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游客 ( 登录 | 注册 ) 重新发送验证电子邮件
|> 法治论坛 -> 论坛列表 -> 法律实务 -> 法理 
  回复这个主题回复这个主题   发起一个新主题发起主题   Start Poll发起投票
> 在花垣县这么明显的非法操作面前,我该怎么办? 刷新本页 | 跟踪主题 | 邮寄主题 | 打印主题
zhongyouyixie
[楼 主]    发表于: 2017-03-26 19:56    
   引用此帖


新成员
*

组: 论坛成员
发表总数: 1
会员编号: 867021
注册日期: 2017-03-26
短消息

时隔上次于2月22日在红网上发布名为《花垣县法院违法操作,快递员劳务费难追讨》的举报贴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我们却依然没有得到任何反应和说明,因为相关政府部门的无作为,我们深表痛心。特地再次发贴以求得到国家政府的重视。我们对去年花垣县法院关于奇妙公司的刑事判决书中不清的判决方式和判决内容以及花垣法院为何坚持这么明显的非法操作的原因疑问重重。其对奇妙公司的追缴资产全部简单地判为非法所得,致我们合法债权人的合法权益而不顾,并且在这么明显的法律依据面前仍一再坚持非法操作,将使得其办案的背后真实目的蒙上一层面纱。另外,比如其追缴奇妙公司三辆豪车,在刑事判决书中却只体现两台。其追缴奇妙公司办公苹果电脑数十台等等固定资产在刑事判决书中均只字未提。除了判决书提及的资产以外还有追缴的数千万现金至今还扣留在公安和检察院而没有递交到法院而且没有对这数千万资金何去何从做出说明。这些背后到底有些什么非法操作的猫腻和目的动机,以及为什么花垣县法院在这么明显的法律依据面前仍然胆大包天地坚持这些非法操作,我们希望更高级的人民检察院和法院能有所作为并给我们答案。
基于上述内容,我们再次将事情描述和法律依据曝光如下:
2016年3月份,湖南省奇妙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妙公司”)因涉嫌非法传销案件被花垣县公安局立案查处,湖南奇妙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它是一个在通过微信商城平台销售红酒、白酒、茶叶和化妆品保健品等产品的微商,花垣县公安局冻结了奇妙公司银行存款、房产、汽车等在内价值约3亿余元的财产。2016年12月14日,该案由花垣县人民法院作出(2016)湘3124刑初115号刑事判决,判决周正开、杨方良、杨方强犯组织、领导3级分销模式传销活动罪,并且判决对奇妙公司银行存款、房产、汽车等在内价值约3亿余元的财产全部予以追缴。
我们是为奇妙公司发快递的6名快递员和1名包材供应商以及1名供货商,当时我们与奇妙公司是每半个月结一次货款。在奇妙公司3月1日被控制的前半个月(2016年2月15日至3月1日)期间的快递费我们至今没有得到偿付,因此事我们几人积累了10几年的劳务经营全部陷入倒闭,我们也因此拖欠了巨额劳务员工工资等债务负债累累。无奈之下我们于2016年7月在芙蓉区法院对奇妙公司进行民事起诉。芙蓉区法院于2017年1月对我们的快递劳务费做出了法院调解书和法律生效文书。今年1月我们在芙蓉区执行局再次立案申请强制执行。但经芙蓉区执行法官和花垣县法院沟通,花垣县法院无视芙蓉区法院的协助执行并拒绝对我们的合法劳务费债务进行清偿处理。花垣县法院的理由是奇妙公司被追缴的所有财产全部是非法所得,做为被害的当事人, 我试问:如果不是基于其中合法的产品和合法快递物流成本,这3亿多的非法资金从何而来?我们认为,奇妙公司基于合法供货商的产品和合法快递劳务的基础上,利用三级分销模式所得的利润部分才是非法所得,而我们的合法债务是奇妙公司非法运营中的合法成本,依法依理都应当得到尊重和优先偿付。
自从2016年3月开始我们就一直在花垣县的路上无比困难地奔波,从公检法各阶段我们一直紧紧跟进并多次向各阶段负责人提交我们的合法债务相关材料,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最终仍遭到花垣县法院在对奇妙公司的刑事判决中的忽视。花垣县法院一心想全部将奇妙公司非法资产罚没的行为是否是一心为了达到增加其地方财政收入的目的,我国刑法和司法程序上多处严格规定在刑罚前必须先对合法债务进行清偿,我们坚信快递员是受国家保护的劳务者。花垣县法院这样的行为属于严重违法操作并且是明显不尊重法律和合法劳动的表现。花垣县正义积极打击非法经营固然是可恭可敬的好事,但是如果致其中的合法劳动者而不顾则会恰得其反。
从2016年3月至今,案件发生后,奇妙公司因财产被冻结一直拖欠我们的货款未付,我们曾多次向花垣县政法部门申请要求从冻结的财产中支付我们的合法的债务,而花垣县法院却判决对全部的财产予以追缴,对我们的合法债权却置之不理,甚至对芙蓉区人民法院的沟通和协助执行文书也不屑一顾,严重侵犯了申请人权益。现我们已来回奔波花垣县十几次,在律师费和诉讼费里面已经又艰难地花费了20来万,因此,恳请国家政府遵循司法为民的基本精神,保护申请人的合法债权,希望能曝光事情真相并跟进督促边城的花垣县法院将属于我们的合法债务立即从被冻结的财产中立即支付给申请人,我们总结的理由如下。
一、非法所得的认定应当扣除必要的成本,花垣县人民法院第115号刑事判决书对涉案财物,均认定为非法所得(除极少部分外),是错误的。
本案中,花垣县法院出具的(2016)湘3124刑初115号刑事判决书第66页第22行认定“上述冻结、查封、扣押的款物,除个人收入外,均系奇妙公司运行“三级分销”模式所得,应当认定为非法所得”,上述认定明显错误,花垣县人民法院在确定违法所得的具体金额时,本应当扣除成本,但花垣县人民法院并未扣除任何成本。
