决我家支付给李文霞九十万人民币完全是错误的。理由是,动迁时,我们要求动迁机构给予我家每人向开发商置换、购买三类地段的安置房与市场价差四十万元补贴未被支持,最后,包括我家的支疆退休回沪职工,金一鸣等被划入进在册人员内后,我家以祖传房屋所得的款项向开发商购买到的低于市场价的三套房屋的地段为,二套五类及一套远郊。可见,被动迁户向开发商置换购买低于市场价的地段好差,全是根据被拆迁户的房屋的大小、地段好差所决定的。因此,平均每人向开发商购买的房屋价与市场价之差,远低于三类地段的四十万水准,而且低于动迁基地给予被动迁户中的每人向开发商购买的房屋与市场价之差十四万左右的人民币水准。同时,从该《裁决书》中证明我家所有人员向开发商购买、置换低于市场价的房屋的所有款项均是我们家属以祖传房屋所得的款项及动迁机构按政策,针对给予我们家属祖传房屋动迁补偿费支付的。被申请人,李文霞没出过一分钱,即使按原审的主审法官违法对该“确权”房屋作出的评估价计算,按法律规定也必须扣除我家为被申请人支付的购房款,因此原判决在没有任何事实与证据作为依据的情形下,作出完全违背事实和违反法律规定的判决,致使以作为被引进人员的原告,从中得到的份额竟然超过该被动迁房屋主人的数倍,而且已超出原告的“诉求”了, 致使我家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至今未得到依法应得的该房屋的份额,这是非常不人道的,原判决造成我因此权益丧失,还负债累累!
我们并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供以上证人的名单,以提请法院查证我们提供以上证据与事情真实性。由于申请再审时,我们还不知道在折行该判决时,折行庭还要我为此在支付给原告,李文霞20多万人民币的儿子的该房屋份额款,因此我们没将之在申请再审时提出。
金玉鸣
[第39楼]    发表于: 2014-05-28 08:26    
   引用此帖


正式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72
会员编号: 838499
注册日期: 2014-05-04
短消息

QUOTE (金玉鸣 @ 2014-05-25 14:55 )
我以如下的理由申请再审,具体事实与绝大部分证据均发在本帖内。
对普陀区人民法院于2012年 5 月 24 日作出的(2011)普民四(民)初字第614号所有权确认纠纷一案的判决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9月10日作出的(2012)沪二中民二(民)终字第1316号维持原审判决的终审判决不服,依照原《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一、二、三、四、五款之规定或依照新《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百零一条:一、二、四、五、六、九、十三款之规定,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请再审请求。

我把以上发在本帖内的在判决后,我无意中发现这份《房屋拆迁裁决书》,我们现将该《裁决书》作为新证据,从反面证明原判决我家支付给李文霞九十万人民币完全是错误的。理由是,动迁时,我们要求动迁机构给予我家每人向开发商置换、购买三类地段的安置房与市场价差四十万元补贴未被支持,最后,包括我家的支疆退休回沪职工,金一鸣等被划入进在册人员内后,我家以祖传房屋所得的款项向开发商购买到的低于市场价的三套房屋的地段为,二套五类及一套远郊。可见,被动迁户向开发商置换购买低于市场价的地段好差,全是根据被拆迁户的房屋的大小、地段好差所决定的。因此,平均每人向开发商购买的房屋价与市场价之差,远低于三类地段的四十万水准,而且低于动迁基地给予被动迁户中的每人向开发商购买的房屋与市场价之差十四万左右的人民币水准。同时,从该《裁决书》中证明我家所有人员向开发商购买、置换低于市场价的房屋的所有款项均是我们家属以祖传房屋所得的款项及动迁机构按政策,针对给予我们家属祖传房屋动迁补偿费支付的。被申请人,李文霞没出过一分钱,即使按原审的主审法官违法对该“确权”房屋作出的评估价计算,按法律规定也必须扣除我家为被申请人支付的购房款,因此原判决在没有任何事实与证据作为依据的情形下,作出完全违背事实和违反法律规定的判决,致使以作为被引进人员的原告,从中得到的份额竟然超过该被动迁房屋主人的数倍,而且已超出原告的“诉求”了, 致使我家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至今未得到依法应得的该房屋的份额,这是非常不人道的,原判决造成我因此权益丧失,还负债累累!
我们并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供以上证人的名单,以提请法院查证我们提供以上证据与事情真实性。由于申请再审时,我们还不知道在折行该判决时,折行庭还要我为此在支付给原告,李文霞20多万人民币的儿子的该房屋份额款,因此我们没将之在申请再审时提出。

该原判主审法官对原告,李文霞编造的事实都予以采信;而对我们提供的有确凿的证据作支撑的事实非但不予采信,该主审法官为何对我们向他书面提出,请法庭把动迁机构请来,或向动迁机构调查,以查明原告,李文霞在我们家族祖传房屋动迁中究竟给我们家族带来多少利益,那我们家就给予她多少利益,这是最方便、公平合理之举。对此因为我们作为个人是无法做到的。该主审法官没理会我们提出的以上的合理请求,这也是违反民事诉讼法的。该主审法官在判决书中,在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形下,采信原告把离婚判决书中认定“案外人”就是双方之子金晖也是错误的,如此,这岂不是把我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合法权利剥夺了吗?该主审法官在完全违背基本事实的情形下,作出的判决,致使我们家属合法财产被损失一百万元左右,致使以作为被引进人员的原告,从中得到的份额竟然超过该被动迁房屋主人的数倍,而且已超出原告的“诉求”了, 致使我家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至今未得到依法应得的该房屋的份额,这是非常不人道的,原判决造成我因此权益丧失,还负债累累,真的使我苦不堪言!
另外,我们并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供以下证人的名单,以提请法院查证我们提供以上证据与事情真实性,请求法院帮助调查与取证。提供证人名单如下:
实施动迁的政策制订者,上海市房管局、审理离婚案的浦东法院的法官、原卢湾区房管局(现黄浦区房管局地址:徽宁路159号电话63088810、63298197)、上海中城房产动迁公司地址:瑞金南路345弄1号13B2室、早在(2010)普民三(民)初字第376号(所有权确认纠纷案)作为)上海中城房产动迁公司、开发商出庭的上海市金源律师事务所主任,金缨律师的地址:雁荡路107号(雁荡大厦)8楼A座电话60518234上海乐复房地产有限公司,电话:63861818地址:淮海中路333号瑞安广场26楼E座。
金玉鸣
[第40楼]    发表于: 2014-06-02 19:16    
   引用此帖


正式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72
会员编号: 838499
注册日期: 2014-05-04
短消息

面对我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主审法官提供以上的事实与的确凿证据,以证明该原审主审法官在明目张胆的违法、滥用职权、涉嫌毁灭证据、完全违背基本事实的情形下所作出的原判决是完全是错误的,而且是违法的;而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主审法官在二审所作出的判决,还对原判决予以维持,这怎么能令人信服?后,我按民事诉讼法的程序,我向高级法院提交《民事再审申请书》,我除了把以上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主审法官提供以上的事实与的确凿证据,提供给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的承办法官外,我还把在二审判决后,我无意中发现这份《房屋拆迁裁决书》作为新证据,从反面证明原判决与二审的判决是完全是错误的,我并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的承办法官提供以上证人的名单,以提请法院查证我们提供以上证据与事情真实性。依照《民事诉讼法》之明确规定,我向高级法院提交《民事再审申请书》完全是符合“再审”情形的,而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的承办法官却寄给我一份(2013)沪高民一(民)申字第1302号《民事裁定书》,驳回我“再审”的申请。原审主审法官在明目张胆的违法、违反法定程序、滥用职权、涉嫌毁灭证据、完全违反程序完全违背基本事实的情形下所作出的原判判决,致使我们家属合法财产被损失一百万元左右,(该房屋的折行该判决时,折行庭还要我为此在支付给原告,李文霞20多万人民币的儿子的该房屋份额款),致使以作为被引进人员的原告,李文霞从中得到的份额竟然超过该被动迁房屋主人的数倍,而且已超出原告的“诉求”了, 致使我家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至今未得到依法应得的该房屋的份额,难道以上的承办法官对该原审主审法官在明目张胆的违法、违反法定程序、滥用职权、涉嫌毁灭证据、完全违反程序完全违背基本事实的情形下所作出的原判决熟视无睹吗?难道以上的承办法官可以不依照《民事诉讼法》之明确规定办案吗?对此怎么能能令人信服?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的承办法官寄给我的那份《民事裁定书》,待我把该法律文书处理好后予以上传,具体事实与绝大部分证据我已均发在本帖内。
金玉鸣
[第41楼]    发表于: 2014-06-04 18:32    
   引用此帖


正式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72
会员编号: 838499
注册日期: 2014-05-04
短消息