1、该判决书认定上述财物为非法所得,予以追缴,依据的法条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四条,而该条的具体内容为“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该案判决书所列非法所得实质为“违法所得”。
2、本案所涉传销并不等同于传统意义上的传销,存在真实的商品销售和合法劳务成份,且所销售商品均具有一定的产品价值,奇妙公司在进货和发货给奇粉时,必定会产生一定的成本。
即使认定存入的711776759.93元均来源于“三级分销”模式所得,但该案所涉传销并不等同于传统意义上的传销,存在真实的商品销售和快递劳务合作。申请人提供的快递劳务输出,是合法的劳务运营,且提供者均是善意的,具有相应资质的善意案外人,在计算违法所得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扣除相应的成本。
3、其他类似法律规定在认定违法所得时也考虑了成本问题,应当予以参照。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生产、销售伪劣产品刑事案件如何认定“违法所得数额”的批复》(法复[1995]3号),明确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惩治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犯罪的决定》规定的“违法所得数额”,是指生产、销售伪劣产品获利的数额。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非法经营罪中“违法所得”认定问题的研究意见》明确认为,非法经营罪中的“违法所得”,应是指获利数额,即以行为人违法生产、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所获得的全部收入(即非法经营数额),扣除其直接用于经营活动的合理支出部分后剩余的数额。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出版物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1998]30号)第十七条明确规定,本解释所称“经营数额”,是指以非法出版物的定价数额乘以行为人经营的非法出版物数量所得的数额。本解释所称“违法所得数额”,是指获利数额。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一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九条等法条均对“非法经营数额”和“违法所得”进行了详细的区分,以明确不同数额的追诉标准。
从上述法条均可看出,最高人民法院、中国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对于违法所得的认定是有明确意见的,即应当在非法经营数额的基础上减去合理支出和成本予以认定,而不应当简单的将收到的款项简单等同于违法所得。
4、司法实践中,人民法院在对复杂案件认定非法所得时,均委托专业司法鉴定机构对违法所得的具体金额进行了鉴定,而本案案情复杂,涉及金 额巨大,但花垣县人民法院并没有对违法所得具体金额进行司法鉴定,因而,花垣县人民法院将涉案财物全部认定为违法所得,明显依据不足。
二、即使奇妙公司财产被判决全部认定为违法所得,应当予以追缴和没收,但我们的的合法民事债权也应优先予以执行。
我们对奇妙公司享有合法的民事债权,应先予执行。
犯罪分子的民事债务和财产刑同时并存时,而其财产又不足以全部满足债务和执行财产刑刑罚时,应当优先清偿债务,然后再执行财产刑。
我国《刑法》第六十条规定:“没收财产以前犯罪分子所负的正当债务,需以没收财产偿还的经债权人请求,应当偿还”。因此,没收财产刑执行时如果犯罪人的财产需要偿还其对第三人债务的,应当先偿还债务,剩余的财产再作为财产刑执行的标的予以执行。
另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四百四十一条第二款也规定:判处财产刑之前被执行人所负正当债务,应当偿还的,经债权人请求,先行予以偿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第十三条的规定,被执行人在执行中同时承担刑事责任、民事责任,其财产不足以支付的,按照下列顺序执行:(一)人身损害赔偿中的医疗费用;(二)退赔被害人的损失;(三)其他民事债务;(四)罚金;(五)没收财产。
在执行奇妙公司财产的过程中,应按照上述规定确定的顺序执行,申请人合法债权的执行应优先于罚金和刑事没收财产的执行。
三、花垣县人民法院办理奇妙公司传销案件,冻结财产价值3亿余元,现却对众多合法劳务者和供货商的合法债权置之不理,这将严重侵犯供货商的合法权益,破坏了社会经济秩序,并且不得不让人怀疑办案是否出于经济利益的动机。
一方面,我们给奇妙公司提供的劳务和货物都是我们及员工一点一滴的劳动所得,合理合法。现因奇妙公司拖欠货款,而花垣县人民法院又对被冻结的奇妙公司的财产要予以追缴,导致申请人十分紧张,长久拖延,员工生计都难以保障,我们5个快递员积累了数年的劳务产业无一幸免,全部因此而倒闭,请查实。
另一方面,花垣县人民法院办理奇妙公司传销案件,冻结财产价值3亿余元,现却对我们劳务者和供货商的仅几百万合法债权置之不理,这将严重侵犯供货商的合法权益,使得正常的经济秩序荡然无存,并且不得不让人怀疑办案是否出于地方政府甚至个人的经济利益为目的的动机。
综上所述,花垣县人民法院认定非法所得时存在明显错误,而无论是从传统的“不与民争利”的司法精神还是“司法为民”的现代理念来看,我们都强烈请求国家政府能彻查花垣县的非法操作并督促花垣县法院将属于我们的的合法劳务费和货款立即从被冻结的财产中立即依法偿付,使得合法的权益得以保护,社会经济秩序得以维护,公平与正义得以长存。如果花垣县此等明显的非法操作也能逍遥于法外,我们将对国家司法为民的精神失之以望。