QUOTE (金玉鸣 @ 2014-06-02 19:16 )
面对我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主审法官提供以上的事实与的确凿证据,以证明该原审主审法官在明目张胆的违法、滥用职权、涉嫌毁灭证据、完全违背基本事实的情形下所作出的原判决是完全是错误的,而且是违法的;而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主审法官在二审所作出的判决,还对原判决予以维持,这怎么能令人信服?后,我按民事诉讼法的程序,我向高级法院提交《民事再审申请书》,我除了把以上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主审法官提供以上的事实与的确凿证据,提供给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的承办法官外,我还把在二审判决后,我无意中发现这份《房屋拆迁裁决书》作为新证据,从反面证明原判决与二审的判决是完全是错误的,我并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的承办法官提供以上证人的名单,以提请法院查证我们提供以上证据与事情真实性。依照《民事诉讼法》之明确规定,我向高级法院提交《民事再审申请书》完全是符合“再审”情形的,而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的承办法官却寄给我一份(2013)沪高民一(民)申字第1302号《民事裁定书》,驳回我“再审”的申请。原审主审法官在明目张胆的违法、违反法定程序、滥用职权、涉嫌毁灭证据、完全违反程序完全违背基本事实的情形下所作出的原判判决,致使我们家属合法财产被损失一百万元左右,(该房屋的折行该判决时,折行庭还要我为此在支付给原告,李文霞20多万人民币的儿子的该房屋份额款),致使以作为被引进人员的原告,李文霞从中得到的份额竟然超过该被动迁房屋主人的数倍,而且已超出原告的“诉求”了, 致使我家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至今未得到依法应得的该房屋的份额,难道以上的承办法官对该原审主审法官在明目张胆的违法、违反法定程序、滥用职权、涉嫌毁灭证据、完全违反程序完全违背基本事实的情形下所作出的原判决熟视无睹吗?难道以上的承办法官可以不依照《民事诉讼法》之明确规定办案吗?对此怎么能能令人信服?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的承办法官寄给我的那份《民事裁定书》,待我把该法律文书处理好后予以上传,具体事实与绝大部分证据我已均发在本帖内。

我看,我向高级法院提交《民事再审申请书》可能还未进高级法院的审监庭审查!立案庭的承办法官却寄给我一份(2013)沪高民一(民)申字第1302号《民事裁定书》,驳回我“再审”的申请。原审主审法官在明目张胆的违法、违反法定程序、滥用职权、涉嫌毁灭证据、完全违反程序完全违背基本事实的情形下所作出的原判判决,致使我们家属合法财产被损失一百万元左右,(该房屋的折行该判决时,折行庭还要我为此在支付给原告,李文霞20多万人民币的儿子的该房屋份额款),致使以作为被引进人员的原告,李文霞从中得到的份额竟然超过该被动迁房屋主人的数倍,而且已超出原告的“诉求”了, 致使我家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至今未得到依法应得的该房屋的份额,难道以上的承办法官对该原审主审法官在明目张胆的违法、违反法定程序、滥用职权、涉嫌毁灭证据、完全违反程序完全违背基本事实的情形下所作出的原判决熟视无睹吗?难道以上的承办法官可以不依照《民事诉讼法》之明确规定办案吗?对此怎么能能令人信服?
金玉鸣
[第42楼]    发表于: 2014-06-08 19:44    
   引用此帖


正式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72
会员编号: 838499
注册日期: 2014-05-04
短消息

面对我向高级法院提交《民事再审申请书》,我除了把以上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主审法官提供以上的事实与的确凿证据,提供给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的承办法官外,我还把在二审判决后,我无意中发现这份《房屋拆迁裁决书》作为新证据,从反面证明原判决与二审的判决是完全是错误的,我并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的承办法官提供以上证人的名单,以提请法院查证我们提供以上证据与事情真实性。依照《民事诉讼法》之明确规定,我向高级法院提交《民事再审申请书》完全是符合“再审”情形的,而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的承办法官却寄给我一份(2013)沪高民一(民)申字第1302号《民事裁定书》,驳回我“再审”的申请。原审主审法官在明目张胆的违法、违反法定程序、滥用职权、涉嫌毁灭证据、完全违反程序完全违背基本事实的情形下所作出的原判判决,致使我们家属合法财产被损失一百万元左右,(该房屋的折行该判决时,折行庭还要我为此在支付给原告,李文霞20多万人民币的儿子的该房屋份额款),致使以作为被引进人员的原告,李文霞从中得到的份额竟然超过该被动迁房屋主人的数倍,而且已超出原告的“诉求”了, 致使我家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至今未得到依法应得的该房屋的份额,难道以上的承办法官对该原审主审法官在明目张胆的违法、违反法定程序、滥用职权、涉嫌毁灭证据、完全违反程序完全违背基本事实的情形下所作出的原判决熟视无睹吗?难道以上的承办法官可以不依照《民事诉讼法》之明确规定办案吗?对此怎么能能令人信服?