附合法债权人清单如下

序号
合法债权人
民事案号
执行案号
执行金额(元)

1
优速快递
(李剑鲸)
(2016)湘0102民初4277号
(2017)湘0102执192号
567295.2元

2
天天快递
(阳浩波)
(2016)湘0102民初4275号
(2017)湘0102执190号
209057.5元

3
全峰快递
(邓飚煌)
(2016)湘0102民初4276号
(2017)湘0102执203号
483766元

4
圆通快递
(陈德意)
(2016)湘0102民初4278号
(2017)湘0102执191号
560086.5元

5
韵达快递
(彭科良)
(2017)湘0102民初206号
580769元

6
市内车运
(杨志)
(2017)湘0102民初207号
执行已立案
98436元

7
深圳欧时蔓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2016)湘0102民初4098号
(2017)湘0102执79号
3270330元

8
长沙宇飞包装材料有限公司
(2016)湘0102民初2717号
(2017)湘0102执179号
418299元

共计
6188039.2元

附加图片 (按一下缩略图来放大) 诉求之路-拍于2017年2月8日-花垣法院前.jpg [ 奔波之路 ]
附带图片
« 上一篇主题 | 法理 | 下一篇主题 » 刷新本页 到顶端

话题选项   回复这个主题回复这个主题  发起一个新主题发起主题  Start Poll发起投票

 


论坛声明:本论坛原创作品版权归中国法院网法治论坛与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与法治论坛或作者联系。
(电话:010-67550838)