附加图片 (按一下缩略图来放大) IMG_0037.GIF [ (2013)沪高民一(民)申字第1302号《民事裁定书》 ]
附带图片

附加图片 (按一下缩略图来放大) IMG_0038.GIF [ (2013)沪高民一(民)申字第1302号《民事裁定书》 ]
附带图片

附加图片 (按一下缩略图来放大) IMG_0039.GIF [ (2013)沪高民一(民)申字第1302号《民事裁定书》 ]
附带图片
金玉鸣
[第43楼]    发表于: 2014-06-10 09:27    
   引用此帖


正式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72
会员编号: 838499
注册日期: 2014-05-04
短消息

从金一鸣等被划入后的我家族与动迁机构签订的协议书。再j结合金一鸣等被划入前的《房屋拆迁裁决申请书》、《房屋拆迁裁决书》、《拆迁方案》 及《 动迁机构的告居民书》、《我们家族被拆迁的祖传房屋经评估单》、《 我家祖传房动迁补偿费用结算清单》等相关的确实的书证证明,在我家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被划入进在册人员内前,动迁机构按照被动迁的我家祖传房屋的实际市场价,只能调换到该《房屋拆迁裁决申请书》中明确的二套五类地段的房屋,而且以此互补差价。动迁机构不同意我家户主,金正鸣提出的以上请求的原因是,双方房屋调换必须公平。由此证明,该次“动迁”是双方房屋的调换的行为。我家的支疆退休回沪职工,金一鸣等被划入进在册人员内后,动迁机构按政策规定,动迁机构按照被动迁的我家祖传房屋的实际市场价所得的款项向开发商购买到的低于市场价的三套房屋的地段为,二套五类及一套远郊。可见,被动迁户向开发商置换购买低于市场价的地段好差,全是根据被拆迁户的房屋的大小、地段好差所决定的。因此,平均每人向开发商购买的房屋价与低于市场价之差是十四万左右的人民币。我家所有人员向开发商购买、置换低于市场价的房屋的所有款项均是我们家属以祖传房屋所得的款项及动迁机构按政策,针对给予我们家属祖传房屋动迁补偿费支付的,被申请人,李文霞没出过一分钱!简而言之,如没有我家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被划入进在册人员内之原因,动迁机构按照被动迁的我家祖传房屋的实际市场价,只能调换到该《房屋拆迁裁决申请书》中明确的二套五类地段的房屋,而且以此互补差价。该原审主审法官明目张胆违法乱纪、涉嫌毁灭证据,在完全违背事实情形下作出判决,使我家族财产被损百万左右;在没有任何事实与证据作为依据、完全违背基本事实的情形下作出违反法律规定的判决,致使以作为被引进人员的被申请人,李文霞,从中得到的份额竟然超过该被动迁房屋主人的数倍,而且已超出原告的“诉求”了,尤其是,该主审法官对原告,李文霞编造的事实都予以采信;而对我们提供的有确凿的证据作支撑的事实非但不予采信,该主审法官对我们向他书面提出,请法庭把动迁机构请来,或向动迁机构调查,以查明原告,李文霞在我们家族祖传房屋动迁中究竟给我们家族带来多少利益,那我们家就给予她多少利益,这是最方便之举。对此因为我们作为个人是无法做到的。该主审法官没理会我们提出的以上的合理请求,这也是违反民事诉讼法的。该主审法官在判决书中,在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形下,采信原告把离婚判决书中认定“案外人”就是双方之子金晖也是错误的,如此,这岂不是把我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合法权利剥夺了吗?该主审法官 所作出的以上判决,致使我家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至今未得到依法应得的该房屋的份额,这是非常不人道的,而且造成我因此权益丧失,还负债累累,真的使我苦不堪言!该原判决怎么能令人信服?
我们并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供以上证人的名单,以提请法院查证我们提供以上证据与事情真实性。由于申请再审时,我们还不知道在折行该判决时,折行庭还要我为此在支付给原告,李文霞20多万人民币的儿子的该房屋份额款,因此我们没将之在申请再审时提出。( 具体事实与绝大部分证据我已均发在本帖内。)面对我向高级法院提交《民事再审申请书》,我除了把以上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主审法官提供以上的事实与的确凿证据,提供给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的承办法官外,我还把在二审判决后,我无意中发现这份《房屋拆迁裁决书》作为新证据,从反面证明原判决与二审的判决是完全是错误的,我并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的承办法官提供以上证人的名单,以提请法院查证我们提供以上证据与事情真实性。依照《民事诉讼法》之明确规定,我向高级法院提交《民事再审申请书》完全是符合“再审”情形的,而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的承办法官却寄给我一份(2013)沪高民一(民)申字第1302号《民事裁定书》,驳回我“再审”的申请。难道以上的承办法官对该原审主审法官在明目张胆的违法、违反法定程序、滥用职权、涉嫌毁灭证据、完全违反程序完全违背基本事实的情形下所作出的原判决熟视无睹吗?难道以上的承办法官可以不依照《民事诉讼法》之明确规定办案吗?对此怎么能能令人信服?
金玉鸣
[第44楼]    发表于: 2014-06-10 17:27    
   引用此帖


正式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272
会员编号: 838499
注册日期: 2014-05-04
短消息

QUOTE (金玉鸣 @ 2014-06-10 09:27 )
从金一鸣等被划入后的我家族与动迁机构签订的协议书。再j结合金一鸣等被划入前的《房屋拆迁裁决申请书》、《房屋拆迁裁决书》、《拆迁方案》 及《 动迁机构的告居民书》、《我们家族被拆迁的祖传房屋经评估单》、《 我家祖传房动迁补偿费用结算清单》等相关的确实的书证证明,在我家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被划入进在册人员内前,动迁机构按照被动迁的我家祖传房屋的实际市场价,只能调换到该《房屋拆迁裁决申请书》中明确的二套五类地段的房屋,而且以此互补差价。动迁机构不同意我家户主,金正鸣提出的以上请求的原因是,双方房屋调换必须公平。由此证明,该次“动迁”是双方房屋的调换的行为。我家的支疆退休回沪职工,金一鸣等被划入进在册人员内后,动迁机构按政策规定,动迁机构按照被动迁的我家祖传房屋的实际市场价所得的款项向开发商购买到的低于市场价的三套房屋的地段为,二套五类及一套远郊。可见,被动迁户向开发商置换购买低于市场价的地段好差,全是根据被拆迁户的房屋的大小、地段好差所决定的。因此,平均每人向开发商购买的房屋价与低于市场价之差是十四万左右的人民币。我家所有人员向开发商购买、置换低于市场价的房屋的所有款项均是我们家属以祖传房屋所得的款项及动迁机构按政策,针对给予我们家属祖传房屋动迁补偿费支付的,被申请人,李文霞没出过一分钱!简而言之,如没有我家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被划入进在册人员内之原因,动迁机构按照被动迁的我家祖传房屋的实际市场价,只能调换到该《房屋拆迁裁决申请书》中明确的二套五类地段的房屋,而且以此互补差价。该原审主审法官明目张胆违法乱纪、涉嫌毁灭证据,在完全违背事实情形下作出判决,使我家族财产被损百万左右;在没有任何事实与证据作为依据、完全违背基本事实的情形下作出违反法律规定的判决,致使以作为被引进人员的被申请人,李文霞,从中得到的份额竟然超过该被动迁房屋主人的数倍,而且已超出原告的“诉求”了,尤其是,该主审法官对原告,李文霞编造的事实都予以采信;而对我们提供的有确凿的证据作支撑的事实非但不予采信,该主审法官对我们向他书面提出,请法庭把动迁机构请来,或向动迁机构调查,以查明原告,李文霞在我们家族祖传房屋动迁中究竟给我们家族带来多少利益,那我们家就给予她多少利益,这是最方便之举。对此因为我们作为个人是无法做到的。该主审法官没理会我们提出的以上的合理请求,这也是违反民事诉讼法的。该主审法官在判决书中,在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形下,采信原告把离婚判决书中认定“案外人”就是双方之子金晖也是错误的,如此,这岂不是把我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合法权利剥夺了吗?该主审法官 所作出的以上判决,致使我家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至今未得到依法应得的该房屋的份额,这是非常不人道的,而且造成我因此权益丧失,还负债累累,真的使我苦不堪言!该原判决怎么能令人信服?
我们并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供以上证人的名单,以提请法院查证我们提供以上证据与事情真实性。由于申请再审时,我们还不知道在折行该判决时,折行庭还要我为此在支付给原告,李文霞20多万人民币的儿子的该房屋份额款,因此我们没将之在申请再审时提出。( 具体事实与绝大部分证据我已均发在本帖内。)面对我向高级法院提交《民事再审申请书》,我除了把以上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主审法官提供以上的事实与的确凿证据,提供给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的承办法官外,我还把在二审判决后,我无意中发现这份《房屋拆迁裁决书》作为新证据,从反面证明原判决与二审的判决是完全是错误的,我并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的承办法官提供以上证人的名单,以提请法院查证我们提供以上证据与事情真实性。依照《民事诉讼法》之明确规定,我向高级法院提交《民事再审申请书》完全是符合“再审”情形的,而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的承办法官却寄给我一份(2013)沪高民一(民)申字第1302号《民事裁定书》,驳回我“再审”的申请。难道以上的承办法官对该原审主审法官在明目张胆的违法、违反法定程序、滥用职权、涉嫌毁灭证据、完全违反程序完全违背基本事实的情形下所作出的原判决熟视无睹吗?难道以上的承办法官可以不依照《民事诉讼法》之明确规定办案吗?对此怎么能能令人信服?

(因该院的庭审记录上注明”未经同意,不得自行翻印、公布、出版。“因此我们尊重该院的规定,不将该院的庭审记录上传至本帖,但,我们把早在(2010)普民三(民)初字第376号所有权确认案庭审中庭审记录,提供提供给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的承办法官,这也是被申请人,李文霞第一次向该院提起“确权”之诉,因动迁单位的实施动迁的负责人没来,动迁单位与开发商请上海市金源律师事务所主任,金缨律师作为第三人出庭,审理该次“确权”案的金红审判长看了我们向法庭提供的有关证据后,她出于化解矛盾的善意,法官与金缨律师商议后,做我们的工作,要我们将被申请人,李文霞作为引进人员可享受向开发商购买低于市场价的20左右平方米房屋与市场价之差价为十四万,即:人头安置费,连同双方共同儿子金*晖的那份人头安置费,总共二十八万左右,给被申请人,李文霞;对此,由于因被申请人,李文霞还不满足,同时又缺乏法律依据,面对我们提供的证据与事实,而原告,李文霞又拿不出证据做支撑其诉求的情况下,被申请人,李文霞以最终撤诉结束了她的第一次向该院提起“确权”之诉。
被拆迁的位于淮海街道的最繁华的商业地段的房屋系我家祖先早在民国初期的住屋,我家四代人均不间断的居住在该遗产房屋内。动迁机构对该屋动迁时,虽然按多年不变的评估价,评估该屋,但在动迁中,动迁机构还是考虑到我家祖传被拆迁房屋的真实市场价的因素给予我家相应的补偿款,为此我家将祖传房屋所得的款项向动迁机构购买、置换到三套低于市场价的房屋。被申请人,李文霞对该我家祖传被拆迁房屋没有丝毫法定继承权,该主审法官在判决书中,在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形下,采信原告把离婚判决书中认定“案外人”就是双方之子金晖也是错误的,如此,这岂不是把该我家祖传被拆迁房屋的第一顺位的法定继承人我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合法权利剥夺了吗?该主审法官 所作出的以上判决,致使我家的长兄,支疆回沪退休职工,金一鸣等至今未得到依法应得的该房屋的份额,这是非常不人道的,而且造成我因此权益丧失,还负债累累,真的使我苦不堪言!依照《民事诉讼法》之明确规定,我向高级法院提交《民事再审申请书》完全是符合“再审”情形的,而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的承办法官却寄给我一份(2013)沪高民一(民)申字第1302号《民事裁定书》,驳回我“再审”的申请。难道以上的承办法官对该原审主审法官在明目张胆的违法、违反法定程序、滥用职权、涉嫌毁灭证据、完全违反程序完全违背基本事实的情形下所作出的原判决熟视无睹吗?难道以上的承办法官可以不依照《民事诉讼法》之明确规定办案吗?对此怎么能能令人信服?
« 上一篇主题 | 民商事 | 下一篇主题 » 刷新本页 到顶端

话题选项 [第3页/共14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转到第   回复这个主题回复这个主题  发起一个新主题发起主题  Start Poll发起投票

 


论坛声明:本论坛原创作品版权归中国法院网法治论坛与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与法治论坛或作者联系。
(电话:010-67550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